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越南知识产权活动效率 满足发展和融入国际要求
30/1/2019 16:3' 发送此文章 打印
附图。来源:Savvycom

越南知识产权体系及知识产权活动现状

国际法律以及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均承认并保护各个组织和个人的知识产权,旨在激发各种科学技术、文化艺术的创造和普及活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活质量提升。知识产权真正扮演起了推动改革创新活动来发展数量和价值上的国家知识产权的助推剂作用,从而提升创新能力并创建一个健康的竞争环境。

在越南,目前中央一级的知识产权体系包含三个部门管理权限范围内的三大专门领域:科学技术部(工业产权的行政管理以及作为知识产权的主管部门,负责单位为知识产权局)、文化体育旅游部(著作权及相关权益的行政管理,负责单位为作者版权局)、农业农村发展部(农作物品种权益的行政管理,负责单位为种植局下属农作物品种保护办公室)。在地方,各省和直辖市人委会通过相应的办事专业部门即科学技术厅(局)、文化体育旅游厅(局)、农业农村发展厅(局),依照权限在本地实施知识产权的行政管理工作。

在越南提交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申请时,越南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主要依据各种法规性文件的规定进行运作,包括1989年《工业产权保护法令》和1994年《著作权保护法令》,这都是基于政府的条例和各部委实施指导意见等法规文件体系制定的。为了满足世贸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以及知识产权其他相关双多边国际条约的“充分性”和“有效性”,越南于2005年颁布了《知识产权法》,改变了越南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体系的全部架构,从许多规定缺乏统一性和同步性的单一法律规范性文件的体系转为一部统一的专门法。2009年修订的《知识产权法》以及17项予以详细规定的条例、19项实施指导意见,使得越南的知识产权相关规定不仅满足各项国际条约的标准,而且还更接近了世界许多先进国家的知识产权体系的水准。

目前,越南已经是世界知识产权体系各项核心国际条约的成员国,如《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和广播组织罗马公约》、《保护植物新品种国际公约》(UPOV公约)、《成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约》(斯德哥尔摩公约)等、《专利合作条约》(PCT)等知识产权国际注册手续便利化的国际条约、《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有关议定书》,而目前正在筹备加入《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注册海牙协定》。

越南知识产权领域国际合作活动的第一个里程碑,就是签订1995年《东盟关于知识产权合作框架协定》。其后,随着加入世贸组织谈判过程,越南开始先后同瑞典(1999年)、美国(2000年)、日本和俄罗斯(2008年)谈判并签订合作协定,还签订了一系列包含知识产权条款的科学技术合作协定。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趋势,知识产权也日益成为重要的问题,并且目前是各项新一代自由贸易协定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据此,在该时期,越南积极主动参与六项自贸协定的谈判,包括两项已经生效的自贸协定(越南与亚洲经济联盟之间的协定以及越南与韩国之间的协定;另外有两项已经结束谈判且正在批准过程中的自贸协定和两项正在继续谈判的自贸协定)。

有关工业产权确权,在《知识产权法》生效以后的十年时间(2006~2016)内,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局接收的工业产权申请数量年均增长10%至15%左右。关于植物品种权利的确立,《知识产权法》颁布后,农业农村发展部种植局接收了植物品种权利保护申请927项,并签发了植物品种保护证书432项。其中,来源于越南的确权申请所占比例远高于来源于外国的(自2004年至2016年来源于越南的申请数量相当于来源于外国的申请数量的2.5倍左右)。

有关著作权和相关权益的确立,根据法律规定,这些权益的登记不是享受著作权及相关权益的必要程序。然而,意识到登记著作权及相关权益的利益,众多作者及著作权及相关权益所有者提交了申请材料以获得著作权登记证书和相关权益登记证书。据此,《知识产权法》颁布10年之内(截至2015年的数据),作者版权局受理并签发了43450项登记证书,其中著作权登记证书43321项、相关权益登记证书129项。著作权登记证书和相关权益登记证书数量年均增长6%左右。

有关知识产权保护活动,虽然知识产权本质上是民事权利,但近段时间,我国以民事手段保护知识产权的活动仍有限。据最高人民法院的统计数据,自2006年7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各级法院按照初审程序受理了知识产权争端相关民事案件182起(其中著作权争端158起、工业产权争端10起),审判了174起;在知识产权相关商业经营争端的235起案件中审判了200起。

因具备时间、程序和费用上的优势,以行政手段保护知识产权仍然在知识产权保护活动中发挥主导作用。在2012至2015年间,文化体育旅游部门的督察单位共对实施侵犯著作权及相关权益行为的386个组织和个人进行检查并予以行政处分,并对384个组织和个人处罚金90多亿越盾。科学技术部门督察单位共处理了473起侵犯工业产权的案件,其中警告处分66起、罚款264起近60亿越盾。工贸部市场监管部门检查并处理了22441起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侵犯知识产权商品的案事件,对违法组织和个人予以行政处分,罚金近530亿越盾。刑事措施适用于有意以商业规模假冒商标、地理标志和对著作权及相关权益盗版的行为,或达到假冒商品、盗版商品、非法获利或受损价值的刑事标准等情形。

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科学院(目前是唯一的工业产权鉴定机构)经常为知识产权保护机关以及企业和个人提供鉴定意见。自2009年9月至2016年,共进行鉴定案事件3829起,其中应以权益保护机关为主的权威机关要求进行的鉴定416起(383项要求,其中57.7%来自市场监管部门、29%来自公安机关,其余为科技督察、海关、人民法院等其他机关)。

