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越南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保障和社会公正
26/9/2016 14:6' 发送此文章 打印
确保社会保障是越南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的主要内容之一。图片来源:vbsp.org.vn

一、从广义看,作为社会公正组成部分的社会保障是对实施各项人权,使之得以和平生存、自由工作、居住和迁徙,受到保护、在法律面前平等,得以学习、就业、拥有住房,得以确保收入以满足遇到灾难、疾病和年老时必要需求的保障。而从狭义看,社会保障是社会通过一系列公共措施对自己成员的保护,旨在克服自然灾害、患病、生育、工伤、失业、残疾、年老时遇到的困难,同时保障有婴儿的家庭、孤寡老人、无家可归的流浪孤儿提供医疗关照和医疗救助等。

关于历史起源,部分社会救济活动被视为后来社会保障的萌芽,是数千年前东方和西方许多国家各宗教组织和居民社会当中各慈善团队展开的活动。但确定哪位思想家和政治社会活动家是世界上首先提倡制定一些社会保障政策的理论和措施的有功者仍是有待进一步研究阐明的问题。

时至今日,大多数西方社会学家都归功于奥托•冯•俾斯麦,称其19世纪80年代中叶在德国颁布关于事故保险、老年人保险若干法律,是世界上首先颁布的人;而英国经济改革家威廉•贝弗里奇则被视为第二人,他于1942年提议国会通过了本国若干社会保障政策。然而,在贝弗里奇上述提议前67年和奥托•冯•俾斯麦颁布社保法律前十年左右,马克思早就提出了为社会主义制度下建立社会保障政策体系提供理论依据的观点,他认为这是一个遵循历史的进化规律并将取代当时资本主义制度的更加进步和公平的社会制度,哪怕这一取代过程要经历许多曲折和漫长的历程。

确实如此,在1875年撰的《哥达纲领批判》中,在驳斥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一个派系拉萨尔派的非现实观点即在社会主义下每个劳动者要收到“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之后,马克思提出了关于进行社会总产品分配和再分配以实现社会公正和社会保障的具有广泛覆盖性的论点。

马克思认为,在分配给劳动者之前,“从总产品里面应该扣除:

第一,用来补偿消费掉的生产资料的部分。

第二,用来扩大生产的追加部分。

第三,用来应付不幸事故、自然灾害等的后备基金或保险基金。

从‘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里扣除这些部分,在经济上是必要的,至于扣除多少,应根据现有的资料和力量来确定。。。

剩下的总产品中的其他部分是用来作为消费资料的。在把这部分进行个人分配之前,还得从里面扣除:

第一,和生产没有直接关系的一般管理费用。。。

第二,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

第三,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等等设立的基金,总之,就是现在属于所谓官办济贫事业的部分”(1)。

从马克思上述论点,我们可以总结出与该问题相关的一些认识,现代社会学将其归纳为世界各国社会保障政策体系的三大职能,分别是为其公民预防风险、减少风险和克服风险。

第一,主动为社会上绝大多数民众“预防风险”务必置于同每个国家国民经济的简单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过程的互动关系之中。

第二,为有关对象“减少风险”应在社会和自然等两大方面上得到仔细审议和精心处理,不可忽视任何一方面。

第三,除了如上所述的建立预防风险和减少风险基金之外,还要从社会总产品中建立必要基金来养活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们,而其实是为了“克服风险”。

理所当然,由于受近150年前的历史条件影响,马克思未能全面预测当前许多国家,特别是北欧实行社会民主主义国家正在实施的社会保障政策体系丰富多样的发展。此外,因为马克思和恩格斯当时的观念还偏于建设国家社会主义模式,因此他们提出“将赋予工人的保险变成国家的事务”(2)而没有看到实现社会保险基金各种收入社会化的必要性。

二、20世纪上半叶,在寻求救国救民道路的行程中,当时名为阮爱国的胡志明主席已从爱国主义走向了马列主义。从此,他老人家将科学社会主义创立者的观点创造性运用于越南的具体环境并发展下去以进行民族民主革命,推翻殖民和封建的统治枷锁,为祖国争取独立,建立起逐渐走向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制度。目的就是为了实现社会进步和公正,让我国人民走出贫穷,使得人人获得生计并日益幸福,人人都能上学,患病时有药吃,年老不能劳动时可以休息,淳风美俗得以弘扬,各种陋俗逐渐废除。指出越南革命的正确路线和美好目标的胡志明主席是越南革命进程每个具体阶段实施各种社会政策,包括整个社会保障体系的提倡者和奠基者。

