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自然资本—保护和发展生物多样性 服务于越南“绿色经济”模式建设
13/9/2018 14:46'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图片来源:越通社

保护和发展自然资本与“绿色经济”之间的紧密联系

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自然资本是用来服务于生产和消费的大自然的财富,包括生物和自然的各种物质成分,如土地、水源、矿物和化石燃料。自然资本提供的粮食、水、空气,各种文化、精神服务及协助调节生物地球化学循环的服务类型等商品和服务对人类的生活和发展具有重要价值。自然资本和各种生态系统服务带来较大的经济利益(1)。因此,自然资本一直是各国发展经济社会和确保生态安全的基础,旨在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在人口增长,发展和消费模式缺乏可持续性,环境污染及自然资源枯竭等多种原因对自然资本构成威胁(2)背景下,2012年6月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又称Rio+20大会已呼吁“国际社会迅速向全球‘绿色经济’转型以拯救地球和人类”,强调“绿色经济”即给人们带来福祉,又大幅减少有关环境和生态危机的各种风险。

拥有可再生能源、低碳交通、清洁技术、先进的废物管理系统、能源节约、农林渔业可持续发展等经济组成部分可持续发展特征的“绿色经济”具有维持和增加地球自然资本的能力。

同样的,自然资本将为可持续保护经济社会发展成果作出贡献。上游林区、湿地、红树林、沙丘等生态系统提供富有价值的各种调节服务,助力应对洪水、干旱等极端天气现象的影响。研究表明,基于生态系统的做法,例如保护和修复森林、湿地及泥炭地,保护海域,应用善待环境的各项农业措施等是在成本上应对气候变化卓有成效的办法(3)。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1年的统计,林业和农业领域上的“绿色投资”将有助于扭转目前林地流失的趋势,在未来40年再造森林约45亿公顷。投入绿色农业一方面提升生产率,生产出更多粮食,一方面有助于到2050年减少6%的农业、畜牧用地和改善农业用地质量,使之增至25%。此外,旨在增加供水量、扩大获取能力和优化治理的投资,从眼前和长期来看将为全球补充10%的水源,另外可为维持地下水源与地表水源作出贡献。

生物多样性——越南经济社会发展、环境及“绿色增长”的重要自然资本

越南位于印度支那半岛东部及靠近赤道的北半球热带地区,有着热带季风气候、亚热带气候及高山温带气候。地形、土壤、景观和气候已为越南创造十分丰富且极具特色的生物多样性,包括生态系统、物种、遗传资源等的多样性(4)。越南遗传资源多样性在世界上排名第16位。其中,许多遗传资源被应用于农业、工业及医疗卫生等领域。迄今,1.4多万种动植物遗传资源被保护和储存,服务于保护工作和经济发展。截至2018年5月,越南共有获得承认的9处世界生物圈保护区、2处世界自然遗产、8处国际重要湿地(拉姆萨尔湿地)及6处东盟遗产公园。

虽然没有得到定期记录,但越南生物多样性为国家经济尤其是农业、林业、水产业及医疗卫生等领域贡献重要的价值。生物多样性是国家确保粮食安全,维持遗传资源、繁殖动植物,供应建材、原料、药材等的基础。

生物多样性不仅直接带来物质利益,而还为社会的更大需求作出贡献。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各种生态系统为越南娱乐产业提供非常大的价值。其中各种生态旅游类型正逐渐发展,有望带来许多经济价值并助力提升民众对生物多样性和自然保护工作的重要性的认识。大约70%的旅游增长来源于拥有生物多样性丰富的自然生态系统的沿海地区。越南的特有物种与独特的生态系统虽然有科学价值以及发展旅游的特殊优势,但尚未得到合理的评估和开发。

各生态系统还在通过碳储存和降雨量控制,空气和水过滤,环境中的废物腐烂,减轻山体滑坡、洪水等自然灾害影响来调节气候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越南森林尤其是自然森林的碳储存和吸收价值是非常大的。其中,东北、西北、中部、西原等山区的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和具有茂盛森林的生物多样性走廊是生物质碳储量最高的地方。越南沿海的各片红树林有助于减少约20%至50%的台风、海平面上升及海啸造成的损失。尤其是,沿着堤坝种植的红树林系统还起着绿色屏障的作用,减少20%至70%的海浪能量,确保海堤的安全,有助于节省用于维修海堤的数万亿越盾。