此外,我国也出台了一系列扶持和推动知识产权创新、转让和普及的政策,其中包括许多得以立法的政策以及已经开展的扶持项目,包括赋权政策(赋予科研机构、科技企业自主权,赋予研究项目主持单位专利登记、专利管理和开发的权利),公私研究合作中的权益分配政策和机制,国家财政拨付经费的专利开发激励政策,基于知识产权开发扶持项目的企业知识产权开发扶持政策等。仅仅2011至2015年的基于知识产权开发扶持项目就支持实施了213个项目,2016至2020年阶段已经和正在支持项目23个。

除了取得的成果,我国的知识产权活动仍存在不少不足。在知识产权体系的总体组织架构上,三个部门负责知识产权方面三个不同领域的模式使得运作不集中,联系松散,没有系统性,联动配合机制还薄弱,不够紧密。迄今,法律法规体系太过庞大而复杂,包含太多层次以及不同的实施指导文件,法律文件之间各项规定的配套性和一致性不强,部分规定不够详细和明确,导致不同的理解和执行方法,尚未真正符合越南经济社会发展实践。有关工业产权的确立,申请审批时间过长,未能保证法定的时间要求。申请审批过程不够公开透明,使得申请者和民众获取信息不太方便。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目前有多家机构有权实施行政处分,没有一个牵头机构,每个机构负责一个领域、专业或范围(市场、产地),各机构的权限和责任范围也有重叠,没有紧密的配合;各部委、地方之间的信息更新和交流不够及时导致相关机构之间的协调没有得到有效发挥。此外,法院体系没有足够的经过培训且具备经验的人员来快速高效处理知识产权的复杂案事件。通过中间人调解和仲裁解决争端的机制没有得到发挥。

民众和各组织、企业对知识产权保护和捍卫的认识不够强,没有主动自我保护自己的权益以及尊重他人知识产权的意识,工业产权主体和代表机构未能超越怕打官司的心理并且仍优先选择行政手段来诉求处理侵权行为。

优化越南知识产权活动效率的若干举措

越南知识产权相关活动要沿着正确方向发展,为经济社会发展事业做出有效贡献,则需要明确以下观点:越南乃至人类的知识产权应作为推动技术创新、竞争力提升的助推剂;从质量上提升和保证知识产权活动的突出效益是一以贯之的要求,也是越南知识产权体系发展目标的首要优先方向;知识产权体系的发展必须基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现代技术,首先是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基础;知识产权的高质量人力资源得以形成,是保证各种知识产权活动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越南知识产权体系有开放性和动态性,使得整个体系适应经济的发展变化,同时积极主动开展知识产权上的国际融入。

基于上述观点,2019至2030年知识产权活动五大发展任务包括:知识产权政策和法律、知识产权行政管理、知识产权保护、服务于经济增长和改革创新能力优化的知识产权开发、知识产权活动扶持,具体举措如下:

一是加大各种信息宣传活动创新力度,旨在提高全社会对知识产权的认识,使之了解这是鼓励创新活动,创造有价值的知识资产,鼓励技术转让活动,助力优化效率和质量,创造出竞争力强的产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活动。此外,应逐步将知识产权课和知识产权专业纳入本科培训课程,将知识产权知识纳入中学教育课程。

二是完善并加强实施各种优惠政策来扶持企业开发和转让知识产权使用权,完善知识产权交易相关法律和融合创新相关主体之间利益分配机制,完善利益平衡政策以合理妥善处理专利所有者和社会,植物品种权益所有者与生产经营者和农民等知识产权相关主体之间的关系。

三是加强对知识产权活动开发的投入力度,强化投资效益,促进对服务于确定和维护知识产权的技术资源现代化的投入,成立国家知识产权发展扶持基金以投入推动创新、支持知识产权应用和转让等活动。

四是精简主管部门并实现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专业化,继续完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规范,尤其是实施规范,逐渐将知识产权争端的处理转向民事手段,朝着以民事手段为主要措施(而行政手段仅在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超过民事界限的情形下当作民事手段的补充性措施)的方向重整全部实施规范及保障制度。

五是提高国家在知识产权保护上的管理作用。保证各行政管理部门与其他有关个人和组织在旨在完善知识产权法律的事务中的高效协调联动,是维护创新成果、鼓励改革创新的坚实法理依据。加强各种知识产权跟踪管理工具的有效利用,增加各种新技术尤其是信息技术在知识产权业务活动的利用。

六是扩大促进和保护知识产权的相关扶持和互助活动,如在生产经营活动;创建并推动高效、研究院所与企业融合发展的模式,在各高效和研究院所建立知识产权中心网络并将之同知识产权支持中心连接起来;协助各种知识产权管理和司法活动,形成专门供应知识产权服务,如知识产权信息、知识产权估值等的非公事业单位。

七是通过创新和加强知识产权专业人力资源的培训培养活动、完善知识产权主管部门直接处理业务的工作岗位专业水平和录用条件标准等来提高知识产权人力资源水平。应出台针对中央和地方执行部门中负责知识产权实施的人员培训计划,提出各行政管理领域具体务实的内容以加强负责人员之间的联系。朝着逐步深入的方向为负责人员定期开办知识产权培训班。

八是加强知识产权领域的国际合作和主动接轨,在深度上扩大并发展同各大伙伴的知识产权合作互助关系,包括开展各种优化知识产权实施能力的项目以培养并提高人力资源在权益实施上的能力等双多边合作;强化主管部门和权益实施部门之间的信息汇总和反馈系统,宣传提高民众对尊重知识产权的认识。同世界各国就知识产权商业化交换经验并分享知识。更积极主动地参与各种国际场合,以谈判建立国际知识产权的体制并签订知识产权相关双边协定等。(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8年12月第914期


作者:科学技术部知识产权局局长丁友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