1945年八月革命取得成功,越南民主共和国诞生,胡志明主席给临时政府和全民提出了要立即着手的一项紧迫任务即通过发起一个增产运动来消除饥饿,同时组织乐捐来救助缺粮的家庭。在此之际,胡志明主席还主张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一场大运动为作为殖民主义制度“愚民政策”留下后果的95%人口消除文盲,同时由低至高地逐步实现教育普及以不断提高国民素质,满足各方面国家建设的要求。

到长期艰苦的抗法战争,胡志明主席呼吁各省人民政府要高度关注扶贫济困、增加富户、拓展文化教育,旨在“使得贫困人吃饱饭。吃饱饭的人过上小康。小康的人更加富裕。所有人都识字。所有人都团结和爱国”(3)。

抗法战争取得胜利,越南北方完全得以解放并步入逐步走向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将马列主义创造性运用于本国的具体条件,胡志明主席像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预警的那样,并没有以在头脑中事先拟定的一个理想社会主义模式的特征和标志来阐述社会主义理论以要求“照章办事”(4)。相反,他老人家用切实、朴素而易懂的方式向全国广大同胞解释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公平合理:做得多,收获多;做得少,收获少,不做的没有收获,年老体弱者或残疾人获得国家帮扶和关照”(5)、“社会主义首先是为了让人民摆脱贫穷,使得所有人有生计,过上温饱和幸福生活”(6)等。

凭借上述关于社会主义的观念以及作为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初期阶段越南民主共和国1959年《宪法》修正案起草委员会主任的资格,胡志明主席指导将有关公民有权享有基本社会保障的重要条款纳入这部《宪法》,如“就业权”、“休息权”、“学习权”、“年老体弱、患病或丧失劳动能力时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等。

本着胡志明思想纳入宪法并逐步为北方所有公民实施社会保障基本权利有助于鼓舞全军、全民在建设和保卫北方、解放南方、统一祖国事业中发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

三、自发起并领导实施国家全面革新事业以来,我们党一贯重视在民族和时代发生许多转变的背景下创造性运用和发展马列主义及胡志明思想,以在总结国内实践基础上不断革新理论思维,同时向外拓展视野,注重参考和有选择性地吸收世界各国的好经验。从而,党更加充分地确定为越南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处理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一系列基本关系指明方向的主张、观点体系。

如果说1986年召开的越共六大仅提及社会公正和1991年召开的越共七大仅提及社会进步,那么1996年召开的越共八大确定经济增长必须在每个步骤、每个政策以及整个发展过程中与社会进步和公正紧密相联。在越共八大,关于处理各种社会问题的许多新观点,其中包括有关社会保障的内容被多次提到,然而“社会保障”这一术语未在党的文件中正式出现。

“社会保障”一词正式被用在2001年召开的九大文件中,其中肯定“抓紧扩大社会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尽早制定和实施失业保险政策”。“社会保障”术语被理解为“旨在为社会所有成员在由于社会和自然‘风险’导致的减少或失去收入、成本意外增长的情况下营造多层次安全网络的观念,其中社会保险和社会救助是实施越南社会保障的主要政策之一”。越共九大文件成为党关于社会保障观点、路线的重要里程碑。从此,社会保障一直是后来历次党代会大多数重要文件提到的重要内容之一。“社会保障和社会政策是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办法之一”。

2006年召开的越共十大为越南社会保障体系的发展提出了战略性方向。除了发展面向处理各种社会问题的政策体系的有关主张,越共十大强调社会保障应得到多样化发展并同保险政策紧密结合。

2011年召开的越共十一大明确了新时期社会保障体系发展方向和战略。此外,在《2011-20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中,我们党强调社会保障在经济发展目标和经济社会发展方向中的作用。在经济、社会、文化和环境发展主要目标的内容中,十一大文件强调“社会福利、社会保障和公共保健得以保障”。在经济社会发展方向部分,社会保障和就业服务被优先同其他服务同步发展:“大力发展科技、教育培训、文化、通信、体育服务,就业和社会保障服务”。

关于经济增长与发展文化、实现社会进步和公正的关系,越南共产党提出了以下具有指导实践意义的重大主张和观点:

第一,从高度集中、官僚主义的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以解放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改善人民各方面生活。

