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新30多年 越南认识和处理经济文化关系的实践
2/3/2020 16:28'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资料图:保护与弘扬各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

党对经济文化关系认识的创新过程

实行国家革新30多年后,党关于处理经济与文化间关系的认识出现明显的发展。标志着革新时期开端的越共六大(1986年)已重申:“应在现实中充分展现党关于经济政策与社会政策相一致的观点,克服忽视社会政策即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忽视人的因素的状况” (1)。根据越共六大的观点,革新是经济和政治领域上的思路革新,同时对有关文化社会与经济发展的作用的思路进行革新。

《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1991年)已指出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文化是越南所建设的社会主义的特征之一。《纲领》也强调:“……在思想与文化领域上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使马列主义世界观和胡志明思想、道德在社会精神生活中扮演指导作用。以日益提高的知识、道德、体力及审美水平,继承与发扬国内所有民族的美好文化传统,吸收人类文化精髓,建设一个民主、文明及致力于真正利益与人格的社会。”(2)

越共七届四中全会1993年1月14日颁布有关“未来几年文化文艺若干任务”的第04-NQ/HNTW号决议已重申,文化是社会的精神基础,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之一,同时是社会主义的一项目标。

越共八大(1996年)也明确文化是社会的精神基础,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和动力。大会提出有关发展工业化、现代化的观点,即:“以发挥人力资源为推动高速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因素。动员全民节约建设国家,不断为开发投资积累资源。将经济增长与改善人民生活,发展文化、教育,实现社会公正进步及保护环境相结合。”(3)

进一步发展越共八大的指导思想,越共八届五中全会(1998年)有关“建设和发展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决议已明确:“文化是社会的精神基础,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和动力”(4)。决议提出促进文化发展的一个政策系统,其中强调:“文化经济融合政策旨在将文化与各项经济活动相结合,挖出经济金融潜力来扶持文化发展,同时确保文化和维护民族特色活动的政治思想需求(5)”。这样一来,经济文化融合政策确保文化明显体现在各项经济活动,为文化发展事业提供更多条件。

越南共产党在九大(2001年)上重申,在每个发展步骤中将经济增长与确保社会公正进步相结合。经济增长与文化和教育发展并行。“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并行,逐步改善人民的物质和精神生活,实现社会公正进步,保护和改善环境,将经济发展与加强国防安全相结合”(6)。

在评价落实越共八届五中全会决议五年后所取得的成就及存在的短板基础上,越共九届十中全会明确,文化的目标之一是确保经济发展,党的建设和整顿及不断提高文化—精神基础等任务之间的紧密相连,其中以经济发展为核心,以党的建设与整顿为关键;打造上述三大领域的同步发展就是确保国家全面可持续发展的条件。

越共十大(2006年)已更深刻的体现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之间的关系,将之视为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之一。大会强调:“……经济增长与文化、医疗、教育等领域发展并行,处理好各种社会问题,致力于人类发展目标”(7)。

《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2011年补充发展案)已发展、深化及提升党有关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关系的观点水平。与过去相比,本次大会对文化的认识有了进一步发展,尤其是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之间的关系集中于各项人类发展指标。大会明确:“在每个不同发展步骤和政策中实现社会文化与经济和谐发展,确保社会公正进步”(8)。

越共十二大(2016年)明确以下目标:“到2020年,力争根据现代化市场经济和国际一体化的普遍标准同步完善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体制系统;确保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之间,国家与市场之间的同步性;协调推进经济增长和文化发展、人类发展、社会公正进步、社会保障、环境保护和社会可持续发展”(9)。党有关经济与文化间关系的新认识之一是关注文化的经济功能,重视文化中的经济政策及经济中的文化政策;同时明确建设、发展越南文化和越南人,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过程中一项重要任务是在经济中建设文化,其中应经常关注在经济中建设文化。人真正成为经济社会发展过程的核心。

因此,可以看出从越共六大(1986年)文件到十二大(2016年)文件,党有关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间的关系的观点得到形成和不断补充发展,同时体现了党的政治路线的一惯性。

党有关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关系的观点可以得到如下细化:

第一,经济是社会的物质基础,文化是社会的精神基础。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关系是具有本质性的内在关系,且应通过正确且和谐的方式加以处理,如何让经济发展真正成为文化发展的前提和条件,文化发展是促进经济增长的目标和动力。

第二,须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种关系整体下处理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之间的关系。须确保作为核心的经济发展与作为关键的党建及文化—精神基础的不断提高等任务之间的紧密相连,将上述三大领域的同步发展视为对确保国家全面可持续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条件。

第三,通过一个全面的政策系统来确保经济与文化和谐发展,其中保证文化中的经济政策与经济中的文化政策之间的一致性。有关文化发展、社会公正进步的要求不是要等到经济高度发达的时候才满足,而是要在国家发展的每个步骤和政策中立即实现。

革新30多年越南处理经济文化关系的实践

在国家革新过程中,处理经济和文化间关系的实践取得了许多重要成功,但也存在不少需要得到正确客观看待的短板,以及时克服和纠正,从而为后续阶段提出合理方向。

历经30多年实施革新事业后,经济持续增长,并相当稳定,经济结构朝着积极方向转型,人民物质和精神生活得到改善。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达近2400亿美元,人均GDP达2587美元,越南目前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经济结构朝着进步方向转型,农业、工业与建筑及服务业的GDP发生明显转移,1991年分别为40.5%、23.8%、35.7%,而到2018年分别为14.57%、34.28%、41.17%(10)。历经30多年实施革新,越南经济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得到明显提升。

