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税收政策体系 助力可持续财政收入重组
15/2/2020 9:29'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来源:tapchitaichinh.vn

近年来税收政策体系建立健全过程

稳定而可持续的收入来源对国家财政乃至国民经济的宏观安全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在大多数国家的收入来源中,税收是重要和主要的来源。1986年实行革新以来,随着不同时期总体经济改革政策的推行,税收体系不断得到补充完善,以符合经济体制且始终面向可持续发展目标,这表现在以下主要指标:一是助力生产经营发展,鼓励投资、出口和技术革新,从而培养长久的收入来源,服务于国家的支出需求;二是符合国际惯例以及越南签订和加入的双多边协定,与相关法律法规相衔接;三是助力保障社会公正;四是提升行政管理效率、遵法守法意识,同时推动行政手续改革;五是保证国家财政的重要而稳定的收入来源,其中国家财政收入结构朝着积极稳定可持续的方向得以改善,这得益于来源于国内生产经营的税收逐渐增长并且在国家财政收入总额中占据越来越高的比例;税收基础的扩大符合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发展等。

革新之前,国民经济按照高度集中的计划机制运作,国家财政收入主要来自国有经济(比重达90%),税收仅适用于非国有经济单位,如工商业税、商品税、农业税、营业牌照税等若干形式。税收及其在国民经济宏观管理调控中的作用十分有限。

在1990至2000年间,越南步入按照国家管理下市场机制运作的多成分商品经济的建设期。据此,为适应新的经济体制,该时期的税收体系进行了两个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改革步骤:在1990-1995年间,国内和世界经济社会形势迎来诸多变化,财政部门着手进行税收改革第一步,新颁布的税收体系较为充分,包括九个基本税种(营收税、特别销售税、利息税、出口税和进口税、农业用地使用税、土地使用权转让税、资源税、高收入者收入税、房地产税),符合从按照高度集中的计划机制运作的经济向共有五个经济成分、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经济转型的过程,从而为国民经济的运作和国家财政提供法律框架,为越南税收政策体系初步奠定基础。在1996至2000年间,越南筹备加入各项国际贸易协定,第一个是加入东盟自贸区,将针对东盟各成员国的98%进口税目降至0%至5%。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对越南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即便越南经济的开放和发展程度还很低。落实越南共产党的全面革新路线,包括对各国开展经济合作的政策,助力提升竞争力、生产和出口能力以及经济发展效益,满足工业化现代化要求,越南开始进行税收方面的国际协议谈判,如签订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同时进行税收改革第二步。税收政策体系继续得以创新,建立了若干先进的税种以适应市场机制下各种经济活动日益多元化的发展,同时扩大税收基础。具体是,将营收税改为增值税,将利息税改为企业收入税,废除利润境外输出税和杀生税,旨在逐步与国际和地区惯例靠拢。

实施了两步改革后,税收政策的新内容有助于营造更加便利且符合工业化现代化过程和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投资生产经营环境,出口商品得以退回增值税,激发了生产专业化合作化,提升效率质量和效益,鼓励出口,支持国内生产商品和进口商品平等竞争;特别销售税有助于在国家指导下引导特殊商品和服务的生产和消费;基于优先生产、优先深加工原则的出口税和进口税助推了国内生产,旨在吸引劳动力、解决就业、增加社会收入;资源税有利于引导自然资源节约高效利用,限制环境污染和保护自然资源;《收费法令》的颁布有助于规范经济社会生活所有领域的行政手续程序。

在2001-2010年间,国民经济迎来新发展,特别是筹备加入世贸组织并于2007年1月11日正式成为该组织成员国,各种双多边国际承诺的履行使得进口税收入大幅下降。落实政府总理2004年12月6日第201/2004/QĐ-TTg号决定所示的至2010年越南税收体系改革现代化战略,税收政策体系迎来了十分重要的改革举措,保证国民经济面向出口、以出口为发展动力的转变:消除各种经济成分之间的区别对待(国内企业与外资企业、国有经济与民营经济);消除国内生产商品与进口商品之间的区别对待(按路线图取消各种税收优惠以鼓励出口,特别是在纺织服装领域);按照自行计算、自行申报、自行缴纳、后置检查、税收违法处理机制透明化的原则规范税收管理流程;扩大个人所得税基础以保证社会公正;颁布《环境保护税法》以限制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的商品的使用;取消增值税中20%的税率以鼓励消费、简化行政手续;将企业所得税32%的税率下调至2004年的28%和2009年的25%,以促进资本的积聚和对生产经营的再投入;细化并重组企业所得税的优惠和减免,以鼓励科技开发应用、吸引劳动力和创造就业、将投资资金引向经济社会贫困和特困地区,助力更均衡更可持续发展;免征农民的农业用地使用税,以宽舒民力。