第二,解决就业问题是发挥人的因素、稳定和发展经济、使得社会健康、满足人民正当愿望和要求的决定性因素。尽早制定并实施针对失业劳动者的社会保险政策。

第三,鼓励所有人合法致富,同时出台政策扶持贫困人努力过上温饱并为小康而奋斗。

第四,把教育培训视为首要国策,以提升国民素质、培训人力、培养人才,这是促进社会发展和经济高速可持续增长的基本因素。

第五,同步展开国民健康保护和关照政策。革新住院费机制和政策,出台针对贫困人的扶持和医疗保险政策,面向全民医疗保险。

在每个步骤和每个政策中实施将促进经济增长与发展文化、实现社会进步公正紧密结合的观点,2011年1月召开的越共十一大政治报告强调:“继续修改和完善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社会援助和救济体系,使之多样化、灵活、有能力保护和帮助一切社会成员,特别是弱势群体、易受伤害人群渡过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或风险。增加劳动者参加各类保险的比例。推进社会保险服务社会化,把各类社会援助和救济转为提供依靠社会的社会扶持服务。确保各种社会扶持对象过上稳定生活、更好地融入社会、有机会获取经济资源和必要公共服务等。动员一切社会资源同国家一起更好地关照革命有功者及其家庭物质和精神生活”(7)。

履行《宪法》赋予的职能,越南国会和政府分别将党的上述主张、观点制度化,成为具体的法律、战略、政策、计划、方案、项目体系,使之走进生活。得益于此,在促进经济增长、实现社会进步公正的同时,几十年来越南社会保障事业取得了许多值得欣慰的成就:

——获得就业的人数逐年增长:在1991至2001的十年间,越南已为约1200万人提供新就业机会;在后续阶段,获得就业的人数分别增加:2001-2005年为650万人、2006-2010年约为720万人、2011-2015年为780万人。

——扶贫减困工作取得突出结果:据世界银行同越南统计总局联合计算的标准,越南贫困率已从1991年的58%降至2015年的约4.5%。近年来,国内经济因为受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影响而遇到困难,政府及时出台了针对60多个特困县的超过50%贫困户的可持续扶贫项目。截至2015年底,这些县的贫困率已降至28%。

——社会保险政策的实施有了显著转变:革新以来,社保对象范围已逐渐向非公经济成分的许多企业拓展。因此,参加强制性社会保险的人数从2001年的480万人增至2015年的1200万人。

——医疗保险覆盖率迅速扩大:在政府分别于1992年、1998年和2005年三次颁布关于医保的文件之后,全国医保覆盖率不断扩大。除了扩大参加强制性医保对象之外,自愿性医保也逐渐向农民和学生等对象拓展。据计算,参加各类医保人数从2001年的1134万人增至2015年6900万人,相当于全国约75%人口(8)。

——社会救助政策的实施得以改进:社会救助享有者主要包括两种对象:因自然灾害而受到损失的人和因年老体弱、残疾、患上重疾而陷入困境的人。对上述两种对象的救助是通过国家的官方渠道和基于社会捐助的非官方渠道进行的。因此,国家财政的救助经费从2001年给予18万人的1130亿越盾增至2010年给予160多万人的4万5千亿越盾。此外,全国现有580个单位收养约两万无家可归的孤寡老人、重度残疾人和孤儿。

——革命有功者社会优待的实施受到高度关注:据劳动荣军社会部在2014-2015两年的核查结果,精准而充分享受社会优待政策的有功者人数为198万人。

随着革新30年的进程,多样化的社会保障政策体系受到党和国家高度关注建设并带来日益明显的成效。然而近年来,由于宏观经济缺乏稳定性、通胀增加,导致减贫速度有所放缓,返贫户较多。多维、多目标减贫机制尚未形成。城镇失业率虽然下降,但仍保持约4%。特别是在农村,十多年来数千户属于为工业化、城镇化征地对象的农民家庭,大部分没有受到新职业培训扶持以维持生计,导致较为严重的缺乏就业机会状况。部分居民,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偏远地区人民的生活遇到许多困难。

其他社会保障政策的实施也存在许多不足。部分政策革新缓慢,未切合实际,缺乏合理调节利益关系和管控风险的机制。部分民众未能公平享受革新事业带来的红利。

四、为了进一步发挥所获成就并克服存在的缺陷和不足,十一届中央委员会提交2016年1月召开的十二大的政治报告提出了以下总体主张和政策:

