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2016年世界格局的一些预测
5/4/2016 10:52'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致力于地区和世界和平安全的全球合作。图片来源:TL

2015年世界安全、经济形势的概况

第一,美国与俄罗斯以及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大国关系中的战略性矛盾是2015年世界形势的突出矛盾。本质上,这是绝对权力正在下降的超强大国美国与正在复苏和兴起的、挑战美国超强大国地位的大国之间的矛盾。因此,美俄矛盾和美中矛盾主要关系到由美国控制的现行国际体系中的斗争。

近年来,中国和俄罗斯正为改变当前世界体系现状而采取政策和各项活动。美国及其盟国的反应是为了应对新的力量对比,旨在维持现状,使得各大国关系陷入长期的矛盾和冲突状况,至今没有妥善处理的方向。

美俄关系中涉及到克里米亚问题和乌克兰东部冲突的紧张局势2015年仍然持续,各国际论坛上围绕乌克兰问题的外交斗争仍相当激烈,然而这一“热点”不再是2014年时曾经的焦点了。2015年,美俄紧张局势集中在中东地区,俄罗斯在叙利亚对“伊斯兰国”组织进行空袭,土耳其击落了其认为侵犯该国领空的俄罗斯飞机。然而,俄美双方均避免在该区域的军事摩擦,并且都承认对方在针对“伊斯兰国”组织战争中的军事存在,从而寻求办法在可能的范围内展开合作。

美国与中国的竞争集中在亚太地区。这场竞争主要发生在东海和东中国海区域经济一体化和航海安全领域,这与这两个地区的主权争议有关。2015年由美国倡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进程的结果以及中国关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倡议的实现,是说明两个大国在主导和引领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激烈竞争的典型例子。在政治安全方面,中国加快其在东海非法填海造人工岛和建设活动,而美方不断强化了其对东海航海和航空自由问题的干预,这将该海域变成美中在区域影响力竞争的焦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9月访问华盛顿时,两国未能发表联合声明,显示了两国之间的分歧尽管他们为双边合作做出了努力但仍公开暴露。

第二,欧洲面对经济、安全、社会的许多严重挑战。欧盟的“兴衰存亡”正受到威胁。虽然希腊因于2015年7月同各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而走出了违约危机,但该国要实施多项苛刻的削减开支和改革劳务措施才能获得救助资金。2015年,来自非洲、中东和巴尔干等地区的难民数量急剧增加,导致欧洲许多严重的经济、社会和人道主义后果。同样在2015年,欧洲被许多严重的恐怖主义活动所震撼,特别是2015年11月7日在巴黎《沙尔利周刊》总部发生袭击事件以及11月13日同样在法国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

总体上看,欧盟有关金融、货币、自由迁徙等的基本体制不断受到来自上述危机的挑战,特别是在欧盟区域经济复苏缓慢且缺乏持久性的背景之下。然而,时至今日,欧盟各国正在努力超越分歧、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各种挑战,显示了欧盟仍保持了致力于区域共同目标的团结精神。

第三,中东地区长期的不稳定安全环境出现了恶化的态势。值得注意的是极端伊斯兰教力量在地区各国政坛上的兴起,其同各世俗力量展开角逐,旨在控制国家架构。2015年,极端的伊斯兰教恐怖主义力量加强了其活动的力度、频率和规模,最突出的是“伊斯兰国”组织正在占领石油资源丰富的叙利亚东北部和伊拉克西部的广阔地区。由美国和西方发起的打击“伊斯兰国”组织战争,近期又吸引俄罗斯的参与,使得“伊斯兰国”组织受到较为严重的损失,但是该组织仍有存在和发展的条件。

该区域的一个亮点是伊朗核问题取得了重要突破。在同联合国五常加德(P5+1)达成协议之后,伊朗在地区的作用有可能将明显提升,特别是在解决伊拉克、叙利亚相关问题以及以巴冲突。

第四,亚太地区继续是全球经济复苏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大融入趋势的亮点。东盟共同体的正式成立、TPP谈判的结束等2015年内发生的主要事件表明区域经济合作和一体化在区域安全由于各大国越来越深的干预而出现复杂态势并呈加剧之势的背景下仍向前发展。区域经济合作、一体化趋势得以推进与亚太安全和战略的激烈竞争之间的非对称性,有可能给区域总体格局带来不利的影响。

第五,各国在打击恐怖主义、反对杀伤性武器和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的合作仍取得进展。最为明显的例子是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会议2015年12月12日通过了关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这被视为取代《东京议定书》的历史性协议。

对2016年世界格局的一些预测

在2015年及之前几年世界形势变化以及影响2016年形势的各种因素发展变动的基础上,可以从四大支柱(即主要趋势、大国关系、国际体制以及区域冲突)就2016年世界格局展望提出以下若干预测:

世界形势的各种主要趋势有可能在2016年内有以下具体表现:

第一,全球经济有可能取得更快的增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经济体制或者联合国均预测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比2015年增长约0.5%。然而,持久的经济复苏展望还不明朗,这出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持续至今的宏观经济环境不稳定,商品和贸易价格下跌,汇率、利率和资本的变动,投资和提高效率中的停滞不前,金融市场(虚拟市场)各种实体经济活动之间缺乏互联性导致这一市场风险更大等原因(1)。

第二,经济增长和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在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作用出现相当的下滑。与此同时,美国、日本、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在改革和应对危机之后又有不同程度的复苏。这一现象长期存在将可能带来全球力量对比未来几年的变化,而且是不利于金砖国家乃至南方国家的。

第三,各国继续出现集中恢复经济、巩固国内稳定、维持有利于发展的和平外部环境的趋势。然而,为实现国家民族利益而开展对外政策,继续导致各大国之间和大国与小国之间在许多关键区域的碰撞和摩擦。因此,各种区域冲突在2016年内将持续发生,特别是在中东地区、独立国家联合体和东亚地区。