世界高度评价越南在协调推进经济增长与解决各种社会问题中所取得的成就。2007年,联合国已公认越南提前近十年完成有关消除贫困的千年发展目标。2015年9月21日,联合国在“越南实施千年发展目标十五年结果”公布仪式上公认越南已完成各项千年发展目标,例如消除贫困、普及小学教育、促进性别平等、在医疗相关指标上获得了许多进步、实现有关控制好疟疾和结核病以及减少艾滋病感染率的目标等。

实施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近期,我国将GDP增长目标与落实有关社会、环境的指标相结合,和谐处理经济与文化发展等工作取得了重要结果。越南的人类发展指数(HDI)包括:GDP增长率、寿命、消除文盲及小学教育普及、解决就业问题、消除贫困等在27年间趋于持续增长,由1990年的0.475增至2017年的0.694。

值得一提的是,文化建设工作得到注重,形成越南人生活方式和人格中新的美好价值。各项文化遗产,包括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弘扬工作得到更大投入。文化遗产系统得到投资、修缮,并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提升人民精神生活中发挥作用。多处遗产被公认为世界文化遗产。

然而,除了取得的成就之外,处理经济与文化间关系的实践仍存在不少短板。经济尚未可持续发展,经济增长质量、生产率、效益及竞争力低,尚未与潜力相称;朝着工业化、现代化方向进行经济结构转型仍较缓慢;产业内部结构不够合理。增长依赖于各种广度方向的因素,转为朝着深度方向发展缓慢。人力资源素质、基础设施质量仍是阻碍发展的“瓶颈”。越南成为朝着现代化方向迈进的工业国的基础尚未全面形成,仍有许多导致不稳定的潜在因素,党所指出的发展事业面临的重大危机仍存在。组织实施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相结合的观点不够同步和彻底。部分产业、地方的一些领导与管理干部的认识仍缺乏一贯性;尚未认识到文化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动力的角色。由于经济增长的压力,多个产业、地方不大关注文化发展及环境保护工作。在各项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项目的规划制定过程中,很多地方才仅集中于经济利益,尚未合理关注发展劳动者的文化、教育、医疗及环境。文明生活方式建设尚未发生积极转变,尤其是在庙会、社区交流、交通文化和职场文化等活动中。思想、道德和生活作风蜕化现象尚未得到有效阻止。社会弊病、犯罪尤其是在青年一代中,校园暴力等状况的增加是值得担忧的问题。文化行政管理的薄弱之处尚未得到克服。有害文化产品尤其是在网络上的防治工作仍存在许多不足。

未来处理好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关系的若干措施

根据上述现状,未来为助力更有效处理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之间的关系,应开展以下方向和措施:

第一,提升干部、党员及人民,首先是领导管理部门、经济社会政策制定部门、各家企业对在每个发展步骤和政策中将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相结合的必要性的认识;坚决斗争反对不惜一切代价寻求利益,把经济目标和文化与社会目标分割开来的趋势。

第二,协调推进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不断提升人民的物质和精神等各方面的生活水平。国家投资活动应与为文化、教育、科学技术发展调集各种社会资源相结合。推动各重点经济区发展,同时为遇到众多困难的地区提供帮扶。建设各地区分布合理的城镇系统;和谐发展城市与农村。鼓励合法致富,并将之与消除贫困相结合,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正、文明”的目标。

第三,发挥文化、教育、科学技术对经济增长与国家发展的作用,其中着力建设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一方面继承、发扬越南各民族的美好文化传统,一方面吸收人类的文化精髓,让文化真正成为社会的精神基础。发展并提升人力资源,特别是优质人力资源。大力发展科学技术,为提升经济生产率、质量、效益,推动经济高速可持续发展注入动力。大力改革科学技术组织、管理机制及发展政策,以发展经济社会为目标和任务。将科学技术活动引向增长模式改革和经济结构重组,力推工业化、现代化及发展知识经济、数字经济等目标。

第四,明确经济和文化间关系是一种辩证关系,是促进彼此发展的前提和条件。因此,须坚定党有关以经济发展为核心任务、以党建为关键任务及不断发展文化、实现社会公正进步等三大任务之间更加紧密联系的正确观点。在优先改革经济的同时,须适当关注建设文化、建设新时代越南人、为经济发展营造健康的环境。然而,在不同阶段,不同产业、不同地区及不同地方,可结合具体环境强调经济因素或文化因素,克服教条主义、死板或主观臆断等现象。

第五,继续创新党的领导方式,国家的管理方式,发挥人民在协同推进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过程中的当家做主和监督作用。各级各部门经常开展检查、监督工作、总结经验,旨在及时解决经济与文化关系处理实践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完)

---------------------------
(1)党的文件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6年,第47卷,第420页
(2)党的文件全集:同上,第51卷,第135页
(3)越共八大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6年,第85页
(4)、(5)越共八届五中全会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8年,第55、73页
(6)越共九大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1年,第89页
(7)越共十大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6年,第77-78页
(8)越共十一大文件: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40页
(9)越共十二大文件:党中央办公厅,河内,2016年,第104页
(10)http://www.gso.gov.vn/
default.aspx?tabid=382&
idmid=&ItemID=19041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10月第927期



作者:新闻与宣传学院 武氏华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