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2018年形势及2019年展望
30/5/2019 11:12'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来源:互联网

中国加快实施“一带一路”战略

2018年,中国继续重申“一带一路”是一项长远的战略,并且为在全球范围内推进“一带一路”做出了六大调整。

第一,“一带一路”的范围不断向新的区域拓展。截至2018年底,该倡议吸引了五大洲100多个国家、地区和各国际组织的参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签订定了多领域的101项合作协议。

第二,“一带一路”从“点”上的实施明显转向“线”上的互联互通。“一带一路”形成初期,中国主要选择一些零星分布于多地的海港和基础设施项目(即“点”)来实施。但如今,“一带一路”逐渐形成了基础设施、贸易网络、能源互通和经济走廊上明显互联互通的“线”。中国在这些联通网络中发挥核心作用,形成了更加明显的、组织更紧密的“中心—外围”结构。在设施联通上,形成了亚欧交通互联的通道。截至2018年8月底,连接中国48座城市与14个欧洲国家42座城市的中欧班列共开行1000多列。中国与欧洲和南亚众多国家的铁路、陆路和航空联通的线路也正逐渐形成。

在能源互通上,2018年逐渐形成了主要集中在中亚和南亚的能源运输管道,旨在实现供应来源多元化并保证中国未来能源安全。中国也正加快建设对其有着重要战略意义的经济走廊,特别是对东南亚和南亚等地区。

第三,形成互联网和太空上的“丝绸之路”。这是中国2018年内实施“一带一路”最值得关注的特点。中国通过卫星遥感定位系统,逐步将“一带一路”活动空间转向太空领域和网络空间,旨在争取能够控制网络空间并同其他大国在太空上竞争。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基本上已稳定运作,正在多领域上发挥巨大作用,并将继续得以扩大。

第四,继续对中国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港口进行投资。迄今,中国逐渐形成了一个由该国管控的由东海至印度洋、南太平洋、地中海、东非、中美和南美的航海线路的网络。这些港口在陆地和海上得以互联互通,尤其在中国海军不断拓展活动范围的背景下。

第五,中国逐步将“一带一路”进行中国式的立法。2018年,中国最高法院在深圳市和西安市分别设立第一和第二国际商事法庭,旨在依照中国法律解决各种经贸和投资争端。西安的法庭负责审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相关案件,而深圳的国际商事法庭则负责审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相关案件。根据规定,审理的法官为中国人,国际法律专家只作为争端调解人受邀列席。然而,成立这两个法庭仍带有形式主义色彩,迄今没有直接受理任何案件。

第六,中国灵活利用各种金融工具并采取多个不同的合作机制,以深化同各伙伴关系,形成为“一带一路”的实施提供辅助的许多机制,如成立“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不同伙伴网络,加快“一带一路”中同第三方合作机制等。

除了所获成就,中国在实施“一带一路”中所面临的挑战也日趋激烈,比过去几年更加复杂,具体是:

第一,各国对“一带一路”相关贷款带来“债务陷阱危机”的担忧日益加剧。目前有八个国家处在“陷入债务陷阱”危机的“红色预警”状态,68个国家中的23个处在高风险状态。暂停或推迟“一带一路”框架下项目的趋势越来越突出,使得一些条款可能要重新谈判。

第二,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和西欧各国正加大各种努力来防止网络入状况和各种被视为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投资款项(华为集团是例子之一),特别是美中贸易战正有向科技、国防安全等其他领域蔓延的危机。

第三,一些项目由于缺乏可行性或实施过程中遇到问题而被停止或调整。连一些中国企业也正面临重重困难,主要因为国内经济不景气,使得该国不得不调整“一带一路”框架下的项目。

美国加快实施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

2017年,美国公布印度太平洋愿景,到了2018年,该国加快完善其内涵并抓紧实施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以同“一带一路”直接竞争。2018年3月,美国把“印度太平洋愿景”更名为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同年五月起,美国基本形成了印太战略的目标、任务、框架和主要举措。2018年7月初至今,美国开始实施并将有关经济、基础设施和能源的新内涵纳入印太战略。

在政治上,美国重申其在地区的长期承诺,安抚自己的盟友。2018年11月,在赴新加坡出席东亚峰会和赴巴布亚新几内亚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过程中,美国副总统彭斯针对中国作了强硬的表态。美方宣布将同澳大利亚和巴新联合打造一座位于巴新马努斯岛的名为洛布朗的军港,旨在遏制中国在南太平洋的影响。12月31日,美国国会通过《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对地区作出明确和长期承诺。

在经济上,自2018年7月6日起,美国多次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价值数千亿美元的关税,并正式启动美中贸易战。同年九月,美国国会通过《更好利用投资引导发展法案》和600亿美元资金用于帮助地区各国实现经济互联互通,特别是设施联通,其中重点推进基础设施、数字技术设施、能源(特别是油气)和航海等互联互通,以同中国直接竞争。

