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明重用知识分子思想及对当今的启示
16/8/2019 8:30'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胡志明主席与1964年3月特别政治会议的知识分子代表。图片来源:越通社

胡志明关于知识分子及重用知识分子的思想

胡志明主席诞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阮生色,于农历辛丑年即成泰十三年(公元1901年)考中了副榜。胡志明主席自己也是一位知识分子,他曾就读于顺化国学学校;出国寻求救国之路时,他曾写信申请到法国的殖民学校学习。之后,他还是共产国际的东方大学的研究生。虽然求学之路因革命活动的要求而未能完成,但从所有方面上看,根据当前对知识分子的观念,胡志明主席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也许正因如此,从在海外活动到了回国领导越南革命的整个过程中,他老人家始终关心知识分子问题及重用知识分子。

当国家刚获得独立之时,为寻找德才兼备者出来担当国家重任,胡志明主席1945年11月14日在《救国报》上发表了《人才与建国》一文,指出“建设需要人才。我国人才虽然不是很多,但如果我们善于选拔、善于分配、善于任用,人才队伍自然会不断发展壮大”(1)。1945年八月革命之后,在国家获得独立不久后面临重重困难挑战和大量棘手问题的背景下,胡志明主席想到了邀请旅居海外越南专家、科学家和外国人士回越南合作、工作。胡志明主席在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中提出了获得独立后国家发展所要秉持的原理:“我们需要资本、知识和劳动力……我们欢迎法国资本家和其他国家资本家诚实地与我们合作”(2)。同样在接受这位外国记者的采访中,胡志明主席指出:“知识是民族的宝贵财富。在他国如此,在越南更是如此。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在抗战救国事业中,越南知识分子作出了重要贡献。部分直接参与了抗战工作,艰苦牺牲,与人民军队并肩作战。部分活跃于海外各种支援活动”(3)。

1946年11月20日,在法国对越南进行第二次侵略时,正当国家处在水深火热当中,第411期《救国报》刊登了胡志明主席的《寻德才兼备者》的文告指出:“国家需要建设。建设需要人才。想必在2000万同胞中不乏德才兼备之人。只怕因为政府听不到、看不全,而导致德才者无法挺身而出。这一缺点,我承认。现如今,为纠正过来,对贤德才华之人加以重用,各地要立即着手调查何处有可做利国利民之事的德才兼备者,并尽快向政府报告说明其姓名、年龄、职业、才能、愿望及住处。各地方机关要在一个月之内全部上报完毕”(4)。1953年2月6日在中央机关党政群干部整训班开班式上讲话时,胡志明主席就认为政府不重用知识分子的意见作出了明确解释指出这是不恰当的成见,认为部分知识分子也有这样的理解。他认为这样的想法是不正确的,革命政党更需要知识分子,因为“发展文化则需要教师,发展人民健康则需要医师,发展技术则需要工程师,……”(5)。然而,他老人家也强调值得尊敬的知识分子必须“全心全意为革命服务、为人民服务”。

虽然十分尊重并高度评价知识分子的作用,但胡志明主席是一位以具体工作成效为衡量标准 的实践家,因此他倡导并高度评价那些实学实业的知识分子,也就是以各种创意和工程为国家、人民和社会作出切实具体贡献的人。在作品《改进工作作风》中,他指出:“知识是了解……一个人读完大学,可称为知识分子。但不会种田,不会打工,不会打仗,不会做其他事情。换句话说:实际工作,一概不会。就是说他只有一半的知识。他的知识只是课本上的,而非完整的知识。他要成为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就要善于将那些知识运用于实践”(7)。

胡志明主席也指出任用人才不应过于苛求,只要他们忠于祖国,不违背人民的权利,则可加以任用。他老人家认为,“大材大用,小材小用,有哪方面的能力,我们就马上安排相应的工作”(8)。他还嘱托党外人才众多,我们不得错过他们,远离他们。我们要诚心地团结他们,支持他们。要与他们打成一片,使他们的才能服务于抗战救国事业。