入世后,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导致银行体系的大规模崩溃,美国等发达国家证券和货币贬值,给越南经济带来负面冲击,如通胀高涨、证券市场大跌、房地产市场长期冻结、2008年至2013年上半年期间年均经济增速低于6%(年均5.68%)。在此情况下,为稳定宏观经济、抑制通胀,许多税收政策相继出台,如对作为生产原材料的商品如基础化学品、生产所需的机械产品、钢铁、水泥、纺织服装、皮革减少50%的增值税,针对中小企业生产经营所得2008年第四季度和2009年应缴企业所得税金额减少30%,延长这些企业所得税缴纳期限等。

自2011年至今,世界和国内经济持续面临多重挑战和难以预测的变化,那就是经济下行、油价异常波动、世界多国的公债危机带来了社会民生保障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融入国际经济更加深广,筹备加入许多多边贸易协定和新一代贸易协定。落实政府总理2011年5月17日第732/QĐ-TTg号决定所示的《2011-2020年税务系统改革战略》、国会2016年11月9日关于国家财政五年计划的第25/2016/QH14号决议、越共中央政治局2016年11月18日关于实现国家财政结构重组和公债管理,保证安全可持续的国家财政事业的主张和举措的第07-NQ/TW号决议,除了基本税制改革内容(如针对新出现的各种经济活动补充有关增值税的新规定、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25%下调至2014年的22%和2016年的20%;对于中小企业,自2013年7月1日起就实施上述减税,以促进资本积聚、鼓励成立投入实业的企业;继续免征农民的农业用地使用税以宽舒民力;针对烟酒等对健康有害需要限制消费的商品提高特别消售税税率,改变进口商品税收计算价格以保证国产商品与进口商品平等竞争,在进口税收入下降的背景下助力实现国家财政结构重组等)之外,许多社会民生保障的税务政策得以颁布:对社会保障房采用5%的增值税税率,颁布许多政策为企业排忧解难,如延长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缴纳期限、为中小企业减少所得税,对从事为工人、劳动者、学生出租房屋、婴幼儿照料看守、社会保障的员工餐供应的组织、个人、个体户减少增值税、企业和个人所得税。

税制建设改革的重要结果

财政收入的可持续性通常以收入规模和收入结构两项指标来评估。可持续的收入规模即在协调处理对各种内在要素(税务系统设计方法、计税依据、税率和税收组织工作成效)和外在要素(经济的发达和开放水平、产业结构、企业的健康、体制和法律的一致性和配套性等)的依赖的基础上既保证国家财政平衡要求又为推动生产、消费和培养收入来源创造条件。可持续的收入结构必须以来自国内生产经营和消费活动的收入为基础,保证间接税(针对消费)、直接税(针对收入)和涉及财产的税收之间的平衡;限制对受外部因素影响较多的收入和非经常性收入的依赖。

近期税收政策体系强劲改革过程实践显示了面向可持续而稳定的收入来源的积极结果:来自税收的国家财政收入规模不断扩大,收入结构朝着增加国内收入和生产经营活动收入来源比重的方向持续改变。

革新初期(1986~1990),税收收入规模在财政总收入仅占75.6%,相当于GDP的14.2%(1990年GDP总量为64亿美元),其中以国有经济部门为主,占64.2%;来自非公部门的占19.6%,其他收入占16.2%。

在进行税制改革第一步和第二步之后,1991至2000年间国家财政收入平均相当于GDP的20.5%;而1991至1995年阶段该比例为21%(1995年GDP总量约207亿美元),1996至2000年阶段该比例所有下降(由于1997-199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但仍达近20%(2000年GDP总量达311.7亿美元)。在结构上,1991至2000年间,税费收入比例达GDP的18.4%,其中与生产经营直接相关的收入比重上升,逐渐减少对出售国家资产和自然资源得来的收入的依赖。

