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60年坚定创新开辟革命之路
5/3/2019 9:48' 发送此文章 打印
1973年9月15日,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古巴革命政府总理菲德尔•卡斯特罗走访位于越南南方解放区的广治省人民委员会。图片来源:越通社

古巴革命铺路开道的榜样

以1810年在委内瑞拉爆发的反对西班牙殖民主义制度的革命为标志,拉美是世界上首个点燃资产阶级革命时代民族解放火炬的地区。到19世纪末,所有拉美地区的殖民地国家(古巴和波多黎各除外),都获得了独立,成为民族国家。然而,不久之后,这30多个年轻的拉美国家又陷入新型殖民地的境地,而整个拉美地区被美国视为自己的“后院”。一系列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相继爆发,但都被各种新型殖民主义势力及各种走狗和反动势力所镇压。

在各种共产主义、爱国主义和革命力量长期在路线、战略和策略上走投无路的背景下,1953年,古巴燃起了一股“红色火焰”——由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发起的反独裁制度的暴力革命,几年后演变成反对帝国主义的人民革命以及最终成为社会主义革命。得益于菲德尔•卡斯特罗领袖开创的唯一合适和可行的道路,古巴这个当时只有不到1000万人口的小国最终于1959年1月1日摆脱了帝国主义的束缚,成为西半球地区首个自由的乐土。

古巴的榜样唤醒了全人类,首先是拉美各国人民站起来反对帝国主义,解放民族。智利、多米尼加、萨尔瓦多、格林纳达、尼加拉瓜等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革命,80年代罢黜独裁制度、实现社会民主化的过程,90年代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批判高潮以及21世纪初以来拉美十五国反帝国主义的左翼革命浪潮,是拉美地区革命斗争有了古巴这个“灯塔”照耀之后取得的必要成果。不愿当美国“老板们”的“后院”的拉美,已成为反帝斗争最强劲、最猛烈的地区之一。拉美地区当代的辉煌历史都有古巴革命的印迹,这是铺路开道的榜样,也是不管时间怎么流逝都永不枯竭的灵感源泉。

从古巴革命实践看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模式建设

自从1899年,古巴在政治名义上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存在着,但在经济、国防和安全上完全依附于美国。1899年古巴《宪法》规定,美国政府在一切情况下都有权利和义务保证古巴安全,古巴政府允许美国租凭巴亚莫和关塔那摩等军事基地。古巴经济受美国垄断集团和国内买办资产阶级完全支配,全国83%的甘蔗种植面积,相当于全国20%的耕地,被掌握在28个美国“老板”手中。美国资产阶级也抢夺了大部分自然资源和石油、镍等矿产以及电气、通信、旅游和服务等产业。近700万古巴劳动人民要去打工、依赖他人施舍,最富有的20%古巴人却掌控着58%的国家总收入,而最贫穷的20%人口只能享有2%的国家收入,近30%的12岁以上人口为文盲,只有55%的6岁以上儿童能够上学,古巴人均寿命为58岁等。

资本主义制度使得古巴陷入严峻欠发达状况。发展实践使得该国面临这样的需要:进行一场社会革命,用一种基于属于劳动人民的生产和政权的社会制度来取代殖民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以及所有经济结构和政治架构。与许多国家一样,古巴的社会主义不仅是发展的历史必然性,更紧迫和明显的是,这还是发展的条件。

在1959年1月1日取得胜利之后,古巴革命政权实施了众多富有社会主义倾向的经济、社会、文化改造政策,其中创建起主要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是古巴经济乃至整个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最为重要的结构性改造。剥削制度被消除,劳动者有了主宰社会的地位。从甘蔗作为单一作物的落后和依赖的经济,古巴建设起了包括多个尖端产业的工业、农业和服务业经济。按劳分配的制度得以实施,基本满足了民众的需求。教育、卫生、文化、科学、体育和各种社会活动得以加强。工人阶级和劳动者队伍获得了发展、成长、锤炼革命品质和专业能力的条件。古巴作为社会主义前哨的形象、地位和威望及其在西半球地区的革命榜样,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提高,令人折服。