胡志明重用人才、重用知识分子的思想,在《越盟阵线计划》当中得以最充分展现。据此,越南独立同盟“主张联合一切阶层人民,不分宗教、党派、政治倾向和阶级,团结战斗,赶走法日,为祖国赢得独立……在赶走法国和日本帝国主义之后,将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人民政府”(9)。胡志明主席收服知识分子的一个个闻名遐迩的生动故事成为了今后可借鉴的经验。在退位之后,保大帝被胡志明主席邀请成为政府的最高顾问,被推荐参选清化省选区的国会代表,被指定为首版《宪法》起草小组成员。众所周知,保大曾就读于法国多所院校,包括政治科学学校。胡志明主席还邀请当时著名知识分子、年已七十的黃叔沆老先生出来为政府效力。黃叔沆于庚子年(公元1990年)乡试中考中解元,并且被称赞为古广南之地的四绝之一,一个职务无法动摇、威勇无法屈服、金钱无法收买的人。受到两次邀请之后,黄老答应前往河内但是“为了看胡志明怎么做然后回来”。来到了河内,面对胡志明主席的个人魅力,黄老答应留下来担任内务部长。1946年3月2日,在各政府成员向国会亮相时,政府主席胡志明用了最美好的言辞向国会推荐黄老。1946年赴法国访问之前,虽然有很多亲信之人,但胡志明主席仍决定黄老担任代理国家主席职务。任命黄老为代理国家主席时,胡志明主席也没有任何嘱咐,黄老在嘉琳机场送他老人家赴法的时候问起胡志明主席:您去这么久,国务繁忙,您交给我但没有任何嘱咐,我有些担心。胡志明主席回答道:请您留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在“水深火热”和胡志明主席去法国那么长时间的背景下,代理国家主席黃叔沆仍出色完成了胡志明主席信任交付的重任。这不仅体现了胡志明对始终为了国家、民族和人民而全心全意的伟大知识分子的尊重和信任,而且还最充分地描绘了胡志明关于任用知识分子的思想:既用之,则信之;须信之,才用之。

这一思想还体现在胡志明主席处理武元甲大将的事例上。他首先是一位知识分子,因为曾与黄老一起供职于《民声报》,也是升龙学校的历史学教授。在担任总司令一职并奔赴奠边府战役之前,武元甲大将向胡志明主席问起遇到难题时的处理方式,胡志明回答道:你是战线上的将军,“将在外”,也就是被赋予了绝对决定权。有了胡志明主席绝对信任,武元甲大将才有了后来他称之为军旅生涯中最难抉择的一个历史性决定:将大炮拉出阵地重新准备后才拉进去,也就是作战方针从速战速决转向稳扎稳打,从而避免了大量战士的牺牲,保证最终取得胜利。

1945年八月革命之后,许多封建朝廷的官吏和知识分子追随了革命,如阮朝刑部尚书裴鹏抟、陈仲金政府的北部钦差大臣潘继遂、保大皇帝御前办公厅总理大臣范克槐、参知邓文珦、太平总督韦文琔、河东总督胡得恬,阮朝皇室宗亲、启定帝的皇叔膺蔚老先生,著名汉学家裴杞、陈仲金政府青年总长潘英等等。当民族解放委员会改组成为临时政府,除了越盟的成员之外,还有不是印度支那共产党党员的部长,如青年事务部部长杨德贤(民主党)、国民经济部部长阮孟河(无党派的天主教信教人员)、交通公政部部长陶仲金(无党派人士)、社会救济部部长阮文诉(无党派人士)等。

在1946年3月2日成立的联合抗战政府中,印度支那共产党的高级党员还自动退出,把部长的席位让给其他政党的成员或者知名人士和知识分子,推动全民族大团结的事业。越盟仅拥有四个席位,分别是政府主席胡志明、教育部长邓台梅、财政部长黎文献、抗战委员会主席武元甲。而其他所有职务均由知识分子或者其他政党的人员来担任,如政府副主席阮海臣(越革)、内务部长黃叔沆(无党派人士)、外交部长阮祥三(作家一灵,越国)等等。国会也成立了由最高顾问永瑞(即退位皇帝保大)负责、黎友慈大主教为成员的顾问团。

1945年八月革命之后,根据内务部长的建议,在征求众多知识分子和知名人士的意见之后,胡志明主席成立了建设计划研究委员会(包括知识分子、知名人士、各位部长和副部长共50名 成员)来研究编制国家建设计划以及提交政府审议的各项建设方案。大批著名的西学知识分子放弃了西方的富裕生活或者国内的惬意条件来参与抗战和建国事业,如陈大义、武廷琼、武贵勋、陈友爵、陈德草、阮孟祥、胡得怡、尊室松、阮文暄、范伯直主教、高朝发老先生等。

1946年1月6日选举产生的越南民主共和国第一届国会代表当中有多位著名的知识分子。当时,河内有七位代表,除了胡志明主席,其他六人都是著名的知识分子:黄文德、武廷槐、陈维兴、阮文练、阮氏淑圆、周伯凤。西贡和堤岸地区也有五位代表是知名人士和知识分子,分别是黄文顶、李正胜、孙德胜、阮文镇、黄敦文。此外,还有众多知名的知识分子,如太原省黎忠廷,北宁省杨德贤、阮辉想,山西省陶仲金、屈维进,河东省瞿辉瑾、杜德育、阮杜宫、裴鹏抟、黄明鉴、黄锡智,海阳省吴春妙(诗人春妙),兴安省蒲春律、阮孟河,得乐省依翁聂克蓝,美萩省黄晋发,槟椥省范文白,隆川省阮文晌,鹅贡省的陈功祥,薄辽省的高朝发等。可以肯定的是,在法国人的统治下,大部分越南国民都是文盲,并且在新政府的“平民学务”运动后才脱盲,但首届国会就聚集到了全国广大的知识分子。