在2001至2010年间,国家财政收入平均达GDP的25.7%。在收入结构上,税费收入(含原油和资源收入)相当于GDP的22.4%,其中增值税约占国家财政收入的23.7%,企业所得税(含原油开采带来的利润)占29.3%,出口税和进口税占12.2%,土地收费等相关收入占14.8%,特别销售税约占7.2%,资源税占6.8%,个人所得税约占2.8%等。

2011年至今,国家财政收入规模相当于2001-2010年阶段3.8倍,其中国内收入增长4.1倍,原油收入增长0.3倍,进出口活动收入增长1.9倍。该阶段国家财政收入约达GDP的24.4%,其中税费收入约达GDP的20.7%。

总体上看,税费收入比例较上一阶段有所下降(目前相当于GDP的21%左右),主要因为原油收入和进出口活动收入大幅下降。然而,如果排除原油税收来源,那么税费收入动员也带来积极结果(从2001-2010年阶段相当于GDP的16.5%增至目前的17.5%,预计2016-2020五年阶段约为18%)。国内收入在国家财政总收入比重越来越大,2001-2010年阶段平均达55.2%;当前阶段平均达74.8%(其中2018年达80.6%,预计2020年达83%);提前五年完成至2020年国家财政战略的目标(2016年达80.5%,而至2020年目标为80%以上);基本完成第07-NQ/TW号决议的目标(既定目标为84%至85%)。

在国内收入结构中,对国家财政收入的贡献也从国有企业向非公企业和外资企业转移(国有企业贡献率从2001年的44%降至2011年的27.7%,预计到2020年降至13.3%;非公企业贡献率也从12.8%增至18.5%和20.5%,外资企业从10.8%增至16.9%和17.9%)。

在税种结构上,增值税(含未排除退税金额的进口商品增值税)从2001-2010年阶段平均占国家财政收入的27%增至当前阶段的33.8%(其中2016至2018三年保持在31%至32%),特别销售税也相应地从7%增至8.3%(其中2016至2018三年平均为8.7%,高于整个阶段平均水平),进出口税相应地从12.2%降至6.7%(其中2016至2018三年平均为5.6%,低于整个阶段平均水平),企业所得税从2001-2020年13%增至2011-2020年15.2%的平均水平(其中2016至2018三年平均为14.4%,低于整个阶段的平均水平),个人所得税相应地从2.8%增至6.2%(其中2016至2018三年平均为6.2%)。

虽然取得上述积极结果,但税收政策体系还存在不足并且在进一步完善以确保可持续收入方面面临各种挑战。

国际财政收入规模(按GDP比重计算)正呈下降趋势,而保证收入来源以增加经常性支出的压力依然很大(2011-2015年经常性支出规模增长约1.04%倍,但来自税费的收入规模仅增0.65倍左右,含原油收入)。该趋势使得财政平衡近期面临困难。

在收入结构上,来自所得税、消费和财产的税收收入之间不够均衡。来自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房地产税)的收入依然有限,自2012年1月1日起适用的非农业用地使用税在计税方法上有了较根本的改变,但从该税种的收入依然很小。在越南充分履行各种双多边自贸协定相关减税承诺的背景下,进口税收入大幅下降。税收优惠政策还较分散。这些优惠政策的效益有待全面充分评估和分析以加以修改完善。

今后完善税收政策体系的目标和方向

在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形势更加复杂难测,带来交织并存的有利和不利条件、机遇和挑战。随着融入国际经济过程不断走向深入,经济增长将受到愈演愈烈的大国间战略性竞争的负面冲击,贸易保护主义、贸易战和民粹主义正是增长的阻力。在国内,许多潜在风险可能导致宏观经济不稳定,间接影响着经济增长;国家贸易和金融开放度高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金融市场的发展程度和效益性不高,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和银行结构重组缓慢,经济增长还依赖外资,集中表现于加工制造业的增长。这些问题要求越南将战略重点转向基于效益和改革创新的增长模式,充分利用各种优势来实现未来的高质量增长。增长模式转型将给包括税收政策在内的各种宏观经济政策的完善提出新的要求。

