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文化体制 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
15/8/2019 8:30' 发送此文章 打印
关于建设和发展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越南文化和越南人的第33/NQ-TW号决议落实五年总结会议。图片来源:VOV.VN

一、深刻认识到文化的重要性,各国均为发展本国文化采取了相应的举措。在越南,在1943年《越南文化提纲》发布以后,越共八届五中全会1998年7月16日“关于建设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的第03-NQ/TW号决议的诞生,标志着我国文化发展事业上的重要发展步伐。该决议明确了越南文化发展的路线,那就是建设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文化。延续这一精神,越共十一届九中全会2014年6月9日“关于建设和培养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越南文化和越南人”的第33-NQ/TW号决议,是强调文化力量的又一步。2016年召开的越共十二大肯定了全面推进革新事业的必要性,一方面以经济发展为核心任务,另一方面,必须将党建视为关键任务,同时将文化建设作为社会的精神基础,协调推进经济增长与环境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国家革新进程的这些极其重要的因素正在并将会对有关文化管理内容和形式的观念产生重大影响。

落实党的相关决议精神,党和国家、文化体育旅游部的系列指导文件和法规相继出台,为的是完善文化管理工作。在文化家庭领域,已有五部法律、一项法令、42项议定、14项政府总理的决定以及98项通知和指导意见直接调整。各种文化机构(剧院、电影院、展览馆等),特别是基层文化馆在全国城乡遍地开花。目前有38个地方制定了文化机构系统发展总体规划,29个地方中的21个出台了工业区、加工区发展文化机构的规划。文化机制政策日趋灵活多样,符合市场的需要。文化艺术日益贴近人民群众。文化艺术活动朝着为民众精神生活服务的方向发展。而在实际上,文化艺术对民众的精神、思想、道德、生活方式产生着巨大影响。

然而,在全球化、国际一体化过程以及市场经济下生活的迅速而复杂多样的变化等冲击下,文化管理活动也面临许多困难挑战并暴露出不少不足和缺陷,文化领域的领导管理方式创新缓慢。因此,文化政策的延缓对全社会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二、要发展文化,最重要的是改革文化体制,而首先是创新有关新文化发展的思想和观念,其后是协调公益文化事业发展与各文化产业发展、文化体制创新与文化自身的创新。

在牢牢把握当今世界文化发展趋势以及认识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条件下文化建设规律的基础上,文化体制的改革是对经济政治教育科技卫生体育体制改革的延续。社会文化的发展与经济发展、社会公正进步保障在每个发展步骤和每个发展政策中的协调联动能最充分展示民主制度的优越性。这给文化建设和文化体制改革带来一系列新要求。

国家全面革新事业要求越南同时将文化建设和经济政治社会建设划入发展的全局。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原理要求越南充分发挥综合力量,形成以爱国主义为新时代精神的核心、以全面彻底革新的观念为凝聚广泛共识和充分发挥全党全民智慧的思想核心的新民族精神。这要求越南强劲而科学地进行文化体制改革,大力释放文化生产力,旨在为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发展、实现文化建设与经济政治社会建设协调发展注入强大动力。

在提高物质生活水平和全面发展越南经济社会的同时,民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也不断提升,为文化发展创造巨大动力,同时也对文化建设事业提出新的更高要求。一方面,人民群众要求进一步大力发展公益文化事业,如推动公共文化设施建设、打造公共文化服务、保证享有基础文化的权利,大力发展文化产业,繁荣文化市场,提供更多符合公众喜好的新的多元文化产品。另一方面,新背景下文化自身发展也要求破解传统管理体制的束缚,让文化资源得以高效利用,文化工作者队伍的积极性主动性创新性得以充分发挥。目前在一些地方,特别是公共文化设施严重短缺、设备老旧、文化生产单位缺乏活力的地方,各种外国文化产品泛滥并占领市场,使得文化生活混乱,人民享受文化的水平低下,多种有害文化产品的出现给社会精神生活产生很大冲击。很明显,必须更强劲有效地解放文化生产力。要解放文化生产力,就必须创新文化体制,打造按照面向群众、面向市场的原则运作的新体制。据此,文化工作者们将奉献出所有的才华,并获得应有回报,民众将享受到符合自己和社会需要的多样而优秀的文化产品。

三、在文化领域,开展落实党和国家的文化路线和政策的过程受到各级各部门认真实施。

文化、文艺、信息、体育活动不断得以扩大化,逐步满足人民群众享受文化的需要。“全民团结共建文明生活”运动日益走深走实。人的发展指数不断提升:越南完成了大部分千年发展目标。越共八届五中全会1998年7月16日关于“建设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的第03-NQ/TW号决议十大指导性观点、十大任务和四大举措以及越共十一届九中全会2014年6月9日关于“建设和培养满足国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越南文化和越南人”的第33-NQ/TW号决议五大指导性观点、六大任务和四大举措的落实助力在党内和各政治社会团体中间形成了广泛的运动,为巩固全民大团结力量、弘扬越南爱国主义,推动国家建设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民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新性得以弘扬,社会民主得以扩大。民族的文化遗产体系得到投资修缮,并且在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精神生活的提升中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多处文化遗迹被国际社会承认为世界文化遗产。截至2018年11月,全国共有26处文化遗产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包括物质文化遗产八处、非物质文化遗产12项和记忆遗产六项),特别国家级遗迹95处,国家级遗迹3447处;249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617名艺人被授予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优秀艺人称号;160家博物馆珍藏着142件被承认为国家宝物的文物和文物组。越南国土上各兄弟民族的各种特色文化价值受到维护传承和弘扬,进一步丰富了民族文化。

