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越南:由历史挑战到合作机遇
18/11/2019 15:29' 发送此文章 打印
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决定发起奠边府战役。这是1954年3月13日至5月7日在莱州省奠边芒青进行的最大战役,也是越南军民在抗法战争(1945~1954)中取得的最大军事胜利。图片来源:路透社

一、许多学者认为,越南的历史是战争的历史。好比历史的种种考验,在民族悠久的发展进程中,越南不得不面临地区和世界各大国的多场侵略战争。

值得注意的是,在遭受各外侵势力统治的时期,虽然被百般剥削束缚并遭到不少损失和牺牲,但越南人民始终坚持斗争为民族夺取独立和自由。越南人民进行了200多场解放民族的起义和战争。抵御外侵的时间长达12个世纪,占民族史的一半以上。可以说,在亚洲各民族的历史中,像越南这样遭受各种严峻政治挑战直接冲击着民族生存的国家是十分罕见的。为生存发展并能够抵御外侵,越南民族凝聚成统一的力量,弘扬爱国主义和捍卫领土主权、独立和文化特色的坚定意志(1)。

当然,越南历史并不仅是战争史。越南历史还是一个不断进行文化创新的民族的历史,是各种经济关系和活动的历史,是各社会阶层形成和转变的历史,一切谱写出了本民族建国卫国事业上一个又一个辉煌的历史篇章。越南历史还是各种政治和法律体制、各种思想倾向和潮流、各种国际和地区交往联系的历史(2)。然而,战争成为了无时不在的危机,甚至可被视为越南历史的代表性特征。这一特征对越南在各场战争爆发之前和过程中心理生活、文化行为方式和发展政策产生深刻影响,而且在战后同样给民族的思维留下长期后果。

二、纵观历史进程,20世纪是越南民族面对最为激烈而严峻的政治挑战的时间。该世纪上半叶,越南倾尽了一切力量去抵御法国殖民主义者的侵略战争和统治(3)。越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终结、越南革命迎来众多有利条件的背景下取得了抗法战争的胜利。

在此神圣而崇高的革命事业中,杰出领袖胡志明的角色尤为突出。“在胡志明主席的旗帜下,越南人民成功进行了1945年八月革命,给帝国主义在亚洲的殖民地体系以致命一击。在胡志明主席的旗帜下,越南人民建立了东南亚首个工农国家—越南民主共和国,并在长达九年的抗法战争中维护了这个国家”(4)。

在1946年至1954年期间,在进行武装斗争的同时,年轻的越南政府巧妙实施了外交政策来争取国际的支持和认可。在九年艰苦卓绝的战斗后,越南以1954年奠边府大捷恢复了半个国土上的独立(5)。

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战争长达21年(1954~1975)之久才取得最终胜利。然而,在之后的十年间,越南不得不进行保卫西部和北部边境的战争,在政治经济外交、发展文化和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上经历了极其艰难的日子。

这样一来,20世纪是越南民族面对众多严峻政治考验的世纪。民族的存在面临严重威胁。没有任何世纪越南国土上同时出现如此之多的外国侵略军。也没有任何世纪越南遭受如此之多的牺牲和损失!然而,越南在战后依然站稳并逐步恢复和发展。这是一个拥有强大文化生命力的民族的一场伟大复生。历史的严峻考验锤炼了本领,孕育了每个越南人乃至整个民族的爱国精神和向往和平和繁荣昌盛的渴望。

战争对一个民族的生命力来说是最为恶劣且全面的挑战。为了战斗并战胜在兵力上比自己强大好几倍的凶猛敌人,越南民族充分动员了一切资源投入解放南方、统一祖国的事业,进行了一场“人民战争”(6)、一场“神圣战争”,为的是捍卫本民族最神圣的价值。在此英勇的抗战中,爱国主义和民族独立精神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得以充分展现。全体越南民族同心协力,决心维护国家的根本文化价值,捍卫主权和民族完整统一。越南争取到了世界热爱和平的人民大力支持(7)。在此艰苦卓绝的21年征程上,民族力量与时代力量融为一体,为取得1975年春季大捷注入了强大的力量。

三、经历战争的残酷挑战之后,到了20世纪的80年代,国内国际形势迎来根本性转变。在党的领导下,越南人民于1986年实行革新事业,其突破性主张是废除官僚主义的计划经济,实行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作为一个经济实力主要依靠农业的国家,越南在农业方面实施了多项开放政策,同时为各种经济成分、各种科技教育文化活动指明发展方向(8)。结果,在短时间内,长期面临饥饿和粮食短缺的越南能够从根本上解决了粮食问题,并成为能够向国际市场出口大量农产品的粮食方面富有潜力的国家之一。除了原油和各种农产品,大米成为了重要的出口商品,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外汇支撑,稳定80%农村居民生活,同时助力建设越南部分新型经济产业(9)。