第四,虽然大国之间仍存在利益上的分歧,但是旨在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以及整个国际社会面临的气候变化、难民、反恐、反对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共同挑战的国际合作将继续取得进展。这一全球合作进程很大程度上将依靠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与妥协。

第五,亚太地区在国际经济和政治棋盘上的作用继续得以提高。该地区仍将引领世界的经济复苏和经济一体化进程(2)。很有可能在2016年内,TPP将获得各成员国批准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将结束,关于形成自由贸易协定的讨论进程也得以加快。除此之外,亚太地区将呈现成为大国之间新的影响力竞争区域的趋势,使得地区存在的问题变得日益复杂,更加难以解决。

大国关系(特别是美中俄三国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将延续上一阶段的特点,但也有一定的新内容,具体如下:

第一,各大国继续呈现集中恢复经济、巩固内部政治权力的趋势,但仍积极开展对外关系,旨在实现大国利益、应对各战略区域正在兴起的挑战。在美国2016年的大选中,同俄罗斯和中国关系的话题将受到更大的关注,现任的奥巴马总统的政府将难以显示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温和态度。2016年是中国筹备2017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的关键一年。在俄罗斯,普京总统在国内的地位很高,为俄罗斯继续肯定其在独立国家联合体和叙利亚的影响力创造条件,但油价下滑和西方制裁措施将使得俄罗斯经济遇到许多困难。

第二,美中俄三大国的关系继续朝着美中关系和美俄关系紧张不断加剧的趋势演变。中国和俄罗斯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两国在许多国际问题上有着双重利益,但也不会联合起来应对美国。美国继续巩固同欧盟和北约的盟友关系,旨在应对来自俄罗斯的挑战;巩固同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关系,旨在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然而,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都不会放弃同中国和俄罗斯的经济合作政策。

第三,俄罗斯、中国周边的外围地区成为大国之间最为激烈的影响力争夺之地,各种局部的领土、海洋岛屿争端仍是大国竞争的“寒暑表”。乌克兰、东海局势也因大国竞争因素而继续迎来风波。

第四,各大国之间有关经济一体化引领作用的影响力竞争有着越来越重要的意义,特别是在TP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亚欧经济联盟、中国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倡议和“一带一路”战略等“大项目”。中国人民币2015年12月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货币篮子”标志着自欧元诞生以来国际货币结构的最大变化。换言之,经济竞赛和“软实力”的发挥是十分激烈的新竞赛(3)。

第五,竞争但不排除大国之间的合作,旨在应对各种共同挑战,如反恐、反对武器扩散、应对气候变化和网络安全等。就连重点的竞争区域在不同的时间段也会迎来暂时的温和态势。

关于各种国际体制。联合国继续受到各国重视,特别是在处理各种具有跨国性的问题。在联合国安理会,五常虽然还存在一系列世界安全核心问题上的深刻分歧,但仍在反恐、反对武器扩散、气候变化等问题上达成协议。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达成,说明各国均重视联合国在处理整个国际社会面临的挑战中不可或缺的作用。然而,为了实现巴黎协定的内容,各国要面临技术和资金等基本的阻力,如果没有技术和资金,减少导致“温室效应”的气体排放量以确保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的目标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联盟,北约在2016年内关心到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战争、对乌克兰的协助以及俄罗斯在波罗的海地区、黑海和地中海的军事存在。北约内部正存在着观点上的分歧,即一方希望同俄罗斯合作打击“伊斯兰国”组织,另一方希望限制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影响。北约议事桌上的关键问题是讨论“混合战争”(hybrid)的概念及其应对方法,包括常规战争、小型冲突和网络战争。乌克兰冲突及叙利亚内战是这种新的“混合战争”最明显的例子。

2016年是东盟正式成为共同体(2015年12月12日)后的头一年。2025年东盟愿景文件的重要内容是建设一个持久和高效的区域安全架构,旨在维持地区和平稳定环境,其中东盟的核心作用得以加强(4)。在一直以来较为慎重地对待区域架构问题的老挝主持下,东盟2016年内仅召开一次峰会,而不是已成惯例的两次峰会,因此2016年区域安全架构预计将没有明显的发展步伐。

关于各种区域冲突。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战争将持续,因为美国和俄罗斯的空袭战略在美国部署步兵的可能性很低的情况下如果缺乏主要的阿拉伯国家盟友空军的协助将不会取得很大效果;北约与俄罗斯的矛盾,北约内部的矛盾(东欧盟国希望针对俄罗斯,而南方盟国则优先处理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动荡)。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继续发展核武器和远程导弹将使得朝鲜半岛局势更加紧张。中国与朝鲜关系的破裂仍无得以弥合的迹象。朝鲜半岛有可能在美韩2016年二季度初进行军事演习时重新迎来高度紧张的状态。截至目前,仍无2016年重启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六方会谈的可能性。

总体上看,因为一些国家内部局势不稳定以及各大国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中日关系继续恶化,加之现有国际机制仍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制止冲突升级等原因,东亚地区的各个“热点”问题有可能将朝着消极方向发展变化。(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6年2月第880期

(1)联合国:世界经济现状及2016年展望(World Economic Situations and Prospects 2016),网址: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licy/wesp/

(2)裴青山(主编):《融入国际及越南面临的问题》,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5年

(3)Michael J. Green:《Seeking the Right Strategy of Our Time》,Craig Cohen和Melissa G. Dalton(主编),2016 Global Forecast,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2015年,第15-18页

(4)ASEAN Secretariat:ASEAN 2025: Forging ahead together,2015年



作者:外交学院外交战略研究所副所长阮南阳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