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已为担任联合国安理会2020至2021年非常任理事国做好准备
3/6/2019 11:11'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联合国安理会2018年9月26日在纽约召开的一次会议。图片来源:路透社

2010年1月,在成功担任联合国安理会2008年至2009年非常任理事国一职、任期结束之后,越南提交了参加任期2020年至2021年选举的申请。这一决定体现了思维上的延续性,表明党的对外工作眼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多边外交的战略性思维和眼光将助力打造越南多边外交特色。越南第二次竞选这一岗位,可被视为将多边外交视为中小国家寻求并保护自己国家利益的有效工具这一观点正确性的证明。

要当选并成功担任这一职务,越南面临众多需要研究处理的问题,如分析研判国际地区形势及其对越南的影响、联合国安理会目前活动较之于十年前的不同之处、越南担任E10任期2008年至2009年期间总结出的经验。

国际形势和联合国安理会活动的一些新特点

近年来,大国之间的竞争和利益摩擦可谓是愈演愈烈(特别是美国和中国在亚太和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竞争)。大国在国际关系中加强采取各项双边和单边措施,已对一些重大多边体制的作用和地位带来巨大冲击和影响。中小国家在大国政策调整中更加被动。

此外,各种发展模式、各种潮流、趋势和机构之间的竞争和摩擦也更加明显和激烈。一些“热点”区域迎来新的更加复杂态势,恐怖主义活动、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呈更加复杂难测的蔓延之势。

当前的全球化过程暴露出更多负面因素,对所有国家带来不利冲击。世界正见证着逆全球化和反国际一体化浪潮的更多活动、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兴起导致对各种多边趋势的矛盾、国际法与强权政治之间的摩擦愈演愈烈。

鉴于上述实际,可以预测,这一竞争和斗争趋势很有可能随着一些国家有民粹和反国际一体化倾向的党派和政客的领导周期而将延续三至五年。虽然人类依然渴望和平并为维护和平而付出努力;全球化、和平与合作仍是主流,多边主义和国际法仍继续得到推进并在国际关系中保持无法取代的重要地位;然而近年来和今后国际和平安全难免会迎来复杂态势,并受各大国政策调整及其导致的其他国家调整的冲击。

世界各地区和国际关系迎来的上述态势给联合国安理会带来许多与过去十年不同的新的更复杂问题。联合国安理会的工作量不断增加。Security Council Report组织副首席执行官Shamala Thomson透露,2009年,联合国安理会的正式会议数量不到200场,而到2017年增至350场;安理会的文件(包括决议、主席声明、新闻公报)数量从2011年的150份增至2017年的200多份。安理会的议程日益密集,聚焦各种热点问题、紧张局势和冲突,如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中东非洲地区局势、“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亚太地区的领土和海洋岛屿争端、种族和宗教冲突及众多非传统安全挑战。此外,安理会的议程也涉及到其他领域,如大国之间特别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间及其与其他联合国成员国之间的摩擦和战略竞争。五个常任理事国继续相互合作与斗争,但斗争似乎比较突出且愈演愈烈,安理会围绕一些国际问题的分歧越来越多。常任理事国之间特别是俄罗斯与美国和英国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给安理会的活动带来巨大影响。未来两年安理会内的力量集聚被预测将因为常任理事国之间的复杂关系而加大力度。上述图表显示,2008年至2018年,各国使用否决权的次数猛增,特别是2017和2018两年。

越南竞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机遇和挑战

近期国际地区形势、联合国安理会的活动以及国内情况正给越南竞选联合国安理会任期2020至2021年非常任理事国并且在当选情况下担任这一职务带来有利机遇和各种挑战。

第一,国家的地位和实力得以提升。革新30多年后,越南取得了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巨大成就 ,包括增强综合国力、维护安全和提升国际地位。经济社会稳定得以牢牢保障,经济较快增长(过去五年年均增长7%)。营商环境和经济竞争力得以改善。越南自2010年起成为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国际地位和威望不断提升。

第二,外交被看作国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亮点”,取得丰硕成果,继续巩固和强化了各战略伙伴和全面伙伴关系,增加利益交织,同各国增进互信并夯实各种合作机制;维护有利于发展的和平稳定环境,协调实施维护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特别是海洋岛屿主权安全)以及捍卫社会主义制度等任务;融入国际经济和外交服务发展在主张、政策和组织实施上取得了新进展。

值得一提的是,在革新、推进国家工业化现代化和融入国际等事业中,越南多边外交不断得到扩大和深化。多边外交致力于强有力肯定越南作为国际社会积极的成员国、值得信赖和负责任的伙伴的作用,结合具体能力和条件为在各种对国家有着战略重要性的多边论坛和组织上发挥核心、引领与和解的作用而不懈努力。党的十二大首次确定多边外交是国家的一个战略方向,提出了“提高多边外交工作质量和效率,积极主动致力于建设和构筑各种多边体制”的主张,其中“主动参与各种多边机制特别是东盟和联合国事务并发挥作用”(2)是重点之一。2018年8月,越共中央书记处下发关于“推动和提升到2030年的多边外交”的第25/CT-TW号指示。这是中央书记处首次专门就推动和提升多边外交单独发表文件,提出未来十年所有领域的目标、指导观点和主要任务举措(3)。

第三,越南在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2008年至2009年)期间积累了相关经验。成功担任这一职务有助于推进越南“提高多边外交工作效率和质量”的思维;为党的十二大确定多边外交为越南对外工作战略方向,主动参与各种多边机制特别是东盟和联合国事务并发挥作用提供了重要实践依据。担任这一职务期间积累的经验,对提高越南参与各种多边体制的效率,特别是直接服务于第二次竞选这一职务(任期2020至2021年),真正发挥了价值。