除此之外,随着革新政策的推行,越南对世界的政治背景和力量的认识也有了根本转变。在1986至1995的十年间,越南付出了大量精力来处理国际关系中存在的障碍。从“希望同所有国家做朋友”的主张到“越南愿成为国际社会值得信赖的朋友和伙伴,为和平独立和发展而奋斗”(10)的方针,越南发出了和平的声音,释放了同世界各民族建立巩固和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善意,而且实际上已经谱写了国际关系的新篇章。实行国际关系多边化多样化、积极主动对话的和平对外政策,使得越南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不断提升。地区和世界各国也更多更准确地理解越南。步入20世纪的90年代,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越南主动参与成功解决“柬埔寨问题”,逐步改善对东盟各国关系,而最重要的是在实现对华关系正常化和改善对美关系中迈出了长足的步伐(11)。对于东北亚地区各国,越南继续巩固对日特别关系,并于1992年同韩国正式建交。

在实行革新政策以来的历史征程中,1995年和2006年是具有重大意义的里程碑。一些评论家认为,1995年是越南在外交方面的胜利之年。1995年7月28日,越南正式成为东盟成员国。同样在1995年,已于1994年2月3日解除对越制裁政策的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正式宣布对越关系正常化。凭着这些重要的外交胜利,越南在国际关系中遭到孤立和封锁的时期到此终结。实际上,在地区和世界共同发展的背景下,越南也获得更多融入国际社会的有利机遇。

十年之后的2006年,越南在外交方面又获得了重要的胜利,分别是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正式成员国以及在河内成功举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这一年,越日确定面向战略伙伴关系。对华和对美关系也迎来重要的改善。越南与中国解决了双边关系中存在的三大问题中的两个问题(12)。越南作为一个富有自然资源和人力潜力的国家迎来了一股新的投资浪潮。越南成为了许多国际主要经济集团、银行和金融机构十分青睐的投资目的地。

回眸越南在20世纪的面貌和主要历史进程,可以总结出以下观点和论述:

第一,关于越南的战略性位置。

与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越南地缘战略位置有不变的因素,也有可变的因素,也就是随着时间推移受到国内地区和世界诸多因素影响而发生转变。除了热带生态系统所具备的丰富资源和潜力、充沛的劳动资源、较为广袤的各个平原、便于部署军事防卫计划和推动国际贸易交往的诸多商港之外,东北亚与东南亚、陆地与海洋交接更替的位置,说明了越南在地区政治版图上的重要地位(13)。克里斯多佛•高夏学者在其文章《从亚洲视角看越南地缘政治:第三次印支战争给今天以何教训》中认为“由于越南在亚欧大陆上的地理位置以及毗邻东海,越南已经并将永远是世界上有着极其重要地缘政治地位的国家”。把越南置于亚洲和世界各国之间的关系及影响力争夺之中可以发现,越南国土面积仅相当于一个较小国家,但自古至今,越南“对美国人乃至俄罗斯人、中国人、日本人,甚至印度人来说都有着重要的地位”(14)。

国土在东南亚半岛东侧延伸的越南处在东南亚半岛与东南亚海岛、东北亚地区与西南亚地区之间交接的位置,是多条人口流动的目的地,是东南亚地区乃至东南亚地区与中国和印度多种文化之间的交汇处。

地处东北亚和东南亚两个地区交接位置的越南几乎一直是首先遭受来自更富强势力施加强劲压力的国家。在近现代时期,试图从南部海域进入东南亚半岛和中国南方大市场的各西方势力均把越南视为需要征服的重要目标。客观地回顾历史,越南的地缘战略位置始终包含并促成许多对我国发展经济、扩大外交和文化交流等的客观便利条件,但也是越南成为各地区和国际势力展开战略性竞争和争夺的目标区域的理由(15)。

第二,关于越南民族的起源和强大生命力。

如果从公元前3世纪秦朝侵略算到公元1975年,在22个世纪内,越南进行了15场卫国抗战,抵御外侵的时间长达12个世纪之久(16)。作为一个较早成立的东南亚民族,文朗国、欧雒国的居民很早就有对自己的生活环境、生存空间和独特文化的意识。1000年北属时期是反对汉化的自卫过程。因此,虽然在较长时间内统治越南,但总体上看北方文化的影响不能够超越红河平原以及一些承载着土著文化基础、曾经蕴含并共享许多东南亚文化价值的区域的范围。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该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渗透到多个社会阶层的文化生活之中并融入越南文化。此外, 也应看到,在偏远的村庄和区域,与东南亚文化相近且有共同基础的古越传统文化因素,仍作为一种持久的核心结构得以保存。关键是,即使北方文化的压力很强,其影响是持续不断的,但是没有能够弱化或者破坏传统结构。对民族起源、对领土主权和独特文化传统的深刻意识就是将外来文化本土化又保护这一结构的内在力量和根本性因素。传统的社会文化结构始终在村庄各成员的密切联系以及各种习俗、文化生活以及对社会的认同和深刻意识之中得以维护和存在。对民族起源的神圣意识,是各社会成员之间紧密的联系纽带,而实际上已成为凝聚并转化成爱国精神的因素和动力,而在民族利益和主权受到威胁的时候,这种爱国精神又被激发起来。