自1960年以来,美国采取了一切手段,如敌对宣传、外交孤立、煽动古巴国内动乱、空袭古巴首都哈瓦那、1961年登陆吉隆滩入侵古巴、1962年以导弹危机制造事端、颁布各种禁运法案、策划800多起谋杀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事件等,旨在根除西半球地区任何共产主义的苗子。然而,所有这些战略和阴谋都惨遭失败。美洲和世界的政治版图得以重绘,其中社会主义的古巴屹立在资本主义超级大国的家门口。

自20世纪80年代末出现的世界社会主义的危机以及前苏联1991年的瓦解,使得古巴进入了“特殊时期”——既失去了牢固的后盾和依靠,又遭到美国加紧封锁和禁运,使得这个小小的岛国损失了将近9500亿美元。古巴战胜了历史考验,凭着一场真正革命的主要力量、正确的政治路线、非比寻常的全民动力以及广泛的国际团结,捍卫和发展了社会主义制度。没有任何社会主义的优越价值和成果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遭到扼杀。想必要对社会主义目标达到堪称楷模的坚定和创新,古巴党和人民才能在时代的大风巨浪前成功地捍卫一个仅距离超级大国美国不到100海里的社会主义制度。

坚信着古巴开辟的道路,委内瑞拉领袖乌戈•查韦斯认可了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确定该国走向“21世纪社会主义”。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曾多次宣布:“社会主义是拉美的希望”,并重申自己是“从骨子里反对帝国主义”的人。而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则宣布:“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自己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等。古巴革命的思想力量富有时代意义,是拉美地区乃至全世界今天和未来寻求方案来取代资本主义的斗争不可或缺的精神武器。

古巴模式——对可持续发展的认识领先

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使得整个国际社会清醒并有了许多重要认识。这不仅仅是一系列银行体系、金融政策、经济结构、全球市场链条等的崩溃,而在更深层次上,这是关于发展的一种错误认识的破产,需要人类在商讨和解决发展和发展缓慢问题时超越各种纯粹的经济限制。

作为一个历史范畴,发展应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到环境等一切层面上得到重新定义。可以提出发展的各种基本定性因素即物质上的满足与精神上的满足之间,经济增长与社会公正的实施、文化和人类的发展之间,生产经营效益与生态环境安全之间,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自由创新与价值准则之间,民主与秩序和规矩之间,个人与群体、家庭和社会之间,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和谐;换言之,发展可满足当下的需求而不给对子孙后代需求的满足能力造成任何损害,也就是可持续发展。虽然经济的进步是首要的内容,但人的因素的发展才是当今时代发展目标的基本内容。

革命取得成功时,古巴还是一个贫穷落后的殖民地。实行有针对性的经济社会政策,古巴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就。迄今,古巴为全民保障了一个免费的教育、卫生、文化、体育事业,社会福利普及到各阶层民众,100%的人会读会写;没有营养不良的儿童,新生儿死亡率降至接近千分之四的水平,人均寿命接近80岁,社会上完全没有毒品、赌博,文化体育活跃而健康,人类发展指数将近0.8,相当于世界发达国家水平,是世界上医疗卫生指数最高的20个国家之一,生态环境得到严格保护等。这些令人钦佩的指标被古巴在一切环境下始终维持着,因为古巴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确定这是新社会建设中的“原则性内容”以及一切调整和改革过程中“没有商量余地的问题”。

可以说,世界花费了不少笔墨来研究为什么和凭着何种资源,古巴政府才能够有效维持上述经济社会的优越情况,甚至在经济和财政上困难重重的岁月里,这与以经济为发展至高无上的目标的当代资本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各种变相形成了强烈的对立。古巴的生命力再次被肯定来源于坚定和创新。