越南的自然资本具有巨大的价值,在可持续发展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由于各项经济发展规划只顾眼前利益,不注意或忽略长久利益,不根据科学论证等原因,越南的自然资本已经和正在减少、枯竭,甚至流失,对城乡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影响到民众健康,给生态系统的健康产生不利的干扰。因此,应采取措施来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这一自然资本,服务于至2020年和2030年愿景的越南绿色经济和绿色增长。

投入越南自然资本——生物多样性:机遇和挑战

目前,投入越南自然资本——生物多样性有着许多有利因素,具体如下:

第一,在国内,越南已制定和颁布有关在“绿色增长”中开发自然资本,加强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机制政策。

政府总理2012年9月25日颁布了有关批准2011-2020年和2050年愿景绿色增长国家战略的第1939/QĐ-TTg号决定,提出若干具体目标,例如朝着“绿色化”方向对现有产业进行结构重组和经济体制优化,鼓励以高附加值有效使用能源和资源的经济产业发展;通过工业、农业、“绿色服务业”、投入自然资本、发展“绿色基础设施”等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打造善待环境的生活方式。

有关“绿色增长”的国家战略旨在通过研究和应用现代化而合适的“绿色技术”推进经济结构重组,有效使用自然资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发展基础设施系统以提升经济效益,应对气候变化,助力消除贫困,为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注入动力。值得注意的是,“绿色增长”国家战略强调以下观点:“绿色增长”依靠加强投入保护、发展及有效使用各种自然资本,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改善和提高环境质量,从而助推经济增长。

越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2013年6月3日颁发有关主动应对气候变化,加强自然资源管理和环境保护的第24/NQ-TW 号决议已提出“确定和评估自然资本的价值和建立自然资本核算系统”的任务。

第二,对于国际,越南已参加落实多项投入自然资本和生物多样性的倡议。

越南是加入世界银行从2010年发起的财富核算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倡议(WAVES)的成员。通过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亚洲开发银行(ADB)、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美国温洛克国际发展中心(Winrock International)等多个伙伴的合作项目,已逐步开展建设有关自然资本、生态系统服务、生态系统服务支付的评估能力;研究建设森林账户和制定水、土、能源等其它自然资本账户的路线图。越南已开展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REDD)计划,可持续管理森林,并将之与实现当地居民生计多样化相结合。

加强保护区,物种、遗传资源保护等管理效果的各项合作计划得到推动,旨在为增强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能力并就此分享经验提供机会。

第三,生物多样性价值较高的保护区得到关心投入。

目前投入自然资本的政策主要集中于成立和管理保护区,植树造林,恢复一些生态系统,如珊瑚礁、红树林,尤其是投入特种用途林管理。因此,生物多样性价值高的生态系统正在得到保护和恢复。五年多来,在国际社会的支持和政府的关心投资下,越南形成了自然保护区系统(特种用途林、湿地及海洋保护区)。据至2020年和2030年愿景越南生物多样性总体规划,越南将有总面积约306.7万公顷的219个自然保护区。然而,投资力度尚未满足当前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生物多样性的要求。

除了有利条件,越南也在加大投入自然资本、保护生物多样性中面临诸多挑战,集中于以下主要问题:

第一,各级政府和全社会对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一自然资本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尚未具有全面的认识,因此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的服务价值在制定经济社会发展政策、项目和计划中尚未得到有效整合开展;实现保护与发展之间的最大利益和谐仍受诸多阻碍。与此同时,人口迅速增长、用于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开发的土地需求高、环境污染、消费模式缺乏可持续性、气候变化等是对生物多样性资源造成巨大影响的压力。

第二,财政资源有限(6);投入生物多样性保护活动的国家财政支出比例微不足道,因而影响到对生物多样性——我国“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自然资本的管理效果。因此,投入降低对生物多样性的压力尚未得到注重,导致生物多样性仍继续迅速衰退。

