越南文化外交:融入国际与国家利益
2/1/2016 22:13' 发送此文章 打印
在法国文化中心举行的越法文化与旅游对接展览会。图片来源:越通社

越南开展的文化外交政策被确定为包括政治外交和经济外交在内的三大外交政策之一。实际上,越南通过各种文化工具利用文化外交来建立、维持和发展对外关系,旨在实现国家的基本利益目标即发展、安全和扩大国际影响力。

文化外交与国家利益

在世界外交史上,文化外交很早就出现,不同的国家又有不同的表现方式。虽然目前文化外交有自己的使命,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文化与外交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许多学者,特别是西方的理论分析家认为,对外政策必须实现文化政治化(1),而文化外交则被视为在文化保护下服务于国家利益的政治活动(2),同时文化还被看作一个国家对外政策中包括安全和经济在内的三大支柱之一(3)。冷战时期的美国政策制定者,在认识到外部联系与对意识形态敌人的胜利之间的关系基础上,强调了文化外交对国家安全的重要作用(4)。可以发现,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化传统是外交的依靠和优势。此外,外交活动在某方面上是各种文化价值与构想的摩擦和交流,因此外交也被看作为国家、民族利益服务的文化活动。

然而在全球化背景下,文化在与国家综合实力中的“软实力”这项意义的联系中变得日趋重要。文化有着强烈的渗透力,可达到各种政治和军事措施难以实现的目标。正因如此,各国日益注重各个文化主题,诸如文化多样性,各种文化-文明之间的对话,和平文化等。文化渠道被视为辅助并促进政治、安全、经济等关系的有效工具来使用。在全球范围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协调各种集体文化外交活动的合作作用成为文化外交宣传的典型,共有193个成员国,总部设在法国首都巴黎,在全世界各地设立50多家代表处和若干下属院所和中心。在地区范围内,面向建成与政治安全共同体和经济共同体并轨的社会文化共同体的东南亚国家联盟也是其中之一。如此一来,文化不像传统学者所承认的,单纯服务于政治利益,而且还与全面的国家利益相结合。当前全球化背景下的融入国际实际显示,文化外交被视为与以军事力量征服或强迫的硬实力相对立的通过文化、价值和倡议说服的能力、软实力具有代表性的例子(5)。

作为外交活动的一个特殊领域,文化外交涉及到把文化当做作对象和工具,旨在达到国家对外政策的基本目标,塑造国家的美好形象,向世界推广国家文化和语言。同时,文化外交还是涉及到通过文化、艺术和教育工具同其他国家建立、发展和维持关系的领域。这也是一个主动的对外活动过程,旨在通过双边的层面向世界推广一个国家的文化机构、性质、价值体系和特色文化,从而提升“软实力”,为其创造地位。

如此一来,作为外交的基础,不管是经济外交还是文化外交,政治因素仍是主导的。对于任何国家,要想推进对外经济活动、推广文化或者其他国际关系,外交都要根据世界和地区形势并从对外政策以及国家利益出发。国家利益本身也要基于上述条件。因此,可把文化外交视为通过文化工具来建立、维持和发展对外关系,旨在达到国家利益目标的外交形式。

文化外交通过政府、跨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等不同主体之间的多层面互动进行的。一般情况下,政府将提出文化政策的宽域界限,同他国进行文化协议的磋商,为参加有关文化的国际事件或者项目创造出框架组织。

融入国际背景下的越南文化外交

一贯奉行越共十一大提出的基于“独立自主、和平、合作与发展,实现关系多边化、多样化,积极主动融入国际社会,是国际社会各国的朋友、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和负责任的成员,为国家、民族的利益,为一个富强的越南社会主义祖国作出贡献”(6)方针的对外路线,越南文化外交面向两大目标,即为外交活动创造便利条件和发展国家文化。其中为外交创造便利条件这一目标旨在致力于确保国家安全、为发展经济社会和提高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地位而服务。

文化外交为服务和实现党和国家的总体政治对外目标和战略作出贡献。然而,凭借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文化外交创造出实现上述目标的专门“活动渠道”。在安全方面,在增进理解和“积极”理解基础上创造有利于外交活动的友善环境,保障美好的关系。在社会经济方面,文化外交是推广国家形象及经济面貌,从而推销经济体各种产品和经济文化服务的方式。

在具体目标上看,文化外交有助于提高对越南国家、人民和文化的正确和更加深刻的了解。同时,各种文化外交活动有助于吸收人类文化精髓,进一步丰富和深化国家的传统文化价值。通过文化交流和报纸、广播、电视、会议、学术研讨会等对外文化信息渠道,文化外交有利于为建立越南与国际社会各国长久的友好合作关系而树立信心。

可以发现,越南文化外交体现在以下主要内容:

第一,发挥促进国际合作关系因素的作用。文化外交使得建立信任和同情心、提升理解和相互接受等变得更加顺利,旨在营造和平、稳定、合作、共同发展的环境。当政治和经济关系遇到阻碍时,文化外交将为化解这些阻碍作出贡献,成为促进越南与国际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关系的桥梁。

第二,为向世界介绍越南党和国家的正确路线和主张,推广越南国家和人民形象作出贡献。文化外交面向提升正确的理解,争取国际友人的善意和支持,反对敌对势力的破坏阴谋,维护国家安全。此外,各种推广活动旨在激发和发展国内外同胞对家乡祖国的热爱和民族骄傲感,从而鼓励维护和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价值。

第三,动员的工具。当国家形象推广工作遇到困难,文化外交将起到协助和支持作用,从而渡过这些困难。通过以推介为目的利用文化活动,文化外交有助于更加正确、积极看待一个国家的形象和文化。

