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越南应把握机遇、渡过困难来推动农业发展
18/7/2016 15:34'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图片来源:VOV

越南加入TPP时农业发展的前提

近年来,各种内在结构的原因加上国内和国际经济的困难给农业生产带来了不利的影响。然而,农业始终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和紧密指导,并出台了许多助推发展的国家财政投资和民间资本引进的优惠政策。在2011-2015年阶段,筹集投入农业的资源更加可观,国家投入农业农村的资金总额超过610万亿越盾,较五年前增长了0.83倍;仅仅国家财政和政府债券的投资已达2216000亿越盾(相当于GDP的1.2%),相当于2006-2010年阶段的1.9倍。非公经济区域(含外资)对农业领域的投资从2009年的288590亿越盾增至2013年的344740亿越盾。截至2015年8月底,农业农村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项目共512个,占全国FDI项目总数的3.1%;投资总额约达34.3亿美元(占全国FDI协议资金总额的1.4%)。农业农村信贷猛增,年均增长约21%,高于整个国民经济信贷增速(约达18.5%)。

自2013年以来,农业结构重组提案获得越南党和国家集中优先投入资源继续开展落实,同时积极动员各国际组织和国内外企业投入农业和农村。农业农村发展部在农业的所有领域展开了上述提案,同时根据政府的决议努力实现各项优化投资营商环境的措施。因此,各项主要增长指标超额实现了2011-2015年阶段的既定目标,并且较之于TPP各成员国也处于较高水平。2014年农业生产总值增长3.9%,GDP增长3.49%,高于2013年(分别为3%和2.64%);农业出口总额达308.6亿美元,较2013年增长11.2%,出口额超过10亿美元的农业产品共有10个。仅仅2015年1月至9月,虽然因为自然灾害和市场不利变动而遇到许多困难,但是GDP增速仍达2.08%,农业产值同比增长2.1%。如此一来,农业2011-2015年阶段平均增长3.09%,而既定目标仅为2.6%至3%。增长质量得以改善,生产总值当中的附加值比重从2013年的64.7%增长到2014年的67.8%和2015年的约68%。

新农村建设国家目标计划成为了全国广泛的运动,该计划共调集全社会投入资金8518540亿越盾,其中国家财政占31.3%、信贷资金占51%、社会的捐助12.7%、企业的资金4.9%和其他资金占2.1%。国家财政主要扶持服务于社会民生和发展生产的基础设施开发。结果,许多农村地区得到改革,更加文明,为实现扶贫减困、改善农村居民生活条件、保持社会稳定等目标作出积极贡献。截至2015年9月,全国平均每乡实现了19项指标中的11.64项(较2011年增长6.94项)。共有1132个乡和9个县市被承认达到新农村标准,分别是同奈省春禄县和隆庆市、胡志明市古芝县、福门县、芽郫县、广宁省东潮县、南定省海后县、林同省丹阳县和后江省七岔口市。

截至2014年底,农村地区人年均收入达到2449万越盾,较2010年增长0.9倍。截至2015年底,农村贫困率约为9.3%,2008-2015年阶段年均下降2%。

应认清加入TPP时的机遇以便加以把握

必须肯定的是,TPP是基于均衡利益的较为全面、高质量的协定,被期望将促进所有成员国经济增长,如创造就业岗位、助推扶贫减困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创新、提高劳动效率和竞争力、推进透明化和良好治理,改善劳动和环境标准等。实际显示,加入TPP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发展水平,越南的生产水平和市场较之于其他11个国家是走在后面的。认识到这一现状,在整个TPP谈判过程中,越南一贯奉行确保国家民族利益的原则,因此在生产水平和竞争力不利的领域,越南已本着决心实现国内大力重组以求更快发展、确保市场原则等精神成功维护了合适的路线图。在农业领域,越南也正迎来以下重大的机遇:

第一,越南农产品可加大出口力度并更加灵活有利地调节市场。越南获得的优势是目前许多TPP成员国都是大型农产品销售市场并且呈扩大趋势,即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这些市场让越南获得机会减少对一些经常变化的传统市场的依赖压力。譬如中国市场2015年前八个月进口了越南各类出口农业产品总价值的35%,其中橡胶占48%、各类蔬果产品占64%、木材占13.2%以上、腰果占12.3%。这也是越南为服务于农业生产而进口大量产品,占农业输入性产品进口总值的53.5%的市场。