越南党和国家一直关心指导建设和发展基层文化机构体系。在各地的努力下,基层文化机构系统取得了巨大成果:100%的省份建有文化中心,约91%的郡县设有文化体育中心或者文化馆,73.2%的乡份设有文化体育中心;74.7%的村组有文化体育馆。现实中,通过筹集社会化的资金、动员人民为基层文化机构建设贡献力量和智慧等组织建设基层文化机构体系的模范和经验做法层出不穷。基层文化机构体系的建设和开发需要地方各级领导的关心支持。可以说这是决定性因素。这种关心应通过具体的行动计划,如土地规划、经费投入等,来建设文化机构。

然而,在完善体制的落实过程中,还有以下一些短板:

第一,新文化的建设与开发主要在文化活动领域中进行,而没有对经济和政治产生广泛影响并且与之紧密联系。各种经济活动,特别是非公经济和外资经济领域的经济活动,较少或者尚未应有关注文化在发展中的作用。许多经济发展项目和方案仍偏于寻求经济利益而忽视了文化与环境的因素。

第二,社会文化发展和人文建设领域取得的成就和进步未与经济发展速度相称,不够扎实,尚未对社会生活各领域,特别是思想道德和生活方式有效产生作用。部分干部党员特别是掌握职权者在道德品质、生活作风上的腐化变质,形势错综复杂,有的方面更加严峻,给党和国家的公信力产生巨大影响,削减了人民群众的信心。党内和各国家机关和政治社会团体中的文明环境建设仍有不足。推进工业化现代化时期人的建设任务没有明显的转变。文化环境还被各种社会弊端和泛滥成灾的封建迷信、庸俗、外来、有害文化服务和产品所“污染”;而思想和艺术价值较高的、对人的教育产生积极深远影响的文化和文学艺术产品还很短缺。在理论批评和创作领域,在国际经济一体化和文化交流扩大化过程复杂冲击之下,不同思想流派之间的斗争仍有茫然和右倾现象。部分媒体、出版机构以及文化艺术活动中追求低下庸俗嗜好的“商业化”趋势没有得到有效制止。

第三,不同地区以及社会阶层之间享受文化的分化状况加剧。许多乡村、山区、少数民族地区和革命老区精神文化生活短缺落后的状况没有得到改善。

第四,建立健全文化体制、法律法规体系和文化领域相关政策,特别是经济与文化、文化与党建、政治体系巩固等工作之间的关系,还缓慢且不够同步,这限制了文化对国家发展的推动作用。

四、面对上述现实,为完善当前越南文化体制,应聚焦同步实施以下若干基本内容:

第一,从文化权利的有关思想和公共行政体系现代化建设的精神出发,创新文化管理思路;本着国家机关集中发展体制系统、投入开发主要基础设施、发展高端人才、组织若干国家文化艺术活动和事件的方向逐步制定分级管理和放权机制。

第二,文化体制改革是综合性系统性较强且体现劳动、人事、财政、税收、分配、社会保障、行政管理等多方面紧密关联的活动。因此必须加强严格领导,多措并举,为文化体制改革打造强有力的政策。首先,文化体制改革必须与文化领导方式创新同步进行;抓紧创新文化管理思路,形成科学的文化发展观:不应以文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特殊性来否认其产业性质,同时也不因文化的产业性质而否认其意识形态的性质。换言之,我们必须正确处理这一关系。政府应出台政策,从行政审批、土地利用、市场扩大和管理、资金投资和流动、优惠扶持等方面为文化创造条件,支持文化产业发展,健全文化法制,形成利于文化体制改革的良好法律环境。

第三,政府应保证其对文化的宏观调控和管理作用。社会发生变化时,政府职能作用也要相应变化(包括性质、内容、方向和执行举措)。为适应发展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的要求,越南必须建立党领导、国家管理、产业自治、企事业单位依法运作的体制。这是新时期文化体制改革的方向。

第四,政府向各级文化管理部门放权,赋予具体的行业自主权,具体分解责任,对国有文化资产的利用进行监督,并要求各文化单位遵守法律、遵循市场经济规律。政府不直接下达文化产品生产计划,而要求各文化单位根据市场要求进行核算和平衡收支。政府仅在必要情况下对公共文化工程和公益服务文化产品采取购买的形式。逐步建立各文化艺术机构在文化产品创作和生产中自负责任的制度。

如此一来,政府的管理必须得到规范,符合法律规定。对于市场机制能够处理好的问题,政府就无需干涉。只有市场机制无法解决的问题,政府才参与其中,而且这种参与必须公开民主且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和现代精神文明。这意味着,政府的管理职能必须在行政审批制度上发生变化,把主要职能确定为服务文化事业和为各文化创新主体创造便利条件,不直接干预微观文化活动和企业。必须把重点放在社会管理和市场监督上,落实好管方向、管原则、管规划、管秩序、管机制和管质量等职能。

第五,培训和发展文化产业协会和专业的文化中介机构。这是我们目前十分短缺和薄弱的环节,特别是越南加入了国际贸易协定的背景下。一方面,强化行业协会建设,赋予具体的职责权限,让行业协会拥有法人资格,成为在政府和企业之间发挥桥梁作用的合法行业管理机构;另一方面,鼓励发展各类文化中介机构并成立文化中介组织和代理组织,如综合文化中介公司、艺术拍卖公司、演出中介公司、年轻人才推荐公司,形成政府监督指导、行业协会监督管理、中介机构自行制定自主运作制度的机制等。这是需要得到应有关注的问题,旨在促进当前政府文化管理和指导职能发生转变。(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6月第920期


作者:越南国家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 裴怀山副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