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发展道路的理论基础——马克思学说的生命力
16/1/2019 9:20'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资料图:共产主义者、工人阶级、劳动人民乃至全体进步人类的伟大思想家马克思

越南共产党与日本共产党第八次理论交流研讨会在富有意义的时间节点召开。这就是全世界共产主义者和马克思主义者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的时候。

以“当今时代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为主题,本次研讨会是我们向共产主义者、工人阶级、劳动人民乃至全体进步人类的伟大思想家马克思表达敬意的契机。这为我们更充分地回顾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分享理论研究和实践运用总结成果,从而更深刻认识并重申马克思学说久盛不衰的价值提供了机会,以便我们继续坚定和牢牢把握已经选择的思想基础并坚信21世纪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

马克思给人类留下了十分庞大而丰富的多领域理论知识宝库,最有代表性的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1)。170多年来,见证了人类历史跌宕起伏并遭受多种思想敌人攻击和破坏之后,马克思主义依然存在、站稳并一直被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们所补充和发展。

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马克思实现了哲学史上的一场革命。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首次基于社会生产的发展变化规律得到科学客观的解释。马克思哲学并不贬低,而是强调了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政治反作用于经济等。再者,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认为,问题不仅在于解释世界,而更重要的在于通过实践活动改造世界,服务人类。继承前辈们的成就但超越了“庸俗唯物”主义和“经济唯物”主义的思维,马克思创造出了关于发展的辩证科学的学说(2)。

马克思与他的挚友恩格斯明确分析并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那就是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资本主义越发展,这一矛盾不但不消失,而且还越以多种不同形式暴露出来。譬如,如今许多富有的资本主义国家依然面临各种经济危机、周期性和结构性危机、发展模式危机和体制危机。贸易战、货币战、金融震荡以及各种不平等、贫富分化、社会冲突等继续加剧,而且很难在全球化背景下得以化解。强权政治、保护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强加于人,正引起国际社会上的不满,导致多地面临冲突危机。基于过时的原则运作的全球治理体系目前无法解决人类的各种紧迫挑战,如环境污染、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种族和宗教冲突、恐怖主义活动和众多新出现的全球性问题。

马克思学说是反对压迫、剥削和社会不公斗争中锐利的理论和思想武器。通过发现剩余价值规律,马克思揭露了资本家剥削工人和劳动人民的本质、表现形式和方式。工人阶级是唯一具备能力结盟和团结其他阶层来实现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创建没有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这一历史使命的阶级。要想如此,工人阶级首先要站起来自我解放(3)。凭借这一论述,在当时的时代,马克思创造出了社会主义思想史上的一场革命,使得社会主义从空想变成真正科学,马克思主义也形成了关于解放的理论:人的解放、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这种解放只能在社会主义中找到,正如《共产党宣言》所指出的,这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4)的社会。如今,当人类正致力于包容性可持续发展、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以及为民惠民、以人为中心的发展的时候,更能够证明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来剖析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依然正确,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仍保留原有的实践价值;同时更肯定了马克思主义的最伟大价值之一就是为了所有人,而首先是为了劳动人民的人文思想。

马克思是一位天才,他的理论虽然富有远见,但仍是由特定历史条件指定的。我们不可能要求马克思全部预见、思考并为后代解决他所在的时代并没有面临的一切问题。恩格斯曾经指出:“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着的理论 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5)因此,马克思主义者们必须懂得总结自己时代的实践以结合每个国家、民族具体条件来创造性运用、补充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

历史具体性一直是马克思学说方法论当中关键的内容。因为马克思认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维进程就从哪儿开始;理论必须从实践出发,并从实践中总结和概括出来。马克思和恩格斯也通过革命活动实践经常补充和完善自己的理论。1848年问世的《共产党宣言》也是科学研究与欧洲工人阶级19世纪革命运动实践总结相结合的产物。在1872年出版的德文版《共产党宣言》序言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强调,宣言中各项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这就是在实践中运用和发展理论的模范态度和最科学行为。

