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力推工业化现代化条件下和谐处理各民族关系 增进民族团结
24/2/2020 9:29'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来源:tapchimattran.vn

越南民族关系的各种变化趋势及和谐解决各民族关系的要求

在党和国家的革新路线和民族政策的影响下,越南各民族在所有方面上实现发展,民族共同体紧密团结的趋势得到发挥,国家—民族中各族群间的有机统一得到巩固和加强。全球化和国际融入趋势,国家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为各民族在发展过程中获取人类的成就并努力前进提供机会。多民族国家中民族、族群关系的各种变化趋势带来的影响,其中为实现国家一统而斗争的趋势仍扮演主导角色。党有关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优惠主张和政策通过各项国家目标计划得到细化。在建国护国千年历史长河中孕育出来的民族团结统一精神,被党在解放民族斗争和当今国家建设事业中提升到新水平。

第一,民族紧密团结和统一是越南各民族共同体的发展规律,是国家发展的文化常数。民族统一是评估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标准。因此,建设各民族团结力量是确保国家稳定与发展的首要任务。建立平等、团结、互相尊重和帮助及共谋发展的民族关系不仅肯定越南民族的统一性,而且还为促进国家发展注入动力。

第二,确保各民族之间的平等权利,首先是经济和发展机会上的平等。民族平等与人类解放事业息息相关,让所有人均享有温饱、自由及幸福的生活。民族平等和团结与所有方面上互相尊重和信任、协助、共谋发展密不可分。在平等的基础上发展经济社会、解决民族问题、建立团结民族关系是长期战略任务,同时也是当下紧迫问题。因此,应制定包括许多不同阶段及合理步骤的路线图,以在各民族间存在的每个具体问题上缩小差距。

第三,和谐解决各民族间的关系,确保牢牢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及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发展少数民族地区与山区经济社会,逐步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建立团结民族关系是确保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因素。

第四,越南民族关系的建设必须置于国际背景,尤其是各国民族关系的变化趋势,工业化、现代化及国际融入时期国家发展过程等背景之下。越南各民族共同体发展政策考虑到世界、国家的发展趋势,同时符合每个民族的历史文化特点,吸收人类文明成就来争取实行各民族间平等权利,旨在本着平等、团结、互相协助及共谋发展的原则巩固和加强民族团结关系。

第五,与狭隘、歧视的民族主义及民族分裂的思想作斗争。在法律框架下尊重人民的当家作主权。坚决与各种反动势力的民族分裂手段和阴谋作斗争。

第六,落实民族政策及解决民族关系问题是全党、全民及整个政治体系各级各部门的共同任务,其中各级民族事务部门是提供参谋并组织协调各级各部门和组织共同落实的部门;民运事务部门提供参谋并组织开展民运工作。

除了积极的方面,受各种客观和主观因素的影响,越南的民族关系正蕴藏着各种激烈的社会问题。

首先,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的影响下,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贫富分化不断加剧,城镇—农村、平原—山区、京族同胞—少数民族区域发展差距越来越大,少数民族地区与国家的总体发展差距越来越远。值得一提的是,人口在一万人以下的少数民族经济社会发展缓慢,面临诸多尖锐的社会问题,人民生活仍遇到诸多困难。

第二,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各种同化趋势(包括自然同化和强迫同化)愈演愈烈。自然同化趋势因各民族间文化交流与摄入过程而出现的,尤其是在各民族日益相互交错居住以及市场经济正在逐步统一各民族生产与消费方式的背景下。许多少数民族面临失去母语的危机;部分风俗习惯、节庆活动、建筑、服装、部分传统文化体制等民族文化价值有所淡化;消费心理和民族自卑心理趋于增加。民族关系中强迫同化的趋势是在开展不够合理的、效果欠佳的计划和项目过程等个别场合发生,例如定居定耕政策或者民族同胞经济社会发展扶持计划和项目。

