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经济2015年概况:面临的问题及2016年形势预测
18/3/2016 14:19'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胡志明市电子零件生产。图片来源:越通社
2015年的越南经济以及实施2011-2015年阶段经济社会发展计划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主要的数据

2015年标志着越南经济的复苏,许多经济发展指标达到了既定计划指标,体现了政府在2015年乃至整个2011-2015五年计划期间的努力和决心。

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68%。这是2011年以来的最高增长率,超过了既定计划(即6.2%)。速度逐渐加快,下一季度比上一季度高,同时也高于过去几年(2012年、2013年、2014年的增速分别为5.25%、5.47%和5.98%),表明国民经济实现了稳定的增长。2011至2015的五年间,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增长5.88%,未达原定计划的(即6.5%-7%),并且低于2006-2010年阶段的平均增速(即7%)。

2015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速达到较高水平主要取决于工业生产的增长,其中加工制造业继续高速增长。年初至11月底的工业生产指数增长9.7%,高于上一年同期(7.6%)。若干产品也实现了高于上一年的增幅,如汽车增长近60%、电视机增长50%以上、手机增长近40%、鞋类增长近20%、轧钢增长近20%。许多地方的工业生产指数较2014年同期大幅增长,这得益于外商直接投资企业的贡献,如太原省增长近110%以上、广南省增长近35%、海防市增长15%以上、岘港市增长近15%、海阳省增长10%以上等。2015全年,全国的工业生产指数增长9.8%。这是五年来最高的增长率,是为越南经济2015年的增长作出贡献的重要因素(2014年和2013年增速分别为5.9%和7.6%)。

国民经济的购买力和总需求逐渐提高。商品零售和服务营收总额较2014年同期增长约9.7%。若排除价格因素,则增长9%,高于上一年同期的增幅(排除价格因素,2014年和2013年分别增长6.3%和5.5%)。

在各地方展开的许多优惠打折活动激发了民众的消费力。各级部门、行业及时有效展开了贸易管理和各类必需品价格平抑政策。商品零售、酒店餐饮服务等行业的活动及旅游服务营收额较2014年同期均增长约6%至10%。

越南2015年的商品出口仍遇到困难,出口额约达1620亿美元,较2014年同期增长约8.1%(2014年达1500亿美元,同比增长13.6%)。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经济区域达450亿美元,同比下降2.5%(2014年出口额达484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10.4%;2012年增长1.2%;2013年增长16.7%)。外资区域(含原油)达到1100亿美元,较2014年增长15%(2014年增长15.2%)。如此一来,出口未能实现既定目标(原定计划为1650亿美元)。这也是出口额增幅五年来的最低水平。

各类主要出口商品保持良好增长:电话机及其零件增长近30%,纺织品增长10%,电子商品、电脑及其零件增长近40%,鞋类、皮革商品增长16%以上。

然而,若干种类商品同比大幅下降,如原油的出口量和出口额均下降、煤炭出口量下降75%以上出口额下降65%、大米出口量增长约5%但出口额却下降约5%,橡胶出口量增长5%以上但出口额下降15%。

2015全年的商品进口额约达1650亿美元,较2014年增长约12%(2014年进口额达1480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12.1%)。逆差额约32亿美元。逆差比例仍在相当于出口额5%以下的水平。

全社会投资到位资金约达1.34万亿越盾,较2014年增长约10%(2014年较2013年增长11.5%)。

自2014年起,国会颁布了《公共投资法》,按照中期计划对投资进行改革和管理,逐渐减少公共投资,下调国有资金比例并提高其利用效率。投入发展的国内外资源得以更好地筹集和使用。

去年的农林水产品生产仍遇到许多困难,原因出于自然和社会方面的众多因素,如旱灾、出口市场竞争激烈、出口价格下降,特别是大米、经济作物的价格,水产品出口市场仍遇到困难。农林水产品2015全年的增长率仅达2.4%,而2014年却增长了3.44%。然而,各农林水产品行业仍保持了稳定的发展。

宏观经济基本稳定,通胀处于最近十年新低水平

2015年11月的消费价格指数较2015年10月仅增长0.07%,较2014年12月增长0.58%。2015年12月,消费价格指数较11月份仅略增0.02%,如此一来,2015全年的指数较2014年12月仅增0.63%。这是最近十年最低的增幅。2015年基本通胀率预计仅同比增长约1.8%。消费价格指数略增主要是因为国民经济的总需求略增,而供给则大幅增长。遇到困难的许多出口农水产品被转为国内消费;大量消费品是通过边贸或正规途径进口的,使得市场的供应来源增加。油价持续下降有助于把服务价格整体水平拉低。

服务国民经济的贷款状况得以改善。未偿还贷款总额增速高于存款总额增速。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稳定。越盾对美元汇率呈上升之势,但仍在被允许的范围内。整个国民经济截至2015年11月20日的未偿还贷款总额达14.47%(较2014年同期增长9.55%)。2015全年约达18%。这是高于最近几年的贷款水平。然而应看到,投入生产经营的贷款仅占近50%,剩下的是投入基础设施、房地产的。