一、有了一贯的超前的外交思维。越南决定竞选并成功担任安理会2008-2009年非常任理事国,首先来源于党的正确外交思维和对外路线的创新、长远的眼光以及对国际形势发展变化趋势的把握。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联合国事务的主张是越南共产党的外交思维,包括多边外交思维发展和创新过程的产物。早在1997年,越南确定了竞选和担任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时间为“加减一两年”,体现了对国内、国际地区形势和联合国内部发展变化趋势的敏锐洞察和正确研判能力。

竞选这一职务的决定是对“同各国和各国际组织展开双多边合作”,特别是“致力于使联合国更有效服务人类的和平友好合作发展的目标”等多边外交观点的具体化。越南在结束2008-2009年任期后立即申请竞选2020-2021年任期非常任理事国,再次证明了越南共产党的外交思维和眼光,包括多边外交的战略思维和眼光符合局势变化的发展和创新的一贯性、继承性和连续性。

二、筹备好内容、瞄准目标并尽早制定计划,建设相应的多边外交干部队伍。筹备力量并结合实际组织有序实施是成功的钥匙。实际上,越南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分工人员负责具体的问题板块,并保持高效的协调互助机制。此外,同国内跨部门工作组保持联系和沟通,对代表团多边外交人员的“实地作战”大有帮助。安理会秘书处负责人Norman Chan于2008年12月12日访越期间对该阶段多边外交干部的能力水平评价为“活跃、积极且得到有序组织”。人员安排、培训和组织经验显示,必须制定长期的培训、培养和待遇的计划,建设专业化的多边外交队伍。这将帮助越南建设一支政治定力、专业能力和经验成熟,精通外语,在各场合中应付自如,具备起草和主持协调相关决议、磋商和国际会议能力的多边外交队伍。

三、把握、发挥并灵活成功运用各种经验教训和越南外交特色的谈判原则。1954年关于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内瓦协定,1973年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协定,加入世贸组织等过去历史性谈判中越南多边外交积累的宝贵经验被每名多边外交人员所贯彻并运用于谈判,助力完成了非常任理事国的角色。实践证明,越南从事多边外交的人员随着各场政治、外交、经济的谈判而不断成长。

2008至2009年任期的经验帮助越南有了更好的准备,包括明确相关主张政策,起草并筹备宣传内容以向国际社会介绍越南在广泛融入国际社会时期的对外路线和政策;制定有针对性的实施办法,助力实施积极主动全面融入国际的方针,从而提高国家地位,保障国家民族利益,维护有利于国家高速可持续发展的和平国际环境。

四、如果当选,越南将在继续研究和争取相关建议并推动一些具体倡议等方面获得更多机会,为联合国的活动作贡献并保障越南国家利益。同时,也可为推动各成员国之间的合作作出切实而直接的贡献,发挥多边外交在维持国际和平安全中的重要角色。

除了上述有利因素和机遇,如果当选任期2020-2021年的非常任理事国,那么2008至2009年任期的成功也给越南外交部和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带来压力和挑战。与此同时,国际形势又迎来复杂难测的态势,安理会工作量明显增加,磋商性和公开性会议会持续更长时间,这将给越南筹备计划在2020-2021年讨论的问题相关内容、合理安排时间和与会人员并跟踪这些问题带来挑战。

各联合国安理会理事国的分歧也是包括越南在内的各非常任理事国在参与安理会事务、担任主席国或围绕各常任理事国有分歧的问题主持讨论或表达立场时的一大挑战,特别是常任理事国当中有越南的战略或全面伙伴。

另一个挑战是要熟悉执笔(penholder)机制或直接起草联合国安理会有关特定问题的文件。这一机制在2008至2009年间是没有的。近期,各非常任理事国十分积极地提出各项倡议,或起草安理会相关文件,譬如瑞典和科威特起草有关叙利亚人道主义问题的决议,瑞典起草有关武装冲突中儿童问题的决议,荷兰起草有关阿富汗的决议,玻利维亚起草关于建立和平的决议等。

总之,竞选2020-2021年非常任理事国给越南提出很高的要求,如满足更高于2008-2009年任期的期望,明确越南在安理会的地位和参与程度以为该机构共同事务作出积极主动高效的贡献,在越南在安理会有正当利益的问题上保护和推动相关立场和观点,在担任非常任理事国之前和过程中通过推动一些倡议、在一些场合中提出协调性建议等来提高地位和形象、增加支持率。

“以不变应万变”是越南外交事业经过不同历史时期基于胡志明主席风格的越南外交特色。不变的是坚持民族独立和国家利益原则,贯彻党和国家的对外路线,视之为开展各种外交活动的基础。坚持原则与灵活策略是越南外交贯穿始末的方针,也是保证能够成功适应风云变化的态势、处理好所有领域各种问题,包括整个外交战线和多边外交领域的因素。(完)
--------------------------------------------------------

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草案的投票结果(2008-2018年)(1)

(1)请看Voting on draft resolutions: 2008 - 2018, https://unite.un.org/sites/unite.un.org/files/app-schighlights 2018/index.html#decisions, 2019年1月20日

(2)越共十二大文件:中央办公厅,河内,2016年,第153-155页

(3)请看http://baoquocte.vn/doi-ngoai-da-phuong-gop-phan-day-manh-hoi-nhap-tang-cuong-suc-manh-dat-nuoc-85683.html,2019年1月18日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4月第918期



作者:外交部 阮越林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