在防务安全上,2018年8月,美国公布向东盟提供三亿美元资金,帮助东南亚各国强化安全保障能力。同年九月,美国国会通过《约翰•s•麦凯恩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据此,美方将重建第二舰队,打造六艘破冰船部署在北极地区,并在阿拉斯加州增派更多力量,打造一艘新母舰和七艘水面舰艇。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常驻部队被增援了大量船舰、飞机和现代设备,特别是美军拟部署两艘航母到东中国海和东海同时备战,预计在2023年后开始实施。

上述动向说明美国对中国越来越强硬,并且正通过印太战略加大在地区力量集聚力度。然而,越到2018年底,特朗普总统的政府越要面对各种困难挑战,特别是各种内部问题,如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政府被迫关门。这对美国地区战略的实施带来不小的影响。美国开始同中国进行贸易磋商也引起地区多国对可能出现对其不利的妥协的担忧。因此,美国未来几年在印太战略框架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朝鲜半岛局势缓和但无核化问题没有实质性进展

与2017年相比,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迎来了明显改善,主要得益于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积极政策调整和各国特别是韩国的外交努力。韩方主动保障安全,一贯实施灵活的外交政策。朝鲜方面也从2018年初就密集展开各项外交活动,既改善对韩关系,又恢复对华关系,打通与美国对话之路,强化对俄关系并促进同东盟各国关系。

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的转折是美国和朝鲜于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首次举行首脑会晤,通过包括四点内容的联合声明:一是承诺建立美朝外交关系;二是在朝鲜半岛建立长久稳定的和平机制;三是朝鲜承诺努力实现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四是找回并遣返朝鲜战争失踪美国军人遗骸。虽然新加坡峰会之后,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没有实质性进展,但成功举行美朝历史性会晤有助于缓和局势并促进其他关系朝着积极方向转变。

2018年朝韩关系也迎来许多突破性的进展。双方通过《板门店宣言》(4月)、《平壤宣言》(9月),在开城工业园设立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9月)。目前,双方正推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对韩访问。一些双边经济项目今后可能会得以实施。

与此同时,中朝关系2018年也迎来许多意外和积极态势。两国重启了中断了七年之久的高层互访。自2018年4月以来,金正恩委员长共四次访华,朝方也正积极推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该国的访问。中朝高层交往得以重启,有助于改善朝鲜经济状况,为朝方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并改善同各重要伙伴特别是美国和韩国的关系开创了空间。

虽然朝鲜半岛迎来许多积极进展,紧张局势得以缓和,但这一地区仍蕴藏许多风险和挑战。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虽然美朝之间开启了直接沟通的渠道,但立场上的矛盾仍然很大。美方仍不断施加压力,也没有改变其对这一问题的立场。

东海表面风平浪静,但其实暗潮涌动

2018年,东海局势在外交上较为平静,实地上没有发生重大事件。除了加强现场的活动,美国也表达了对地区的长期和全面的战略承诺,加大安抚盟友和伙伴力度,通过许多项目细化印太战略,增加对中国施加压力,如要求中方将火箭撤出其在越南长沙群岛非法占领和改造的人工地理结构等。

在东海问题上,中国也有一些调整。2018年8月,中国和东盟就“南海行为准则”(COC)单一磋商文本草案达成一致。在11月14日召开的东盟—中国领导人会议上,中国总理李克强重申未来三年完成COC的希望。中国的立场是制定一份比较笼统的COC,不深入涉及争端的核心问题,并且希望把域外国家排除在东海争端问题之外。然而,东盟希望达成一份实质性的COC,作为其同中国有关东海的区域沟通机制,推动中国在东海积极而负责任地作为,保持稳定并形成符合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的地区共同准则。

除了外交活动,在现场,中国仍持续加强各种活动来伸张其“九段线”无理主权诉求,在各人工地理结构和东海相关海域上加强各种军事活动。东海局势因此蕴藏许多复杂因素。

东盟在极其复杂的形势和背景下肯定了自己的作用

2018年,东盟继续保持团结,加大共同体建设合作力度并实施一个“坚韧与创新”的东盟相关优先任务,努力有效落实《东盟共同体愿景2025》和三大支柱的东盟建设总体规划.

