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事业与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30/9/2019 9:55' 发送此文章 打印
可持续发展要求协调处理眼下和长远目标,造福于当代人和子孙后代。图:tuyengiao.vn

一、对每个国家而言,要实现发展目标、满足社会物质需要,必须促成经济、基础设施、技术设施的增长,培育国家的潜力和实力。这是一种要求,同时也是客观规律。高度评价经济增长的重要性是必需且正确的,但值得关注的是,近期依然存在一种观念就是仅仅着重于单纯的经济增长,而不正确解决增长与发展之间的关系,视经济为全部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而其他因素没有给发展作出直接贡献。这一观念的错误在于仅仅着重于经济增长,认为经济增长自己可带来国家潜力和实力并将解决社会、文化等其他问题。

有必要在此阐明增长与发展之间的关系。较之于增长,发展是更深更广更全面的概念。发展的内涵包含并表明社会在其所有层面和领域上的质量的进展和进步,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人的品质和价值之间的协调,包括经济的增长以及提升全民生活水平的要求,这与人的和谐全面发展以及文化的发展是分不开的。这意味着,从发展要求看,当社会质量以及民众的生活质量没有得到保证,政治可能不稳定,文化道德和生活风尚出现腐化变质现象的时候,有增长而无发展的现象是有可能发生的。这样一来,即使物质生活由于经济增长的带动而有所增长,也并非已经达到发展的最崇高目标,那就是提高物质和精神生活质量。如果仅仅是单纯的经济增长、以任何代价甚至是牺牲社会文化、人文建设等其他方面换来的增长,则将导致破坏可持续发展以及社会混乱等直接危机。在此情况下,有增长而没有发展,那就是反发展。有的科学家在研究一些国家的增长现状的时候,称之为“粗暴式”增长、“无根”增长或者“没有良心”和“不顾未来”的增长。后果是那些国家有可能出现社会冲突,生活方式、人格、人情、道德等方面的严重下滑等危机,培养出“没有根源的贫困人和没有理想的有钱人”,可能因此导致政治、文化上的动荡。这一观点不再是理论问题,而已经成为一些国家当前刻骨铭心的教训。

二、发展不容忍以一切代价换来的增长。可持续发展并不会抑制朝着积极方向发展变化的加速,而是要在现实中达到“高速发展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要求,其中“可持续发展是贯穿始末的要求”、“是高速发展的基础”,“高速可持续发展必须在各种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计划和政策中紧密相联”。这是党的十一大文件中总结并特别强调的具有深刻辩证理论水准的科学思路。

然而,实现可持续发展要求,首先和最重要的需要是同步发展整个发展的一切重要组成要素和社会生活的各个基本领域,并且懂得辩证处理这些要素和领域之间的关系。近年来,人们聚焦讨论现代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各个支柱,这意味着必须保证和谐发展,一视同仁并使得那些支柱相得益彰,以保证可持续发展。近期,学界通过在联合国的讨论和各国经济社会实践,指出了可持续发展的四大支柱,分别是政治、经济、文化和环境(过去很多人谈及社会要素,但近期环境问题和各种挑战更加突出,因此强调了内涵比社会更广泛的这一支柱,而且社会被视为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70多年前,胡志明主席强调指出:“在国家建设事业中,必须注意且同等重视的四大问题是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1945年10月8日发表的《救国报》)。

包括文化在内的发展四大支柱,是理论思维上的一个突破。实现四大支柱同步和谐发展、相辅相成,将带来可持续发展;相反,如果忽视某一个支柱,不管是任何程度的忽视,都会损害并破坏可持续发展。

保证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还与懂得有效结合广度发展与深度发展紧密相关,其中注重深度发展。直接促成深度发展的因素就是提升劳动效率、应用科技进步、改革创新、优化人才质量等。这些因素均属于文化,并且由文化孕育出来的。

增长和发展是为了现在的生活,但不应采取狭隘短浅的眼光,促成增长而不顾未来、将自然资源挖掘殆尽、能源消耗和排放超出环境承载力。可持续发展要求协调处理眼下和长远目标,造福于当代人和子孙后代。