越南共产党有关知识分子的认识和主张

胡志明关于知识分子的思想被越南共产党细化成不同时期的主张和路线。

1930年成立的越南共产党通过了党的《简要政纲》和《简要策略》,这是越南共产党首先颁布的纲领,并最充分彰显胡志明关于民族团结和集聚知识分子的思想。党的《简要策略》明确指出:“党要尽力去联系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中农、青年、新越等等,吸引他们加入无产阶级阵营。而对于那些安南富农、中小地主和资产阶级,如果尚未明确其反革命的一面,则要加以利用,争取使之保持中立”(10)。

在1951年越共二大之后,虽然党对知识分子的观念有了根本性转变,特别是从阮爱国回国 成立越盟阵线并在其章程中明确认可民族广泛大团结思想之后;但是改变许多党员中间根深蒂固的一种认识并非易事。也许正因如此在二大前夕,越南共产党仍把工人和农民确定为印度支那革命的两大力量。作为知识分子的干部和工人出身的革命者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有时候达到了激烈的水平。也许因此到了1947年,虽然抗法战争处在十分激烈的时期,但胡志明主席仍撰写著名的作品《改进工作作风》来纠正各种错误的思想和认识,包括知识分子问题,其中指出:“党外人才众多。我们要诚心地团结他们,支持他们。要与他们打成一片,使他们的才能服务于抗战救国事业。我们要肃清骄傲、狭隘和狡辩等不正之风”。到了党的二大,知识分子问题逐渐得以破解,知识分子被确定为“可以信赖的盟友”。

其后,经过1960年三大、1976年四大、1982年五大,党对知识分子的观点也逐渐改变,面向更准确地评价知识分子的地位和作用。这也有一个现实的依据,那就是知识分子队伍在党的领导下得到培训并在质和量以及思想政治上逐步成长。1986年召开的越共六大开启了国家全面革新的时期,因此知识分子问题得到更明确认识。此次大会确定了全面革新路线,真正开创了知识分子问题的新亮点。党的六大文件明确:“破解各种看不到当今知识分子是受到党教育和领导且同工人和农民紧密联系的社会主义劳动者的狭隘观念”(11)。越共六大也正式承诺保证知识分子自由创新的权利:“最重要的是保证自由创新的权利。正确评价能力并为充分利用和开发能力创造条件”(12)。

越南共产党基于作为越南知识分子问题的领导者的视角,在《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1991年纲领)中以新的思路得以诠释:“培训、培养并充分发挥知识分子队伍的一切潜力以为国家创造智慧和人才资源”(13)。2008年,党中央颁布了关于“推进国家工业化现代化时期知识分子队伍建设”的2008年8月6日第27-NQ/TW号决议,明确“越南知识分子是推进国家工业化现代化和融入国际、建设知识型经济、发展先进的富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越南文化等进程中极其重要的创新劳动力。建设强大的知识分子队伍意味着提升民族智慧水平和国力,提高党的领导力和政治体系的运作质量。投入知识分子队伍建设是投入可持续发展”(14)。

除了为国内知识分子队伍创造便利的理念、主张和政策,党和国家还颁布了许多主张和政策来吸引海外越南知识分子。中央政治局2004年3月26日关于“旅居海外越南人工作”的第36-NQ/TW号决议规定:“在颁布与海外越南人密切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之前采取合适形式来征求海外同胞的意见。完善并制定引进和重用人才的政策体系,发挥侨胞知识分子对国家发展事业的贡献。出台应有的待遇制度来激励具备良好专业水平和管理调控的咨询能力,可向国家转移高新技术,为国家文化艺术发展作贡献的海外越南专家和知识分子。制定并完善各项政策来支持并鼓励国内各部门、科学研究、文化艺术、教育培训、卫生、体育等中心和生产、服务基地扩大合作,吸引并聘用海外越南专家和知识分子参加国内工作或在越南与外国的双多边合作计划项目或有越南人员名额的国际组织就职,就越南与外国伙伴的关系提供咨询”(15)。

在总结该决议实施情况后,2015年5月19日,越共中央政治局颁布了“关于继续推进实施越共十届中央政治局关于新形势下旅居海外越南人工作的第36-NQ/TW号决议”的第45-CT/TW号指示,继续重申了集聚海外越南知识分子并为其对国家建设贡献智慧创造便利条件的一贯立场。该指示明确:“经常征求海外越南人的意见建议并组织他们参与国家的重大政治社会活动。核查并补充完善相关机制、政策和法律,为海外越南人回国投资、生产经营并致力于吸引投资、促进各国技术向越南转移以及越南对国外出口和投资等创造便利的法律框架。出台政策来吸引并任用海外越南专家和知识分子,特别是在各关键领域,满足祖国建设和保卫事业的要求”(16)。