年初至2015年11月的国家财政总收入约达近810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88%,其中国内收入达600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93.7%。原油收入达近60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63%。

截至2015年12月底的国家财政总支出约达1064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92%。其中,发展投资支出约达162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83%;经济社会、国防安全、行政管理等事业支出约达680万亿越盾,相当于年预算的90%。确保财政收支平衡难以实现,行政架构的支出仍占国家财政的较大比例。国家财政支出超过了财政收入约179.7万亿越盾。

2011-2015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也是关键一年的2015年结束后,可以肯定的是越南经济逐步摆脱了危机,并且正在明显地复苏之中。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最近八年的最高水平。宏观经济正逐渐稳定,货币财政政策有效发挥了确保宏观经济稳定的作用。在世界市场增长缓慢的背景下的出口逐渐增长,许多新市场得以形成,国民经济的总需求逐渐增长,通胀率处于低位等。

那就是越南经济取得的重要成就。然而,国民经济仍面临许多困难和挑战,要下很大的政治决心,并花足够的时间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越南经济的新问题

2015年行业经济结构得以改善,农林水产行业所占比重从21%降至19%。建筑工业比重增加(约39%),服务业得以复苏(41%)。产业结构转移虽然缓慢但仍把握了正确方向。

然而,产业结构发展不稳定,更重要的是这一结构正存在于一个依靠廉价劳动力、主要是加工和开发自然资源、出口初级原料的落后经济增长模式之中。

越南经济落后于地区各国的危机越来越大。越南的增长速度慢于缅甸、柬埔寨、老挝等国(这些国家的经济持续实现了高于同期的迅速增长)。

1990年,越南的人均GDP比世界平均水平低约4000美元;20年之后,当越南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时,世界平均GDP已超过一万美元,这一差距翻了一番。这意味着国家的“经济实力”没有多大的改善,即使人口翻了一番。这里姑且不说基础设施、人力资源质量、科学技术、体制、劳动效率等方面的落后程度。

提升国家的竞争力的支持力度薄弱

越南的投资经营环境虽有进步但仍未具备足够的吸引力,提升每个行业、每种产品乃至国家的竞争力的支持力度薄弱。越南的营商环境改善缓慢,越南营商便利程度的排名没有多大的进步(2013年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72位,2014年在189个国家中排名第78位)。其中,许多领域的排名很低,如纳税(在189个经济体中排名第173位)、投资商权利保护(排名第117位)、企业解体(排名第104位)、获得电力(排名第135位)。自2014年以来,政府采取了基于国际惯例的做法,并通过2014年和2015年颁布的各项决议肯定了优先为生产经营提供便利,因此情况所有改善。

越南的竞争力有所变化且得以改善,但仍处较低水平。据《全球竞争力报告》,越南竞争力不同年度的排名均有变化,而且最近得以改善。2015年,越南在140个经济体当中排名第56位,得分为4.3/7。

越南排名较低、属于排行榜后一半的领域包括体制(在140个经济体中排名85位,得分3.7/7)、金融市场的发展(排名第84位)、小学后教育培训(排名第95位)、基础设施(排名第76位)、营商水平(排名第100位)。

2011-2015年阶段国有集团、总公司的结构重组和股份制改革未达原定进度要求,并且难以实现截至2015年底的目标。国有企业的经营效果未相称于其掌握的资源,竞争力低下,国有资本大幅增长但营收和利润、上缴利润以及利润与资本的比例没有相应的增长。

国有企业目前正使用生产经营领域70%的土地和70%的官方开发援助以及国民经济60%的贷款,雇用14%的劳动力,其中的70%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虽然所有者权益增长但仅为GDP贡献约33%、为国家收入贡献22%,而且正呈下降趋势。

国有企业结构重组进度未达要求。自2011年至2015年,原定计划是531家企业。仅2014和2015两年是432家企业。自2011至2015年8月才实现了531家企业当中的337家股份制改革(2011年实现了12家企业的股份制改革,2012年为13家,2013年为74家,2014年为143家,年初至2015年8月底为95家)。结构重组提案审批过程缓慢,企业解体或破产花费很长时间,许多单位拖延十年之久。在股份制改革后,企业管理活动仍暴露许多不足的方面,企业管理没有实质性的革新,竞争力仍然薄弱。部分企业的股份制改革名不符实,股份主要是内部出售,国家仍是控股方。没有把生产经营活动与公益活动独立分开。部分国有企业的干部和管理人员的管理、调控能力薄弱,使得资产损失,导致坏账居高、持续亏损等。

国民经济的发展动力也发生许多问题:近段时间,特别是2013年以来,国内经济遇到许多困难,国内经济区域的增长不多且呈下降趋势,国内区域的出口继续下降,逆差额不断增加。工业的国产化率仍处低位(约10%)。私营经济区域遇到许多困难,未能成为发展的动力。这是越南经济极其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在广泛融入国际、东盟共同体已经形成、各种双边和多边协定进入运行的背景下,对国内经济建设的要求更高是理所当然的。