政治安全合作继续得到推进并取得许多积极结果。东盟政治安全合作290项措施中的239项已落实到处,有助于保证地区和平稳定和民众安全。在对外交往上,东盟重点加强对话,合作建立互信,制定并分享各种行为准则,巩固为以东盟为核心的基于国际法律和准则的一个透明包容开放区域架构服务的相关合作机制和框架。东盟也同意伊朗和阿根廷加入《友好合作条约》,使得缔约国增至37个。东盟也同中国推进《东海各方行为宣言》实施并就COC进行实质性磋商,积极就相关国际和地区问题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角色,并在许多多边场合上积极协调立场。

东盟的防务合作也不断走深走实,助力建立互信,强化应对各种挑战的能力。东盟还通过了《军机空中相遇行为准则》,组织救灾演练,强化反恐和军医合作等。

在经济合作上,2018年内,东盟完成了《东盟电子商务协议》和东盟数字一体化框架谈判,签订修订《东盟货物贸易协定》的第一项议定书、落实《东盟服务业框架协议》第十批承诺的议定书、升级《东盟全面投资协定》的第二项和第三项议定书、东盟与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合作谅解备忘录。东盟也完成了《东盟服务贸易协定》,通过东盟关于海上旅游的宣言,成立东盟创新网络等。在货物贸易上,东盟按照《东盟货物贸易协定》的承诺取消了98.6%的进口关税税目,预计于2019年初取消全部关税配额。在服务贸易上,东盟实施了《东盟资历参考架构》并就东盟商务旅行卡建设进行可行性研究,旨在方便本地区自然人临时跨境流动提供便利条件。此外,贸易便利化、海关、标准和合格认证、竞争政策、消费者保护、知识产权、电子商务、中小微型企业等领域也取得许多结果,有助于改善本地区营商和投资环境并提高东盟经济共同体的竞争力。在同各伙伴的经济合作中,东盟正就升级已同中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谈判,批准东盟与中国香港的自由贸易协定并将相关承诺进行国内立法,完成东盟与加拿大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可行性研究,并且正在制定东盟与欧盟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框架。

在社会文化合作上,迄今,东盟完成了2025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建设行动计划中约8%的措施,47%的措施正在实施,剩下45%的措施将在未来几年实施。已有社会文化共同体15家专业合作机构中的14家完成了工作计划的制定。东盟强化了《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蓝图2025》实施进度监督和评估系统。东盟同各伙伴的外交关系继续在广度和深度上得以加强。2018年也标志着东盟各国与伙伴国协调角色的移交。各对话伙伴国均强调支持东盟在创建一个基于法律运作的开放包容透明的区域架构中的主导作用,支持东盟实施《东盟共同体愿景2025》,通过各项具体的合作项目和计划来积极推动与东盟实质性关系,旨在强化区域一体化、实现互联互通、缩小发展差距并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各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活动呈加剧之势的背景下,东盟与各伙伴同意配合推动和巩固多边贸易体系,同时向新领域拓展合作等。

在互联互通合作上,东盟同各伙伴一起,继续推进互联互通协调委员会、国家协调员、国家联络点和各行业、领域执行部门之间的跨部门协调联动。东盟完成了五大优先合作领域15项倡议的概念文件,八项倡议已进入实施初期阶段,七项倡议处于项目编制阶段。有关缩小发展差距,支持柬埔寨、老挝、缅甸、越南的《东盟一体化倡议第三阶段工作计划》继续在食品、农业、贸易便利化、中小微型企业、教育、医疗、社会福利、培训和劳务等领域得以实施。截至2018年10月底,该计划26项措施中的18项已落实到处,相当于69.2%,各类项目62个。

亚太地区2019年展望

预计在2019年,美国和中国等大国将不得不集中精力解决许多内部问题。美国面临的是政府关门太久、美墨边境隔离墙、政府与国会特别是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之间的矛盾加大。而中国则面临增长速度放缓带来的经济困难以及社会上的困难,特别是创造更多就业的压力。中国可能在与美国的贸易战中作出调整,但基本上不会调整自己的战略特别是“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到2021年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

虽然面临内部困难,但美国将保持在亚太地区强有力和长期承诺,并将持续当前政策取向。各大国特别是日俄英法和其他国家将更加积极地干预这一区域,为的是肯定自己的作用,寻求利益并维持一个基于国际法律和准则的开放包容透明的区域秩序。虽然各区域机构和组织在2018年遇到许多困难但总体上美国和西方控制的法律和机构仍有决定性影响,但中国主导的合作机制也显示出更大吸引力并发挥重要作用。

在东北亚地区,虽然还有许多挑战但在2019年,朝鲜半岛和平与和解趋势将持续下去。而台海关系可能迎来极其复杂的演变,美中竞争将给该地区带来更大压力。对于东南亚和东海,2019年有望将持续和平稳定的氛围,因为印尼、泰国、马来西亚、缅甸等地区国家集中精力解决内部事务。“东海行为准则”谈判很难在2019年内所有突破但可能将取得一定的进展,有助于缓和东海局势。东盟将保持2018年的总体趋势。

总之,2018年亚太地区的总体图景有明朗,也有暗淡的地方,但和平合作与发展仍是主流。然而,大国战略竞争愈演愈烈,正逐渐改变地区实力对比和力量集聚,因此地区各国都紧密跟踪观察以便采取及时有效的应对措施。(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1月第915期




外交学院 陈越泰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