从俄国从资本主义自由竞争时期步入帝国主义时期的背景具体实践出发,列宁补充和发展了马克思理论并形成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伟大的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取得胜利,标志着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现实,从一国实践扩展并成为一种世界体系的开端;开创了人类史上的新时代即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时期。马克思主义及之后的马列主义真正成为一盏闪亮的明灯,结束了当时数百万劳动人民和殖民地国家人民正在黑暗中摸索的、为自己和本民族寻找解放之路的时期。社会主义国家系统的形成及取得的巨大发展成就是各殖民地和附属民族奋起抗争自我解放、粉碎殖民主义制度统治枷锁的保障。同时,各殖民地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的实践以及刚获得独立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进一步补充和丰富了20世纪马列主义的理论体系。凭借先进的价值,马克思的理论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对各个国家、民族、文化和各党派、社会运动的意识形态以及每个人的信心和渴望产生深远影响。虽然身处不同的大洲、不同的发展水平以及不同的历史背景和特点,每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皆可从马克思主义身上找到共同的理论依据,如迅速增加生产力的可能、一个公正平等的社会模式的组织方式、人的自由解放以及阶级解放、基于和平和国际团结的各民族各国家之间的关系等(6)。

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模式的崩溃是世界革命运动的巨大损失,但这并非社会主义的共同崩溃,更不是马列主义的崩溃。这仅仅是一个教条的、与人民脱节的、远离马列主义根本原则尤其是历史具体性原则、实践原则以及未能适应政治社会生活经常性变化的社会主义模式的崩溃。这也是执政党在改革过程中在经济社会发展路线上的错误、在政治路线上的严重错误以及在政治思想工作和干部工作上松懈弱化所导致的后果。越南共产党认为“世界上的社会主义,鉴于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以及各民族的渴望和觉醒,有条件和能力迈出发展新步伐”(7)。当前各社会主义国家改革、革新和发展的实践,各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对社会主义理想的信心和态度上发生的积极转变,以及世界各共产党和工人党在不断斗争、寻求新发展道路所付出的不懈努力,就是对马克思学说强大生命力和价值不可否认的证明。

越南共产党结合了越南的实践创造性地运用马列主义并为之补充了许多论点。胡志明领袖是第一个将马列主义创造性发展和运用于越南具体条件、传承和弘扬民族优良传统价值、吸收人类文化精髓、形成越南革命基本问题全面而深刻的观点体系的人。他老人家深入钻研了列宁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初稿》,在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族解放革命新历史背景下合理吸收《共产党宣言》的精神。他老人家从美国《独立宣言》和法国大革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中找到了平等权力、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等价值。他研究了革命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并明白“民族独立、民权自由、民生幸福”的渴望难以通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道路而得以实现和持续。因此,胡志明和越南共产党明确了越南革命的必由之路是先后进行人民民族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以解放民族和解放阶级,坚定地高举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的旗帜。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成为了越南共产党的思想基础,是越南革命坚持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紧紧相连目标的指针。在越南工人阶级、劳动人民乃至整个民族的先锋队,越南工人阶级、劳动人民乃至越南民族益的忠诚代表——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和带领下,越南人民在争取民族独立、国家统一、建设和牢牢捍卫越南社会主义祖国的斗争事业中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胜利。

世界和越南的实践证明了,何时何地马克思主义得以正确和创造性运用,何时何地的社会主义建设进程能够战胜各种挑战,继续向前发展和迈进。相反,何时何地马克思主义被误解,被教条地、机械地运用,那么这条路将遇到重重困难,甚至倒退和失败。从越南的发展实践出发,在符合人类普遍发展规律和趋势的基础上,越南共产党发起了革新事业,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推进工业化现代化,积极主动融入国际社会。革新事业是越南共产党、越南人民的创新产品。这是越南全党和整个越南民族致力于实现 “民富国强民主公正文明”的社会主义建设目标的具有巨大发展意义和水平的新革命历程。越南革新事业取得成功,是在全球化和融入国际时代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得以创造性运用的象征。

在领导革新事业的实践中,越南共产党始终重视在每个发展步伐和每项发展政策当中将经济增长与文化发展、人的培养、社会公正进步实施、环境保护和谐联系在一起。在一个低收入国家的起点出发,越南在初期阶段就高度重视推动经济高速发展,旨在扶贫减困,为分配和再分配的实施、保证社会公正创造更充沛和丰富的物质力量。目前,越南正实施经济结构重组,推动增长模式从广度转向深度,实现国家包容和可持续发展。世界和越南的发展实践表明,若仅重视经济增长而不够关注社会公正进步,则无法打造可持续增长的基础。相反,若仅关注社会公正进步,而缺乏作为条件和前提的物质资源,那么很有可能导致平均主义式贫穷的危机(8)。