与此同时,外商直接投资企业数量猛增。虽然为增长贡献率不高(约20%),但自2014、2015年为出口总额贡献70%以上。越南的GDP增长主要依靠各制造业的增长(2015年达到9.7%的增长率),但该行业的增长又主要依靠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占65%以上)。

发展和引进外商直接投资的主张是正确的。外商直接投资有助于发展经济、改善经济结构,但其对增长贡献的附加值仍处低位。定价转移仍是越南职能部门难以管控的外资企业的活动。外资企业近年来的增量资本产出率激增(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如果按照资产指标计算,该比率增加了7.5倍;如果按照投资资金指标计算,该比率增加了12倍),这确实很值得担忧。

此外,国民经济的公债、坏账,积蓄和消费平衡,年度财政政策、确保每年的收支平衡是2011-2015年阶段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新问题。

2016年越南经济预测

世界经济形势预测

 
预测越南经济2016年形势的几个数字
2016年GDP预期增长6.7%至6.8%。
2016年基本通胀率预计约3%。
2016年出口因各种贸易协定和世界商品交易增加而较2015年略增。出口总额预计增长10%。
进口因外商投资使得机械设备进口需求增加而将实现高于2015年的增速。进口总额预计增长14%。
贸易逆差额对出口总额的比例预计为5%。
步入2016年,在2015年增幅下降(从2014年的3.4%降至2015年的3.1%)之后的世界经济被预测将以3.6%的速度重新复苏。其中,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为2.3%(2015年增速为2%),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为4.8%(2015年增速为4%)。预计2016年世界商品贸易将实现高于2015年(3%)的增幅(即3.9%)。

然而,上述复苏势头尚不稳定,这出于各种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所面临的风险。世界商品价格被预测为继续下滑,但幅度小于2015年,这出于中国经济和各新兴经济体的增长。

最重要的原料——原油的价格将发生异常的变动。在美国解除制裁之后,伊朗将增加开采量,因此出口到世界市场的原油产量将猛增;美国政府废除了石油出口禁令,因为其油气开采量因油页岩开采技术而大大提升; 石油输出国组织各国仍保持正常开采产量,而且短期内是不会削减的,而世界经济增长缓慢将导致石油的供给远远超过需求。油价今后将处于低位,特别是2016年(预测为约40美元/桶),这将对收入主要来源于石油的部分国家产生强烈的冲击。

越南经济的增长预测

——关于经济增长:长期增长继续呈改善趋势,原因在于:

一是出口市场因为各项业已签署的贸易协定(1)而得以扩大。

二是投资增长,特别是外商投资,旨在把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带来的机遇。

三是着手实施《企业法》、《投资法》(修正案)等涉及到改善营商环境的新法律以及第19/NQ-CP号决议所示的改善营商环境措施将有助于改善国民经济的综合效率(2015年是有关竞争力和经营条件的排名持续得以改善的第二年份)。

然而,短期增长将放缓,原因在于2015年的两大增长动力即投资和私人消费的增长因贷款利率增长(限制私人投资)和通胀上升(限制私人消费)而有所放缓。实际上,在2015年内,贷款利率在名义上与2014年没有增长,但在实际价值上已经增长(在排除通胀因素之后)。与GDP增长相比,实际贷款利率仍处高位(将近一倍)。

量化分析上述两大趋势(长期和短期增长),可见2016年难以实现高于6.7%的增长。

——关于确保宏观经济稳定

第一,关于通货膨胀,2015年是最近十年通胀率最低的一年。通胀率低主要是因为世界商品价格大幅下降,直接影响到了国内消费价格和间接影响了生产成本。

进入2016年,通胀将继续处于低位,因为世界商品价格继续下降,而国内的总需求很难有较大的变化。

第二,关于利率,通胀增加、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贷款需求增长等导致贷款利率将受到压力。实际上,政府债券利率自2015年3月开始呈明显增长态势,而且年底几个月没有下降的迹象。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应保持合理的利率水平,以免影响确保汇率稳定的目标以及银行风险准备金计提需求。

第三,汇率在收支差额有可能因为下述原因而得以改善的情况下获得稳定的条件:一是各种渠道对越间接投资增加,如证券市场上的投资,因为外国持股比例得以提升,国有企业出售股权以及银行并购等。据国家财政监督委员会预测,2016年的外国间接投资有可能达到35亿美元;二是,向国际资本市场发行价值30亿美元的政府债券。然而,在美国联邦储备局上调利率和中国方面调整人民币汇率(这个可能很大,因为2015年虽然兑美元名义贬值4%,但与2014年相比,人民币仍在升值)的背景下,应预防市场心理的影响。此外,也应考虑到汇率调整的需求,以协助国内经济,特别是农业的生产和出口活动。(完)

 2016年生效的贸易协定包括越南与韩国贸易协定、越南与亚欧经济联盟的自由贸易协定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6年1月第879期


作者:国家经济社会信息和预测中心前主任黎廷恩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