近年来各国税制改革趋势主要是确保增加财政收入与刺激增长之间的平衡。在全球化愈演愈烈、世界上资本和劳动力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各国相继颁布各种税收优惠政策来吸引投资、化解并处理经济复苏过程中面临的困难,同时也有采取措施弥补收入损失,保证中长期财政稳定和可持续性,譬如: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以吸引投资和扶持国内企业(如美国、英国、葡萄牙、西班牙、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上调高收入者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下调低收入者的税率、增加家庭条件扣除幅度以缩小贫富差距(如在美国、英国、克罗地亚、中国、泰国等);朝着扩大缴税对象、减少免税商品的方向上调增值税和特别消费税税率(已有欧盟、俄罗斯、中国、新加坡等166个国家通过增加增值消费税、特别消费税来强化来自间接税的收入,实现结构重组),增加与环保相关的税款等。

在上述各国经济背景和调整收入政策的趋势下,财政部门对今后税务体系的完善提出以下目标:一是制度化党和国家关于完善税收政策的观点、主张和政策,旨在实现中央政治局和国会在第07-NQ/TW号决议和第25/2016/QH14号决议中确定的国家财政收入结构重组目标即“着力实现收入结构重组,完善税收政策与国家财政收入结构重组相结合,确保涵盖全部收入来源,特别是新的收入来源,符合国际惯例;增加国内收入比重,确保间接税和直接税之间合理比例,很好挖掘来自财产、资源和环保的税收,充分限制社会政策在各税种和税收减免延期政策中的结合,保证税收的中立性,助力营造便利公正的投资经营环境,鼓励投资,合理调节收入”。

二是保证每一税种的本质,确保一贯性明确性,纠正不足,为生产经营活动化解困难,简化行政手续来方便纳税人。三是保证法律体系的一致性,满足且适应国会颁布的《中小型企业扶持法》、《投资法》、《民法》等新法律。四是保证融入国际经济的目标,符合发展趋势,助力提升越南企业的竞争力,增加就业,防止国家财政损失,打击贸易欺诈和价格转移等。

据此,在今后一个时期,财政部门确定了完善税收政策体系的具体目标和方向,以实现可持续的国家财政收入结构重组,具体如下:

—在财政收入规模上,紧紧围绕第07-NQ/TW号决议提出的具体目标:“2016-2020年阶段对国家财政的动员比例平均约达GDP的20%至21%,力争财政总收入相当于2011-2015年阶段的1.65倍。在国家财政总收入中,国内收入约占84%至85%,原油收入和进出口收入约占14%至16%,中央财政收入比重达60%至65%。2020年后,国家财政收入对GDP比例保持在稳定合理区间”。

—每个税种在税收政策体系的收入结构将有所调整,但其对国家财政收入的影响范围不太大,直接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的收入比例将维持或下调,重点改善若干间接税(如特别销售税、财产相关税目等)的收入,其中部分主要税种计划如下:

关于企业所得税:核查并取消不再符合发展需要和对外开放要求的税收减免优惠,充分限制社会政策与各种税收减免延期政策的结合,保证税收的中立性;对小微企业实施企业所得税优惠以培育创造未来的稳定收入。通过根据国际惯例下调或取消针对不鼓励投资领域的亏损转移来扩大税收基础;实施各项预防打击价格转移、防止税基侵蚀(资本弱化、利息支出、跨境电商活动等)的各项标准。

关于特别销售税:核查并研究补充特别销售税纳税对象,以针对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引导调节消费;拟定烟酒商品税收上调路线图以限制生产消费和兑现国际承诺;研究实施部分应缴税的商品和服务比例税率和绝对税率之间的结合。

关于资产相关税目:今后继续实施农业用地使用税减免政策,以实施党和国家有关农业农民农村的主张和观点。研究适时修改补充非农业用地使用税和住房税相关规定。

在完善税收政策体系的同时,要健全税收管理制度,实施行政改革,营造健康的投资营商环境,为各经济成分发展创造条件,接近各种国际准则和惯例以吸引国内外投资,为创建融入国际条件下现代税收管理体系打下基础,为税收管理工作的信息技术应用创建法律框架,包括广泛推行电子税务管理、公开透明的电子交易、克服当前各种不足。(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8月第924期


作者:越共中央委员、财政部部长 丁进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