在TPP框架下开创广大的市场空间,越南将更加灵活、良好地调整农业领域的出口和进口市场的结构,逐步减少“丰收跌价”的状况。

第二,得益于各种减免税的承诺,商品农产品的竞争优势更大。当TPP正式生效,大多数出口农产品种类的关税降为零,或者保持较低的税率。较之于不是TPP成员国而出口同类农产品特别是水产品、木制品、橡胶、腰果、胡椒等越南主力产品的国家,越南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最典型的是,目前越南木制品对美国和日本出口分别占出口总额的39%和15%。如此一来,越南与具有同样生产条件的国家相比有着很大的优势。

第三,吸引外商投资的魅力。可以肯定的是,当获得商品贸易、进出口关税低下等更大优势,加上海路、空路等便利经济地缘位置,越南引进外资的魅力将增加。最关键的是应懂得调节和吸收FDI资金,投入对发展最具成效的领域,提高农产品产量和质量水平。

第四,推进农业结构重组的机遇、目标和动力。强劲全面融入意味着越南农业既要遵守市场规律,又要确保农民福利等基本目标;国家为各经济成分的活动提供扶持和便利条件;研究、转让科学技术,开发市场,服务于生产和生活的基础设施;实现更强有力的投资社会化,重视各社会组织以及产品生产销售链中互利互惠的合作形式的作用。TPP将是促进农业结构更高速有效重组的动力和要求。

总之,当加入TPP时,农业高速发展的机遇是巨大而较为全面的。TPP应被视为一种经济杠杆,以寻求和采用突破性的发展措施。农业应快速掌握并及时适应,以将TPP机遇化为切实的成效。凭借勤劳、活跃、创新的传统及国家革新和融入国际30年的经验,农业已真正成为开放的经济行业,必将很大受惠于TPP。

渡过挑战以求发展

虽然机遇是主要趋势,但要想有效利用,越南农业也要面临不少开放市场压力等巨大挑战,只有渡过才能发展,主要集中于以下问题:

一是,越南农业普遍是小规模生产,以农户规模为主,出口原料农产品。目前,农业领域约有3500家企业,仅占全国企业总数的1.01%,大多数是小微企业(资本在50亿越盾以下的企业约占60%),无法跻身主要分销体系因此容易致使出口缺乏持久性、无法支配生产和市场。

大多数作为农业基本生产单位的越南农户经济实力微弱,生产活动零散,无法适应当前市场经济和国际融入。全国约有1190万户从事农业生产的家庭,其中耕作面积在0.2公顷以下的农户占35%、耕作面积在0.5公顷以下的占69%、一公顷以下的占80%,只有20%农户生产面积超过一公顷。共有1036万农户从事一年生植物,平均每户仅有0.62公顷面积;种植多年生植物的510万农户平均耕作面积仅为0.7公顷。在超过400万个养猪户当中,77%的是饲养五只以下;在790万个养鸡户当中,90%的是饲养49只以下。在2100万名农业劳动者中,97.25%的没有得到职业培训,经过初级、中专和大专本科水平培训的分别为1.5%、1.23%和0.21%,太少了。若进行单独生产经营,农户的经济实力十分微弱,风险承受能力很低。

越南仅仅出口初始原料或者粗加工的农产品,因此出口农产品的价格、质量和附加值很低。

二是,TPP给所有伙伴带来下调关税的共同机遇,导致各TPP成员国销往越南的价格更具竞争力的进口农产品将增加,给国内生产带来压力。TPP被视为农业结构重组的考验,如果整个管理架构、农民和企业都不进行改革和衔接,则在市场客观调节的共同平等舞台上,容易“在自家主场吃大亏”。近年来正受到国家扶持以创造发展动力的一些传统生产领域和产品种类在参与TPP后将不再具有产量、成本、质量和安全方面的竞争优势,并难以维持发展。特别是对于一些畜牧行业,越南被确定为加入TPP后处于弱势,因为水平低下,而且这恰恰是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许多发达国家的优势。因此,畜牧业结构重组必须朝着推进基于以企业为中心、同新型合作社、养殖户紧密联系的产品链的生产方向抓紧进行;首先养殖产品必须是清洁、安全和优质的。应限制原辅料进口,特别是饲料;将部分低价值的粮食种植面积转换为饲料原料种植面积,高度集中生产各类补充食品以降低养殖生产成本,进口高产量、质量和效益的新品种以提高竞争力并确保可持续发展。

三是,如果继续维持当前产品质量管理方式,越南部分农产品销售将继续面临非关税壁垒等困难。

基于上述分析,为了有效适应TPP,在TPP尚未得到各国正式批准时,应尽早向国内民众和企业广泛通报TPP的基本知识和有关规定。特别是广泛宣传各种挑战和有利因素、减税和开放市场的路线图,核查国内法律以协调两者之间的规定,继续高度集中实施结构重组方案以提高农业效率,提高农业竞争力和发展农产品供应链。(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6年5月第883期


农业农村发展部副部长何功俊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