第三,在发展过程中,各族群关系在开发自然资源与环境中出现矛盾和争执,而主要是土地纠纷,隐藏着爆发“热点”和冲突的危机。

第四,各种敌对势力试图实施“和平演变”阴谋,利用民族和宗教问题破坏民族大团结,煽动、拉拢、分裂民族;非法传教,宣传在西北地区建立“赫蒙王国”,在西原地区建立“独立的德伽国”,在西南部地区建立“下高棉国”,构成爆发“热点”、破坏民族大团结、国家安全的危机。

第五,世界各国的民族冲突与分裂给越南有关民族的思想、心理、意识带来影响。

完善民族政策,和谐处理各民族关系,加强民族团结的各项举措

民族政策须为推动各民族发展、发挥越南民族共同体中各民族的作用创造机会,为国家可持续发展注入动力并提供保障。促进少数民族地区与山区经济、文化、社会、政治、安全与国防等的全面发展,推动少数民族朝着进步方向发展。在力推工业化、现代化事业及发展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为确保各民族之间的平等与团结,和谐处理各民族间的关系,互相尊重和帮助及共谋发展,完善民族政策,应注重以下若干主要举措:

第一,推动实施经济发展政策

结合不同地区、民族、族群的特点和条件推动多成分的商品经济发展。挖掘不同少数民族区域和山区的优势,形成大型产区,例如在北部中游和山区种植果树和药草,在西原地区、中部和东南部沿海省份种植经济作物、果树,在西南部地区种植粮食作物、果树;发展生态旅游、文化旅游,结合新条件逐步转变少数民族同胞的生计,使他们脱贫致富并为革新和力推国家工业化、现代化进程作出积极贡献。发展多成分的商品经济就是为各民族朝着进步方向共同发展提供便利,是平等、团结、尊重、互相协助、共谋发展在实践中的体现。为推动商品经济发展营造环境,需要着力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朝着确保对土地的各种权利的方向为少数民族同胞解决土地问题(生产用地、居住用地和林地)。赋予地方社会土地管理权是为建设真正强大且长久的少数民族团结力量奠定深远的社会基础。第二,投入基础设施开发建设,促进全社会发展,如水利、交通系统、能源;在农村和新城区建设集市、商店、学校、卫生院等网络,旨在促进生产与商品经济发展,为少数民族区域与山区打造便利生活环境。

开发、管理及保护好各种森林资源,尤其是自然林和防护林;建立机制,加紧对森林用途转换项目管理和监督,尤其是水电、矿产开发、工业区与旅游服务区建设等项目。组织建设林业、林业管理及实现林业社会化主张。促进生态农林业发展,鼓励在具有比较优势的地区种植药用林;彻底实施向乡村社区分配林地的工作,让他们管理和开发。加大国家对自然资源与环境的管理力度,并提升效果;组织有效开发利用森林资源、水资源,落实好土地政策,确保土地的利用符合经济社会发展方向和国防安全任务,同时确保少数民族同胞的生存空间。

第二,通过社会保障政策着力解决各种社会问题

逐步改善并提升少数民族同胞尤其是偏远地区、边境地区及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的生活水平。这就是调动积极性的措施,为经济社会发展事业注入动力,体现出党和国家民族政策的人文本质。研究颁布针对边境地区各县、乡居民的特殊社会保障政策,让他们扎根村寨,创建确保边境地区安全的“走廊”以及肯定国家主权的“活界碑”。提高民众对消除贫困的认识,在物质和精神上为他们努力摆脱贫困注入动力。为每个地方制定各项特殊政策;进一步关注从政策设计开始的协调联动,为配合组织落实奠定基础。扩大社会保险参保对象,应在机制和政策上提高对自愿性社会保险参保人员的补助金,扩大不是贫困户、接近贫困线家庭的对象;使补助金水平更加灵活,规定最低补助金水平,让经济条件良好的地方拥有为自愿性社保补助一部分保险费。制定具有突破性的特殊政策,为人数稀少的少数民族提供发展条件和机会。投入必要的经济社会设施,投资扶持生产、教育发展,协助各项医疗、文化发展活动,培养符合各民族的人力资源。制定和落实有关改善青少年健康与体质的战略,落实好少数民族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提升看治病及实施各种医疗服务的能力与质量。建设符合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条件的医疗保健模式。为居住于经济社会条件困难地区(偏远地区、特困地区)的少数民族同胞和贫困家庭在看治病尤其是获得现代化诊疗技术提供便利条件。努力防止和基本消除早婚和近亲结婚状况,为提升少数民族人口质量和人力资源素质作出贡献。