第三,落实既定战略目标尤其是至2020年“绿色增长”国家战略所示的使得自然资本达GDP的3%至4%这一目标的能力和工具仍然短缺,例如将实现经济发展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环境保护相结合以及投入“绿色基础设施”的能力有限。

促进投入自然资本——保护和发展生物多样性,发展“绿色经济”的措施

为了推动保护生物多样性,有效投入自然资本,为“绿色经济”模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应采取以下主要措施:

第一,使各级部委、行业、企业及民众对自然资本在建设“绿色经济”中的价值以及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等认识发生巨大转变。同步开展经济结构转型,其中应在国民经济账户中对自然资本进行核算并在各项发展战略、规划及项目中充分考虑自然资本价值。这需要各级决策部门的高度认识和决心,同时需要对各经济产业发展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财政、体制、法律法规及政策进行改革。

第二,制定便利的机制和政策来推动投入发展自然资本的活动,如呼吁各组织、个人实施保护和发展自然资本、有效改善资源利用及减少对自然资本造成消极影响各项计划和活动的政策。继续完善相关法律文件、管理体制,增强有关生物多样性的法律执行力以及制定减少对生物多样性相关自然资本的影响的机制和政策;注重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生物多样性和对这一资源产生巨大影响的生产产业中的生态系统服务。

第三,制定在国民经济账户中对自然资本进行核算的路线图,注意到各种生态系统在编制和落实国家、行业、区域、省等各级规划中的价值,应在开展投资项目中考虑到自然资本开发、利用效果。

第四,对自然资本(包括森林、海洋、湿地等生态系统)现状进行调查评估及统计,旨在制定合理管理规划和计划,为在落实保护和发展经济社会目标中实现平衡奠定基础。

第五,在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服务于越南绿色经济发展的生物多样性中推动国际合作、科学研究及先进技术应用。

第六,增强保护和发展生物多样性的管理和投资能力,发挥自然基础设施来适应气候变化,在“绿色经济”模式管理和发展中融入景观生态。(完)
------------------------------------------------------

(1)每年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提供的服务总值为124万亿美元,远远超过2012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即84万亿美元

(2)迄今,60%的全球生态系统已经和正在衰退,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较地球吸收能力高出四倍。预计至2050年,若经济增长速度无法独立于自然资源消费水平,人类每年将需要1400亿吨矿物、矿石、化石燃料和生物质(较目前消耗量高出两倍)。人类资源开发需求较地球供应能力高出25%

(3)由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世界银行进行有关越南各洪涝区的防洪措施的比较研究活动表明,2020年海平面上升12厘米时需要每人1.388亿美元投资来建造海堤,而投入生物多样性修复和保护计划仅需要170万美元/人

(4)陆地生态系统多样性体现在森林生态系统、石灰岩山、内陆湿地;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包括属于9个自然分布区的20种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类型。物种多样性包括:植物1.3766万种,陆地动物1.03万种,微生物7500种,淡水生物有微藻1438种、无脊椎动物800种、淡水鱼类1028种,海洋生物1.1万种。海产研究院2011-2012年的调查数据显示,越南海域海产储备量约达307.5万吨

(5)约2000万越南人的主要收入或部分收入来源于水生生物资源,并且正在开发、使用富有经济价值的300多种海产和50多种淡水水产;海洋生物多样性供应约80%从沿海水域捕捞的水产量,满足人民的近40%蛋白质需求。渔业分别给约800万人和1200万人带来主要收入和部分收入。约2500万人生活在林区或其附近。他们20%至50%的收入来源于非木材的林产品,包括数百种药材、油料、染料等作物

(6)目前,政府正在落实投入至少1%的预算用于保护环境的政策,该数字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4%。然而,东盟各国平均环保开支相当于GDP的1%,发达国家平均环保开支相当于GDP的3%至4%(2013年发布的千年发展目标报告)。环保开支一般集中于各项污染控制活动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8年7月第909期



作者:越共中央委员、自然资源环境部部长陈红河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