三、文化是可持续发展四大支柱之一。那么这一论点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也许时至今日,有人(或者不少人)认为,文化是为物质生产、经济领域“跑龙套”的非生产领域。这一认识扎根在部分领导干部在各领域的思维和实践组织指导中。我们可以重新简要阐述马克思一个十分基本的思想来纠正这一错误思维,那就是人类有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两大生产领域,两者均遵循生产的共同规律。物质生产是为了给人类创造物质财富,而精神生产包括文学艺术、政府、道德、科学、“思想、象征和意识的生产”和“表现在政治、法律、宗教、形而上学等的语言中”仅仅是“生产的一些特殊的方式并且遵从生产的一般规律”(1)。精神生产的结果是丰富人类精神生活并使之变得更美好的精神产品,这意味着人类只有同时发展物质和精神等生产的两大形态的时候才能达到质量上的发展。如果物质生产是社会的物质基础,那么精神生产是那个社会的精神基础。如此一来,实现可持续发展,就要创造上述两个领域的同步协调发展,为社会同时打造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必须视此为将文化理解为可持续发展一大支柱的根本性理论依据。

物质生产的目标是创造更多物质财富来满足人们的体制发展和物质生活的需要。然而,经济发展没有自身的目的,而需要达到的目标是为了人类的幸福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就是文化。

精神生产的最终,也是最崇高目标,不仅是精神产品,而是在此基础上达到孕育和培养人,让人成为像马克思曾强调的那样最具人性这一目的。如此一来,两个生产领域的交汇点就是造福人类、赋予人类最崇高和人性的意义这一终极目标。在此意义下,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同步发展是可持续发展的先决条件。

要弄清文化在可持续发展中的作用,必须分析文化的结构性特征。那就是文化的两个层面。一是文化的具体产品。这些产品极其丰富多样且不断发展变化以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那就是社会、每个人以及每个特定人群的具体文化生活。我们称之为文化的动态因素以及文化的表层结构。文化的第二个层面是由第一层面产生的,隐藏于人们的认识和感知且难以发现的部分。那就是由各种文化产品带来的被人们接受的价值体系。那是文化的静态因素以及文化的深层结构。深层结构(价值体系)是隐藏于文化第一层面的结晶和积淀,其作用是指导和调整表层结构的一切变化,在空间和时间中定位每个民族的文化。认识文化的表层和深层结构及两个层面之间的辩证关系,就是我们明确文化的作用既是服务人类精神需求的极其丰富多样的各类产品,又应是得以肯定和传承,助推每个社会、民族和国家可持续发展的价值和价值体系的客观科学依据。

文化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始终渗透于社会的其他领域,直接促成经济、政治到法律、道德的发展水平。

因此,如果在上述领域之后加上文化一词,人们将立即认识到对这些领域发展质量和水平的要求。因此,政治文化、党内文化、交通文化、行为文化、家庭文化、阅读文化、职场文化、校园文化、饮食文化等词组也因此出现。这种渗透是出于文化的深层结构,也就是说各种文化价值在社会生活各领域的渗透。正因为这一特征,文化的作用才对发展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那就是我们解释文化与发展的各种基本领域之间特殊关系的科学依据。

四、正确处理文化与经济、经济与文化关系将是可持续发展极其重要的动力之一。

文化属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有机联系,因此从本质上且遵从一般规律,文化在于经济之中,且受经济影响。经济发展是为文化发展创造条件的重要基础,即使文学艺术等一些文化领域的发展具有特殊性。这一普遍原理完全并非对文化的强加,而就是文化的社会本质,是经济与文化辩证关系的一个客观规律。遗憾的是,鉴于这一原理,多年来出现了教条的机械的观念认为文化取决于经济,仅仅是没有带来利润的“附属”要素。近年来,实践驳斥了这一错误观念,并且达成了新的认识即承认文化在发展中的角色,为生产与创新之间的相衔接寻求一切可能的方式,让经济扎根于文化。不追求纯粹、盲目的经济增长,绝对不牺牲文化来换取经济增长。

在宣布“为发展而推动文化的十年”拉开序幕的时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强调了一个在当代社会具有全球普世价值的新颖而深刻的理念,即过去二十年的经验表明在当今的一切社会中,无论是处于哪种经济水平或者哪个政治和经济倾向,文化与发展始终是紧密相连的两个方面,为自己划定与文化环境分开的经济发展目标的国家,必将遭遇严重失衡,其经济、文化和创新能力将被削弱。发展必须承认文化有着中心地位和调节社会的作用。