第三,注重同步发展经济、文化及教育

将经济发展政策与文化发展政策同步结合起来,一方面改善和提升少数民族同胞的物质和精神生活水平。在保护和弘扬少数民族同胞各项文化遗产价值中采取多项积极举措。在结合各种政治社会活动的基础上,建立和有效发挥各种文化机构。充分发挥社区文化馆、高脚屋、长屋等文化与信仰机构的社会功能。采取合理政策和方式来大力推动教育培训发展,逐步提升人民素质,建设代表着少数民族同胞权益的知识分子队伍。发展教育培训,为每个人乃至整个社会提供价值发展导向,同时是在建设新文化生活事业中保护和弘扬各民族传统文化价值的钥匙。扩大和巩固各所寄宿制民族中学、在职学校、职业培训中心以及针对人数稀少、濒临消失的少数民族子女的预科班。为少数民族同胞子女、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教师和教育干部队伍出台优先政策。

第四,建设政治体系并培养民族干部队伍

在全面考虑各种地缘政治因素和少数民族社会管理中存在各种传统政治社会制度等特殊条件的基础上创建符合少数民族居住的山区条件的政治体系模式和机构。重视村寨在基层政权体系中的作用。集中建设强大的村寨,因为这是与民众打交道的最后的、最直接的级别。加强各级党委的领导和政府的管理与调控;力推组织落实祖国阵线和各政治社会团体的各项运动;发挥党支部、村寨长老的作用,争取有威望者的支持并健全骨干队伍来发挥整个政治体系的综合力量,从基层着手创造转变,反对敌对势力在村寨的破坏阴谋。

加强在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落实党和国家各项主张和政策的领导效力和组织效果。健全具有坚强的政治定力、具备能力水平、投身工作、贴近人民、言行一致、勇敢面对困难和挑战等的村寨骨干干部队伍。建设符合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管理特点的基层民主制度,在当前基层社会管理中有选择性地吸收传统社会体制的各种积极因素。

第五,改革和提升少数民族地区的宗教工作效果

提升少数民族同胞的物质和精神生活,落实好宗教和民族政策。在确保符合政策和法律的基础上着力尽早解决宗教问题中存在的问题(有关土地、祭祀场所的建议和投诉)。关心健全少数民族地区和山区信教同胞中的骨干力量,发挥神职人员和宗教信徒的作用;从而引导感化,使得各宗教与民族以及全民族正在奋斗进行的事业联系在一起,落实“益于道法、利于人世”的方针。对于基督新教问题,应正确认识并辨别合法基督新教与德伽基督新教、旺著、辰雄,传教活动与非法传教活动,真正基督新教信徒和利用基督新教来从事政治活动的人,在此基础上,秉持和采取合理的态度和措施,开展符合不同对象的斗争形式。

第六,重视国防安全工作,与“和平演变”、民族分裂阴谋作斗争

巩固和加强国防安全,建设全民国防阵势和边境安全。继续建设各省市牢不可破的守备区,构建北部、西北、西原、西南部等地区边界防线,提升由军队负责的西原、西北地区国防经济区的效益。将少数民族地区与山区经济社会发展与国防安全区建设相结合,开展实施定居定耕项目,帮助民众在边境沿线重要区域发展经济,吸引民众参加生产活动,符合生产发展与国防安全方向,为牢牢捍卫边境地区作出贡献。加大对边界、对外交往的管理力度,采取各项措施来及时解决少数民族非法越境的状况,挫败煽动、协助、拉拢人口大规模越境的阴谋。

挫败各种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阴谋,防止反对分子的入侵活动,打败在西原地区建立“独立的德伽国”,在西北地区建立“赫蒙王国”,在西南部成立“下高棉国”的阴谋。(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8月第924期



作者:第三区政治学院 张明育 副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