“实现社会文化可持续发展,把发展经济同发展文化和实施社会进步公正、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紧密而和谐结合起来。实施联合国2030年议程,把可持续发展目标有效地整合到全国、每个部门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计划中去。

继续完善政策,提高革命有功者生活水平。核查并完善法律、提高社会保障的行政管理效率。推进可持续减贫,特别是特困地区,并为实现少数民族同胞更迅速减贫而出台针对性政策。注重方便和鼓励贫困户和接近贫困线家庭努力向上、可持续脱贫的措施。鼓励提升民众自己社会保障能力。落实好公共就业政策、失业保险政策、为公共部门失业员工提供有期限的资助。扶持发展生产、创造就业岗位、学习职业和劳务输出等,确保社保基金可持续发展。继续完善政策,鼓励社会一起参与,提高社会救助工作效率。实行基于多维方法的贫困标准,确保民众最低收入和教育、卫生、住房、清洁水、通信等基本社会服务”(9)。越共十二大政治报告提出了重大方向:完善政策体系,将经济政策的目标同社会政策目标紧密相结合,提高民众收入和生活质量,发展社会保障体系,使之多样化、不断拓展和取得成效。

为了让上述总体方向在生活中得以生动表现,未来几年,具体是今至2020年,应更好地贯彻并运用以下主要观点:

一是在每个步骤、每个政策中把促进经济增长、实现社会进步公正与确保社会保障和谐结合起来。按照该观点,每个促进经济增长、实现社会进步公正的政策要为不断拓展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而创造更多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同样的,每个拓展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的步骤要致力于为遇到困难的对象更有效地预防、减少和克服风险,从而使得民心安定、强化社会凝聚力——朝着人文性方向发展社会的重要因素,既确保进步公正,又促进经济高速可持续发展,为所有人民带来温饱、自由和幸福。

二是在继续完善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经济发展与社会保障相结合必须彻底消除补贴、平均主义分配制度的残余。也不能用大部分所做出来的财富来实施社会保障,这超越国家的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能力范围。因此,在国家建设过程的每个具体步骤和时间,要正确找出促进经济增长与确保社会保障之间的相容性,使得这方面不阻碍另一方面,而是相辅相成、共促发展。

三是强化各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计划,并同扩大就业相结合,使得劳动者获得并稳定保持最低收入,确保其社会保障的权利。因此,要继续完善有关劳务、就业的法律体系,为劳动者提供条件和安全环境,加强检查、监督并出台强有力的机制来确保社会保险制度在所有类型的企业,特别是外商直接投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得以充分实施。

第四,提高可持续扶贫济困国家目标计划。除了优先从国家财政安排经费之外,继续动员企业界和全社会的协助,确保贫困率居高的县份2016-2020年可持续多维减贫方向履行到位。继续实施贫困人和集中型工业区工人住房扶持项目,洪涝、山体、沿河、沿海滑坡灾区同胞的住房项目,农村和城市清洁水保障项目,确保国民获取基本教育、医疗和通信服务的权利。改进和加快实施新农村建设国家目标计划。大力发展手工艺、服务和手工艺村,同保护环境、确保社会保障、可持续发展农村结合起来。总之,要为民众确保基本社会服务,特别注重贫困和接近贫困线的对象。

第五,总体上看,确保社会保障和社会公正相结合离不开一个高速、高效和可持续增长的经济以及一个充满人文、民主、进步精神的文化。

因为只有这样的经济和文化,国家才有可能充分动员各种物质和精神资源为一切必要对象实施各项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政策。不会有基于一个短缺经济的充分社会保障;一个大多数民众智慧低下、体质衰弱、道德退化和很大一部分劳动者陷入失业、贫困饥饿、被社会边缘化状况的社会也不会有一个迅速、高效和可持续增长的经济。正如马克思曾指明的“[民众获得社会保障和社会公正的]权力永远也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该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文化发展”(10)。(完)
-------------------------------------------------------

(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5年,第19卷,第31-32页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同上,第22卷,第350页

(3)胡志明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5年,第5卷,第65页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同上,第3卷,第51页

(5)胡志明全集:同上,第9卷,第175页

(6)胡志明全集:同上,第10卷,第17页

(7)越共十一大文件:国家政治—真理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228-229页

(8)根据劳动荣军社会部数据

(9)越共十二大文件:党中央办公厅,河内,2016年,第299-301页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同上,第19卷,第36页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6年8月第886期


作者:越南社科翰林院范春南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