当今世界蕴藏着各种各样的矛盾。人类从没有像今天这样生产出如此庞大的物质财富,其中从单纯的数量看,足以保证世界全部人口的粮食和食品需求,但仍有近九亿人处在极度贫困状况。最不发达国家的数量2017年增加到47个,而1999年只有25个。据乐施会的最新报告,2017年,世界1%超级富豪与另外99%的人之间的差距呈拉大趋势,82%的世界财富掌握在1%最富有的人手中,世界目前最富有的八个人的总财富相当于36亿最贫穷的人加起来的,最富有的42人握有全球80%的财产。世界银行表示,目前60%的全球生产总值来源于世界十大经济体。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统治下的世界是1%和99%相互反差和排斥的世界。一部分人或一些国家的富有是用其他人或者其他国家的贫穷换来的,这是当代的发展逻辑。这样的世界不可能是人类的选择,而且在建设一个更好的世界的历程上,古巴模式还将以强大的信心和行动决心更多地被引用。

古巴革命——当今时代革命国际主义最生动的象征之一

从本质上看,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建设是一种国际主义事业。没有任何单独的共产主义队伍可在与资本主义“谁赢谁”的斗争中获得最终胜利。无产阶级,只有认识到工人阶级对全世界的历史使命的时候,才能成为革命和共产主义。古巴共产党在进行政治宣传、教育和实施政策过程中高度重视这些基础性的原理。因此,古巴全民深刻认识到古巴革命是拉美地区乃至全世界致力于和平、民族独立、民主、国家主权和社会进步等时代崇高目标的共同斗争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始终弘扬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随时有效履行各种国际使命。

在世界多个国家和民族的当代史,尤其是亚洲、非洲、拉美各国人民的当代史中,不少辉煌的篇章认可了古巴国际主义战士们在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和反动分子的战场上为解放民族目标而付出的英勇牺牲,数万名古巴教师、医生、工程师和专家在各国重建事业中的无私奉献和高尚的人文主义,古巴在国际舞台上的大力支持和一贯立场等。就在目前十分困难的条件下,仍有十万名国际学生得以免费到古巴留学,五万多名古巴医务人员、六万多名教师和专家正在近70个国家履行国际义务,古巴依然分享自己短缺的物质资源来帮助世界各民族的人民,并且在各革命民族的要求下从不犹豫。

在当今多种实用主义政治盛行的世界里,进步人类很需要具有古巴风格、菲德尔•卡斯特罗、切•格瓦拉等领导人风格的真正的国际主义精神,以坚信并捍卫人与人、各国家民族关系中真善美的价值。古巴的榜样真正具有照耀着全球政治良知的价值。

19世纪末、20世纪初至今各殖民地和附属国家人民解放民族的斗争事业孕育出了许多各国家民族之间充满团结战斗情谊的关系。其中,越南与古巴的关系堪称楷模,是经过不同时期和历史岁月考验的榜样,成为两国人民的骄傲。在古巴的国际主义中,越南革命事业、越南人民、胡志明领袖等,始终有特殊的地位,始终如一,忠贞不二。古巴人民日夜关注着越南的战事,与越南分享着每斤糖、每粒药,把支持和帮助越南视为自己的良知和责任,在所有国际论坛上勇敢发出捍卫越南之声,为了越南而愿意献出自己的鲜血。在越南军民的脑海里,永远无法忘却菲德尔•卡斯特罗总司令——首位和唯一一位外国元首,亲自到战争尚未平息的广治战场,高举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的旗帜,催促着越南部队进攻解放西贡,相约在大捷之时再次见面的场景。

自1975年以来,越南和古巴一直在社会主义建设和祖国捍卫事业中站在一起。1982年底在首都哈瓦那签署的《越古友好合作条约》为这一“郁郁葱葱、果实累累”的越古友谊之树确定了法律框架。值此之际,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评价称:“与发源于相距遥远的区域并且长期经历各种险滩和孤独的一条条小河一样,两个民族经历了自己的历史并到时候会融入社会主义革命这条雄壮的大河之中”。

1992年以来,联合国大会在年度会议上就反对美国对古制裁的决议草案进行投票。2018年与往年一样,国际社会以193个会员国中191个投赞成票的结果展现了对社会主义古巴的团结。这不仅是捍卫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的正义之手,更重要的是,这是全世界对60年来坚定和创新地开辟反殖民主义、反帝国主义之路,化劳动人民的梦想为生动现实:获取民族独立,消除剥削压迫和不公制度,建设自由、人文、国际团结和发展新制度的古巴的珍视。(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1月第915期



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副院长 阮曰草 副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