创造性运用马列主义,越南共产党有了统一的认识,即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是越南总的经济模式。市场经济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可发展和适应于多种社会形态。市场经济在资本主义下达到了高度发达的水平,但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也不是对立的。虽然有着不可否认的缺陷和负面,但市场仍证明了其作为当前最好的动员和配置资源、推动创新和发展的机制的作用。一个国家运用各种市场规律来发展经济未必取得成功,但要想成功和可持续发展则不可不发展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本身不会带来社会主义,但要想建成社会主义,则必须发展市场经济(9)。

越南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是按照市场经济各种规律充分同步运作的经济,是现代化且与国际接轨的经济(10)。社会主义定向表现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有了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管理、由越南共产党领导、为民惠民、以人为发展的中心、人人参与、人人受益。这也就是越南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人文属性和仅有特征。

30多年来,从革新初期人均收入仅为100美元以下的欠发达国家,到了2010年,越南赶超了人均收入1000美元的水平,加入了中等偏下收入国家行列;而到2018年,人均GDP约达2540美元。实施革新仅仅20多年后,约3000万越南人成功摆脱了贫困。贫困率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近60%,降至目前不到10%的水平(11)。2017年,越南经济规模超越了2200亿美元,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4200亿美元以上(12)。随着收入的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健康、教育和精神生活不断得到改善。曾经遭受孤立和制裁的越南,如今建立了广泛的对外关系,成为国际社会积极而负责任的一员。

革新30多年取得的巨大而具有历史意义的成就继续肯定了越南共产党的正确领导是越南革命一切胜利的首要的决定性因素,对党的思想基础始终不渝的坚定以及对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创造性正确运用是本着推动越南到21世纪中叶成为先进工业国的渴望建成具有越南特色的、属于越南、由越南人建立的社会主义的先决条件和前提。

马克思已经离开我们,但他的思想永远伴随着人类,因为这一思想的科学、革命、发展和人文的本质依然完全正确。有着强大生命力的永盛不衰的马克思主义许多理论价值依然永放光芒,如唯物辩证法、唯物史观、经济社会形态学说、剩余价值理论、发展理论、人文关怀理念、社会主义理论等等。

实践表明,随着现代生产力的发展,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全世界正聚焦于符合社会主义崇高人文本质的共同价值,如确保包容性可持续发展、不让任何人掉队,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等。因此,马克思学说仍然是始终催促着我们秉承为民惠民、以人为中心、来自人民和解放人类等核心普世价值树立起面向一个进步公正和人文社会的发展渴望和愿景的富有说服力的科学论据(13)。

本着科学和客观的精神,我们应通过研究和交流,继续在树立21世纪现实社会主义发展渴望和愿景当中发展和创造性运用马克思主义。我们的使命是继续把马克思学说作为一个科学、革命和发展的理论,一个改变着世界的理论,一个解放人类的理论传播开来;当然,正如马克思学说所指出的,我们的发展思维和路线方向要始终适应各种变化、符合新背景新条件,才能取得成功。(完)

---------------------
(1)阮春胜在“马克思的思想遗产及其时代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河内,2018年5月

(2)、(3)阮春胜:“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价值及当代生命力”,中央理论委员会专刊,2018年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5年,第四卷,第628页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同上,第六卷,第796页

(6)阮春胜在“《共产党宣言》的当代理论和实践价值”学术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河内,2018年2月

(7)越共九大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1年,第14页

(8)、(9)阮富仲总书记2018年3月在古巴哈瓦那大学的演讲“从越南革新实践看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公正实施问题”

(10)越共十二大文件:中央办公厅,河内,2016年,第102页

(11)世界银行:良好开端不等于美满结局:越南减贫瞩目成就和各种新挑战,世界银行驻越代表处,河内,2012年

(12)统计总局:2017年经济社会情况新闻公报,河内,2017年

(13)阮春胜在“马克思的思想遗产及其时代意义”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主旨演讲,同上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8年11月第913期


作者: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理论委员会主席、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院长 阮春胜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