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必须受到控制
25/1/2017 10:52' 发送此文章 打印
武玉煌博士。图片来源:VOV

权力好比不羁的野马,缰绳塞进不合格的人手里,野马会肆意破坏,马鞍上的人也会跟着遭殃。权力是把双刃刀,可以为人生服务,亦可成为国家的危害,如果落到不才贪婪者手中。2011年,越南共产党十一大已经涉及到,哪怕是一笔带过,控制权力问题。遗憾的是该主张没有得到具体展开实施。十二大之前和过程中,党的总书记至少两次强调要控制权力。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何要控制权力?如不实施,将会怎样?

国家权力原本是人民的,开始便是,永远将是;它不是神灵的,也不是属于任何个人、家庭、家族,或者任何组织的。越南共产党早就认识到并在其决议中反复强调: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人民不直接掌握一切,而仅仅掌握一些关键问题(容后再谈),其他的授权国家管理和使用权力来保护和服务人民,创建一个发达的国家。

然而,历史上曾出现不少这样的情况:某人(或某些人)以政治手段抢夺人民的权力、把人民变成被统治对象,人民在授权之后失去权力,被授权人则渐渐被权力异化,他利用权力不是为了当初的目的即保护和服务人民,而是为了个人、家庭、家族或者少数部分人的利益,他们反而欺压百姓,把人民从权力的主人变成了被压迫、欺负、剥削的对象。

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权力都有它的正反两面。积极一面,如果被托付给品德良好的人,它将是积聚力量建设和保卫祖国、建设美好社会的最有效工具。消极一面,它使得道德品质差的使用权力者异化,同时没有控制权力的好机制。这种异化来源于人和权力的自然本质。有的人一开始(未有权力时)很好,但手握权力后逐渐变卦,成为坏人;甚至到了为个人的卑鄙利益可以背叛人民、出卖祖国的地步。个别有人本质变化极快,一次投票被选中后,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从步态到说话、握手等,都显得更“威风”、更“气派”。有些人,权力达到“胜利”巅峰时,也是他们开始输的时候,首先是输给自己。若不是品格高尚、高瞻远瞩、有能力超越自我和权力的魔力诱惑、静心放眼长远的领导,站在权力的巅峰时,很少人能够看出这种权力里面潜藏的灾祸。手中拥有一切的时候便是开始失去自我、失去过去美好高尚的一切之时。

控制权力首先是为了确保权力始终属于它的主人,即属于人民,得以恰当使用,不被利用或滥权。当权力被滥用时,必将使得整个执政组织机构异化,也是导致社会道德异化的最重要原因。权力的异化必将导致政治制度的崩溃。如果这种异化没有停止且权力没有得到“健康化“,那么崩溃是避免不了的。这种崩溃是自我崩溃,此时外部因素只是推波助澜而已。

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的重要政治特点是权力真正且始终属于人民。这时候才能有真正美好和长久的政治。人类历史的实践显示,奴隶主、帝王和封建集团的国家,权力集中于异化变质、脱离革命本质、远离人民群众的一群人模式的国家以及属于大亨的国家(早期原始资本主义)最终都要堕落和结束。只有真正属于人民的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因为“民为万代”。因此,控制权力既是一个进步社会的人文价值所在,预防和控制国家和社会的异化,又是为了实现真正的社会主义目标,拥有一个长治久安、服务人民的国家。

当权力没有得到控制时,它的负面就是导致干部异化、被授权的人员异化以及整个组织机构异化,使得组织机构变质,国家不再是属于人民的,是与人民利益背道而驰的国家的最重要起因。在任何条件下,干部和机关的权力异化都是导致社会道德下降、文化堕落、民族失去内在实力、社会停滞不前以及国家无法兴盛、没有足够力量捍卫祖国、许多人曾经期盼的美好社会主义目标日趋遥远的最大原因。

越南历史见证了多次因权力异化导致亡国的事件。大多数越南封建朝代都因为权力异化而走向灭亡。受到人民支持的下一朝代取而代之,可惜也出现类似的异化,重蹈覆辙。连一时辉煌绝顶、在民族史上立下最伟大功勋的朝代(譬如李朝、陈朝、后黎朝和西山朝)也出现异化和崩溃。