将胡志明思想运用于当前越南知识分子队伍建设

世界的发展实践已经证明,并不是自然资源,而是知识才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最具价值的财富。在当前背景下,世界正步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知识的作用以及知识分子队伍的地位依然是推动国家各方面发展的重要动力。为在当前国家建设事业中按照胡志明思想集聚并发挥知识分子队伍的作用,需要党和国家以及知识分子自身的努力。在本文范围内,笔者仅就从主体即党和国家的角度可采取的若干举措提出建议。

第一,对广大干部、党员尤其是一把手以及在党和国家机构中担任重要职务的干部充分深刻贯彻胡志明思想,使之透彻领会胡志明主席关于使用人才和知识分子的观点。目前,在学习和践行胡志明思想、道德和风格过程中,应筛选、编撰并规定全国围绕该内容开展专项学习和实施。党政机关应真诚倾听知识分子在不背叛或违反国家民族崇高利益的前提下围绕各种国计民生问题提供的论证意见。巩固、发展并创新中央到地方的越南科学技术联合会和越南文学艺术联合会各成员组织的活动内容和方式,为发挥知识分子队伍的创新能力、提高他们的道德品质营造真正民主和健康的环境。

第二,各级政府部门应抓紧将党和国家有关知识分子的主张和政策进行细化,使之落地生根,如越共中央政治局2014年1月24日关于吸引优秀毕业生和年轻科研人员并从中培养后备干部的政策的第86-KL/TW号结论、政府总理2012年4月11日关于批准科学技术发展战略(2011-2020年)的第418/QĐ-TTg号决定等。研究颁布相关规定来保证学术民主自由的环境。对知识分子队伍选拔、评估和任用的具体标准进行修订和规范,对为社会作出切实贡献的知识分子给予应有表彰。

第三,创新知识分子队伍培训培养工作。在培训工作中更多授权教育培训机构,使之对自己的信誉和产品负责任。严格研究生培养工作,研究授权教育培训单位自主授予教授和副教授职称,方便社会对院校的教授、副教授质量进行评价,面向取消这些职称终身价值的制度。政府应投入资金来选拔更多学生,包括硕士和博士派到国外接受培训。注重完善机制和政策,让知识分子队伍凭着自己的品质和才华发展,能够靠着自己的工作维持生计,使其创新和贡献获得应有回报。

第四,吸引并重用海外越南知识分子。目前,越南人生活在世界近百个国家和地区。在旅居海外越南人中,约有四万多人具有较高水平,包括6000多名博士和数百位受到高度评价的知名人士。许多海外越南知识分子有着极大的热情并希望为国家奉献力量。因此,各部门有责任尽快细化或修订相关政策,为吸引海外越南人知识分子队伍创造便利条件,如国籍、住房特别是工作条件的相关政策。

第五,开办各种论坛来倾听知识分子的意见建议,避免成见或扣帽子。2017年7月28日,政府总理阮春福成立了由15名成员组成的政府经济咨询小组,其任务是就经济发展相关问题向总理提供咨询。在咨询小组成员中,除了国内顶尖经济专家外,还有五人是来自美国、日本、法国、新加坡的经济专家。这可被视为集聚并征求知识分子咨询意见的一种形式。然而,该小组的成员主要就经济发展问题提供咨询。今天的越南除了需要发展经济,也需要振兴社会文化和其他各个领域。因此,党和国家应成立一个以为党和国家提供各个领域咨询为任务的国家委员会。当然,这一委员会并非权力机关,而是一个咨询机关。这一委员会的人数,依我们看,应多于50人,不超过一百人。组成人员必须是不分民族、宗教、党内还是党外的越南国内或海外的著名知识分子。(完)
---------------------------------------------------

参考材料:
(1)胡志明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0年,第四卷,第114页
(2)、(3)胡志明全集:同上,第五卷,第184页
(4)胡志明全集:同上,第四卷,第504页
(5)、(6)胡志明全集:同上,第八卷,第53页
(7)胡志明全集:同上,第五卷,第275页
(8)胡志明全集:同上,第四卷,第43页
(9)党的文件全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0年,第七卷,第149-150页
(10)党的文件全集:同上,1998年,第二卷,第四页
(11)、(12)越共六大文件:真理出版社,河内,1987年,第115页
(13)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国家建设纲领:真理出版社,河内,1991年,第15页
(14)越共十届七中全会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8年,第90-91页
(15)党中央的决议(2001-2004年)(服务十大文件草案讨论的书籍):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4年,第358-359页
(16)党中央的决议(2011-2015年):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6年,第447-448页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5月


作者:第二区域政治学院 武忠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