鉴于上述深刻而富有说服力的观点,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正在呈现发展势头的经济实用主义是导致发展缺乏可持续性以及精神、道德、文化创新等领域萧条下滑的真正危机。同样鉴于上述论点,总结出的必然结果是文化不仅是发展的产物,而就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换言之,如果缺乏文化基础和动力,经济也无法自己发展。在当今时代,在各种经济产品中,脑力比重越来越大,对产品的质量有着主导地位。这意味着各种文化因素所占比重越来越有决定性作用。面对消费者对诸多经济和服务产品的越来越高且多样化、个性化的需要,可以说,如果缺乏文化特色,那么产品竞争力将明显减弱。因此如今,电影、绘画、工业美术、建筑、时装、民间艺术、庙会等各种文化艺术创新力量正越来越直接和深入参与经济过程和经济结果,深化产品中的文化因素和价值。迄今在许多国家,文化与经济相结合、经济在文化中、文化在经济中成为可持续发展的战略。

近年来,人们更多地提及作为一种经济新业态的文化产业,换言之,那是文化融入经济、经济融入文化过程的产物。电影产业、视听产业、出版产业、娱乐产业等,正发展成文化与经济紧密结合的特殊经济产业,不仅创造出现代的文化产品,而且还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很明显,基于工业生产方式的文化生产和消费趋势是当代社会的客观趋势,这就是现代时期经济与文化相互渗透过程的新特点。

当提出“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论点的时候,部分人通常理解并以为这是一个属于经济领域的方针,但实际上“市场”和“社会主义定向”两个要素的结合说明了其涵盖的文化意义:这一方针只有在文化价值支配着全部我们的市场经济的时候才能实现。换言之,这里的经济因素与文化因素融为一体,以保证社会的健康和持续发展。因此,市场规律与文化规律之间的矛盾是始终存在的。如今,即便在新的条件下,而且有了重大调整,市场经济仍然无法超越自身的不足。充分认识市场经济符合发展规律的积极性和存在的不足和缺陷等两面性,我们坚定倡导“社会主义定向”,因为这就是超越市场经济的负面因素、努力塑造经济的人文价值的途径。文化对市场经济的活动发挥着价值导向的作用,意味着社会主义定向必须在于市场经济的内涵、运作及影响力之中,而不是两个并列或者分开的因素。这一点必须在我国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中得到明确且科学地肯定。

五、正确处理文化与政治关系,树立政治文化价值。

首先,政治文化是一种特殊的文化价值,是组成整个文化价值体系的因素之一,成为社会和国家的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种文化价值,说到政治文化是想强调各种政治理念的正确性、符合规律和民心和正当性等性质,这首先表现在政治的组织和人员在理解历史运动规律、各种政治关系和各种政治机构的基础上为有效引领和治理社会的发展而展现出的思想和智慧水平。作为对政治活动的高度要求,政治文化充分体现在政治体制、组织和机构之中。

另一方面,谈及政治文化就不可不提到其主体—政治人员和政治活动。这个主体有无人格和道德品质、生活作风高尚还是平庸,为民惠民还是自私自利、个人主义。对权力、地位和金钱的欲望,将从不同方向冲击着政治活动。政治文化还表现于组织、教育、动员群众根据正确的政治路线、观点和政策自愿参与各种活动的能力和艺术。鉴于上述认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正确的真正的政治必须是一个很有文化的政治。因此,如果政治是与人民对立的、强权政治、为执政势力谋求利益的,那么就是反文化的政治。在此意义下,文化是助力形成政治的力量和说服力的因素,真正的政治始终以各种文化价值为核心和基础。与此同时,政治及政治活动对一个制度、一个国家始终有决定性意义。这意味着,一个发展壮大的制度和体制始终需要政治与文化的统一。为保证这种统一,有必要关注塑造政治价值体系。这一价值体系必须是党与民的交汇点,其中党必须倾听并筛选群众的正当合法渴望和诉求,以总结成党的政治价值;同时让这些价值成为广大群众的政治信仰。

政治文化的核心在于领导和管理的文化。领导管理文化被理解为在同领导管理客体为一个共同事业和共同目标而存在的和谐关系之下造就领导管理主体的地位、能力和威望的思想、准则、原则和方式所形成的各种价值之总和。在此意义下,领导管理文化在执政党的政治和政治活动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近期,之所以人们开始关注执政文化的建设,是因为这对一个国家、一个政治体制来说是决定性因素。它的可持续发展取决于包括执政文化在内的政治文化的本领、能力水平、正确性和廉洁性。

总之,经济、政治、社会的建设与发展必须为了文化这一最崇高目标,并面向民主、自由、公正、文明、人的幸福和全面发展等文化价值。正因如此,文化在当下和长远来说,对国家的可持续发展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完)
-------------------
(1)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文学与艺术,真理出版社,河内,1977年,第43卷,第392页

作者:中央文学艺术理论批评委员会 丁春勇教授、博士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7月第9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