多年来,越南党和国家反复提出主张并呼吁进行反腐败、反对消极“利益集团”、全力处理这项艰巨复杂的任务,但所获结果十分有限,腐败、“利益集团”状况依然相当普遍且复杂严峻,引起社会上的公愤和不满。它渐渐蔓延到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国家的管理和治理事务,甚至于一向被视为廉洁、神圣的领域(如教育、医疗、国家安全、把握法律严明的准绳的领域,包括高层的机构、公益慈善、人道主义、“饮水思源”政策等领域)。其中的最重要直接原因就是权力基本上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从而导致一部分干部以及领导管理架构中的单位异化的状况。

接下来的问题是以何种方式、如何去控制权力?

首先要透彻领会最高权力属于人民的观点。这不是喊口号,而必须渗透到整个政治体系和广大民众中去。所有人要明确而充分地认识这观点,经常以实际行动来展现。其次,权力必须用国家权力进行控制,在《宪法》和相关法律中规定国家组织架构的结构和职能任务,其中包括各国家机关在国家权力是统一的基础上在执行国家权力中的分工、配合以及行使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中的权力控制,旨在减少错误或当出现错误时能够尽早发现和调整、纠正。

总体上看,封建制国家未能解决权力控制问题,虽然有时候也出现了一些作为权力控制萌芽的进步规定。朝廷的律例也有官吏不许做的规定。一些朝代曾设置御史官对皇帝、朝廷的决定和行为进行客观真实记载,以便历史评判功过。连皇帝也不能审查这些记载。有谏官职务以劝谏皇帝不要做错事,有鸣冤鼓让百姓有冤屈可诉,有廉正法官评判对错等。然而,控制权力问题基本上还没有得到解决。原因在于权力集中于皇帝和皇族手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意即天意,君意即法律;而老百姓只是被统治的对象,没有自由权,包括生命权,违背君意则根据其性质及皇帝的愤怒程度而遭到惩治,甚至被诛三族。资本主义的早期也是如此,权力集中于富有的人,而且没有得到控制。当资本主义制度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社会上民主取得重要进展,加上各种意识形态的发展,特别是哲学领域,使得政治认识和思维发生变化,此时权力才受到明显控制,如今仍在继续完善。

越南长期以来对该问题的处理方法并不是很好,权力总体上仍没有得到严密控制,甚至不少情况下几乎少有控制,而且实际上,滥用权力在多地、多级部门发生。这导致异化到了十分复杂的程度。我们没有生搬硬套地照抄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模式,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特点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对于其中的控制权力问题,确实需要认真研究以继承其中“合理的核心”。除了上述三个分支之间科学的分工、协调和控制之外,还有同一分支内部各部分之间的相互分工和控制,特别是行政和司法方面。

其次,通过广泛实施民主权,包括直接民主、代议制民主和参与式民主等形式以及通过竞选、提拔和任免干部制度来控制权力,实现被授权组织和个人的信息透明化和解释责任,舆论和人民的监督,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以表达国家主人翁们的政见。其中,要充分发挥各政治社会组织、社会职业组织和由人民自觉、自愿创立的健康合法运动的作用,旨在维护人民群众的正当利益,参与建国卫国、社会建设事业。它是实施人民民主权的极其重要的方式,它曾经在过去的越南传统社会中存在,并且在现代越南社会中存在,当然是尚未完善和现代化的。

人民有权质询、要求国家机关作出解释,有权反对错误的行为,有权要求不合格的干部辞职或遭到免职等。各国家机关有责任倾听、调查核实、吸收、答复、解释,不得阻止或禁止人民群众温和地表达政见。鼓励舆论发出声音批判、反对各种错误的行为以增强社会肌体的抵抗力。何处何时舆论受到限制或阻碍,则何处何时社会肌体的抵抗力正在下降。