第四,有选择地吸收。具有类似于对外文化的性质,文化外交还起到有选择性地吸收世界文化、人文思想、道德价值、知识和先进科学等精髓的作用,使得民族文化更加丰富、现代而美好。与此同时,文化外交也有助于维护和弘扬民族文化特色,面向引领文化的发展。

如此一来,越南的文化外交就是一个外交活动领域,其地位“是对外活动的精神基础”(7),通过采用各种艺术、历史、思想、文化传统、信息等文化形式进行,旨在实现国家对外政策的基本目标,塑造国家的美好形象,推广国家文化和语言,树立当前全球化背景下越南在世界上的威望、地位和影响力。文化外交政策的实施,是越南包括政治外交和经济外交在内的三大外交政策之一,越共十一大已明确指出:“把党的对外与国家的外交和民间交流,政治外交与经济外交和文化外交紧密结合起来”(8)。

越南文化外交服务国家利益

近年来,越南文化外交活动通过为越南外交事业的共同成功作出贡献的特殊成就而迎来了新发展。

首先,文化外交初步同政治外交相结合,有助于推广文化和增进越南与国际友人的相互了解,为建设长久的友谊而树立信心。各种文化事件经常与高层领导的访问活动相结合。特别是,革新事业的成就、稳定的政治环境、和平的国度、友善的人民、众多名胜古迹、民族文化遗产、特色传统庙会等,是经常得到宣传和推广的形象,受到地区和世界多国的关注。譬如说,越南2010年东盟轮值主席国职务的作用,已在举办多场推广活动过程中得到发挥,不仅增进东盟各成员国之间的相互理解,而且还向世界推介越南的形象。在2009至2013年期间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委员一职的越南已为东盟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间的框架合作协定得以签署作出重要贡献。2013年,越南是参加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政府间委员会2013至2017年任期成员国竞选的22个国家之一,并成功当选。此外,越南文化周、越南文化日等,已成为越南在多国的重要文化外交活动。

第二,越南文化外交活动为动员和营造对各世界文化称号的骄傲感作出积极贡献。譬如在纪念升龙-河内1000周年的系列文化艺术活动框架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授予了升龙皇城世界文化遗产证明书,有助于向世界推介一个富有文化传统的首都形象。河内也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年内承认三处遗产的首个城市。2010年,河江省同文岩石高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为全球地质公园网络(GNN)的成员。如此一来,越南现在共有19项世界遗产,其中自然遗产2处、文化遗产5处、非物质文化遗产8项、记忆文献遗产3项和世界地质遗产1处。这不仅是越南人民的骄傲,而且也是国际社会分享和欣赏越南文化精神价值的机会。

第三,通过各种文化外交活动,世界各国的文化价值、精华和知识得到有选择性地吸收,旨在进一步丰富越南文化、提高人民的精神生活,同时把联合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许多重大构想和计划融合到国家行动计划中去,诸如建设学习型社会、信息型社会、大众教育等。

然而,与区内一些国家相比,越南的文化外交活动仍存在一定的不足,如对其投入未相称于有着数千年历史文化传统的国家、民族的潜力和优势。虽然战争已经远去,越南人民获得了长达几十年的和平,但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仍仅仅知道越南是一个“战斗中英勇”而且仍处在贫穷落后状况的国度,未真正了解正在“日新月异”、有强烈崛起精神的国度以及为投资商出台了许多开放政策的友善安全目的地的新地位。与此同时,保护和弘扬民族文化特色的法律框架以及文化领域国际合作的有关规定尚未完善,一些文化工程质量下降或者毫无选择性地吸收外来文化是一个现实。国家推广宣传工作尚未得到经常性、强劲和广泛开展,“越南文化对外出口”的潜力仍然有限。因此,越南国家地位和实力对各国的影响力不如所望。

在认识文化外交的重要作用基础上,越南已为促进这一积极而富有成效的外交形式而采取了许多具体的行动。目前,文化外交正被纳入许多大型高校的教学计划之中。这些外交文化计划面向加强全球文化合作机会,并成为越南与世界、世界与越南的桥梁。然而,越南文化外交及越南形象推广工作只有在调集综合力量的基础上才能取得成功。未来,各种文化外交计划的性质将随着媒体,特别是互联网的影响而发生变化,民间外交活动的加强以及文化外交的新趋势将包含展开文化外交活动的地区、国家和城市数量的增加以及多边文化外交活动的加强。

在国家的发展目标、要求以及各项国际承诺基础上,应完善置于越南全面外交事业整体之中的配套文化外交政策体系。越南的国家级文化外交战略将为促进未来十年的外交活动,进而加深国际社会对越南的了解、巩固越南与各国的关系创造条件,从而同外交部门一道树立越南与国际之间的战略互信。(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5年9月第875期

(1) Mitchell, J.M. (1986): International Cultural Relations, London: Allen & Unwin

(2) Taylor P.M. (2007): Global Communications, International Affairs and the Media since 1945,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p. 79

(3) Morgenthau, H.J. (1978): Politics among Nations: The Struggle for Power and Peace (5th ed.), New York: Knopf, p. 64 - 67, 77 - 91 

(4) Helena K. Finn: “The Case for Cultural Diplomacy: Engaging Foreign Audiences,” Foreign Affairs, Vol. 82, No. 6 (Nov - Dec, 2003), p. 15 – 20

(5) Nye J., (2002): The Paradox of American Power,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8

(6) 《越共十一大文件》:国家政治—真理出版社,2011年,第235-236页

(7) 《至2020年文化外交战略》

(8) 《越共十一大文件》:同上,第139页



作者:人民安全学院 范玉英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