在一个进步的社会里,信息透明化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所有民众均有权接触信息,任何人不得封锁信息;要用“白天的阳光”取代“黑暗”,让丑陋邪恶的不再有藏身之地、不得不露出原形。越南一直以来还有很多不透明的事情,包括小事和大事,包括各种主张、决定以及消极、腐败、错误案事件。这种不透明让人民群众产生怀疑,信心下降。怀疑纵容、包庇、“利益集团”。许多事被冠以“敏感”的借口以拒绝信息透明化。这种不透明限制了打击腐败和“利益集团”之战的效果,甚而至于阻碍了这些工作。一个属于人民的国家为何不向人民全面报告?如果领导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怕透明?要想信息透明化,党和国家领导要为言论和新闻自由提供更大的空间,而媒体也要勇敢担当、提高职业道德意识,记者敢于出面发声维护正义,决不会被人收买。也有人表示担忧,当实现各案事件信息透明化时,人民群众更失去信心。并非如此!不透明才失去信心。任何人都有怀疑的权利。此间恐怕好的领导也背黑锅。怕失去信心而不敢透明,那信心就是被欺骗的错误的信心。

文学艺术也要本着各种人文价值,采用合适的艺术手法积极参与“除奸”,即“文以载道”。为实施民主,首先是认真为人民表达意见创造条件。同时要反对胡言乱语、污蔑和诽谤个人和组织、侵犯他人的自由,包括人民和领导者。

长期以来的干部工作,除了做得好的方面,总体上政治体系未能选拔和任用很多人才。我国历史见证的类似情况,反反复复,比比皆是。在抵御外侵的抗战中,江山的神圣力量让人才汇聚在正义旗帜下,为祖国母亲战斗。到了和平年代,人才、忠臣渐渐稀少,而佞臣则越来越多地钻进朝政,导致权力异化和崩溃。干部工作的做法历来主要是根据领导者颇有主观色彩的意志和思维去安排。不少干部安排情况是靠着关系、子弟、“利益集团”,被金钱左右,提拔子女和“迎合自己”的人。自古以来,任何制度和朝代均如此,“买官卖官”是危害最大的权力异化现象之一。多年来在越南“跑职位”、“跑权限”弊端日益普遍,有的情况似乎理所当然,很值得担忧,包括在重要领域。干部工作没有一个能够选拔任用人才的科学机制,因为还受封建思想残余严重影响和近年来市场机制负面和权力异化的冲击。

要对干部工作进行强力而根本的创新,争取做到主要领导干部必须在真正尊重自由自荐和推荐提名的环境下通过竞选产生的,专业人员要经过认真、严肃、客观的选拔考试,既扩大民主,又增强一把手在干部工作的责任意识。这也是人民和广大干部参与授权干部过程中的权力监督的方法。提高国会和各级人民议会代表的质量,选拔具有能力和本领的人作为人民真正而当之无愧的代表,敢说真话、出面维护人民的利益。被人民选举产生的国会和各级人民议会代表必须全心全意、一心一意服务人民,倾听人民,道出人民的心声,为人民而表决。力争为民众公开代表们对人民感到不满或关注的事务如何表决,以监督对人民的忠诚。党员代表更要带头履行民意,把民意视为行动的最重要依据,这是最高的原则。党组织责成党员担任人民的真正代表,党员要认真行动起来,党组织决不指导具体事务。忠于人民的愿望,道出人民的心声,这就是真正党员的人格和意识。党为人民而行动,没有其他目的,决不能让“利益集团”支配和左右。

过去出现不少这样的情况:党委采用了行政和权力措施,甚至成为实际上的最高权力机关。长期下去,党组织将被权力所异化,既限制领导国家的工作,又削弱党组织自己。要对党的领导内容和方式进行根本性创新,党不包办,避免与国家的事务相混淆,特别是在国家权力的使用上;而是大力转向主要以各种文化价值进行领导,从合乎民意的主张到带头垂范和说服,决不以组织、行政和权力措施单向施加约束;党必须是民主旗帜的真正而当之无愧的代表,发现并选拔贤才推荐给人民。这也就是过去在尚未执政的条件下以及抵御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抗战时期,党为成为人民的领导政党所采取的传统做法。党组织本身也要设立由大会推选的机构来监督领导干部的人格和权力使用情况;在领导和控制权力过程中,应广泛实施民主并发挥人民参与建言献策的作用,确保我们国家真正是属于人民的国家,这是党一向表达的国家建设目标。(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6年12月第890期



作者:武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