更重要的是,在坚决斗争捍卫政治上独立的同时,在文化方面,越南并没有将许多外来文化价值拒之门外。实际上,在越南文化传统中,政治、法律、文字、教育等制度都有许多区域文化的印迹。在作品《对越南历史和越南思想的几点思考》中,史学家何文晋认为“在越南思想史上,常见的是对各种已有思想武器的筛选磨练,使之符合越南的要求,而最迫切的重大要求是维护民族的生存”(17)。

也要补充一点,越南文化力量还来源于印度文明的影响,特别是佛教和印度教的人文思想和理念的筛选和总结(18)。基于土著文化土壤和对民族主权的深刻意识,越南文化曾吸收东北亚、西南亚文明的诸多因素和价值,而在16、17世纪吸收西方文化的影响,以补充增强自己的文化价值和创造活力(19)。可以说,越南文化在夺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找到了内生能力以及强大生命力,并在十个世纪北属之后真正发展起来。这就解释了为何在获得独立很短时间后,凭着对民族永世长存的信心,有了新地位新愿景新活力的大越成为了东南亚地区大国。

第三,越南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家。

一些学者认为,越南是一个农业国家,越南文化是农业文化。农业是越南和东南亚文化的特征和本色。然而,东南亚并非一个单一文化和自然生态系统的区域或者中心(20)。东南亚文化十分复杂,该地区的每种文化都蕴含不同的传统且相互交织。越南文化是多样性中统一的文化。越南的领土和人口流动过程逐渐形成了各区域多层面的文化传统,其根本基础包括北部的东山文化、中部的沙黄-占婆文化和南部的喔㕭-扶南文化。位于半岛、沿海地区面积较大等自然条件也是民族历史上活跃发展的原因之一(21)。

受多样的生态系统影响,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越南人信仰多神教。这就是形成越南传统独特文化行为风格的核心因素。这就解释了为何在新文化、新宗教因素进入越南社会的时候,土著文化都可以自然地吸收,而且一般都不会有巨大而激烈的文化冲突。文化包容性以及文化行为中将包容变成行动思维的精神,是东南亚文化和越南文化特有的价值之一。

几十年来,人们更多地谈到亚洲价值。这些价值是在佛教、印度教、儒教、伊斯兰教等的思想和哲理中,在人类与社会环境、文化与自然界的关系中,在亚洲社会结构和社会组织的特征中,在各家庭成员紧密联系的情感和秩序中得以体现和结晶。这些价值是人类最人性化的价值和精髓的结合,穿越时空,并在许多国家面向绿色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战略中得以表现。

许多文化学者认为,在传统越南文化中,越南人是重情感甚至是感性的居民。不仅如此,越南人还富有实践思维,重视各种实践价值并在具体的政治背景下有着很强的适应能力。凭着自己的思维和理智,越南人曾经组织各种社会力量来打造大型的农业水利系统。越南人也以高超的军事艺术组织具有决战意义的重大战役并在强大敌人面前取得重要胜利。凭着实践思维,越南人也在历史上和现代革新时期决心放弃落后的经济社会管理制度、方式和政策,并实施先进的改革政策;实现国际关系多边化多样化以分享利益并跟上人类前进的步伐。在革新时期,越南成功化解了多种复杂关系,从对峙转为对话,助力地区的共同繁荣发展。在对话与合作的大势下,越南主动搁置过去面向未来,不错过任何有利于国家振兴事业的重大机遇。
实际上,越南的革新事业并非一些具体政策的调整或者改变,而是一个旨在确定民族一条新的前进道路的具有转折意义的全面革新过程。这条路子符合国家崛起的渴望以及新的历史现实和国际背景。一个基于国际一体化方向的发展新模式正在越南确立。

一个自信活跃创新且能够适应人类文明快速发展的越南,正成为必要的普遍趋势。越南力争成为一个创新创业的国家以及积极主动把握世界发展趋势以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成员国。革新30多年后的越南真正希望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已经并正在为和平事业作出积极贡献,巩固友好合作关系,推动实现本国以及亚洲乃至世界各国在21世纪的繁荣。(完)

-----------------------------------------------
(1)潘辉黎:越南历史文化,世界出版社,河内,2012年;武明江:越南传统与现代历史,教育出版社,河内,2009年
(2)阮文金:越南文化吸收与融合,河内国家大学出版社,河内,2016年,第83-119页
(3)丁春林:越南反殖民主义运动,教育出版社,河内,2015年;阮孟勇:17世纪末至19世纪初法国入侵越南过程:原因与后果,河内国家大学出版社,河内,2016年
(4)《越南与世界》一书中纪念胡志明主席诞辰90周年“越南与世界”国际会议声明,真理出版社,河内,1981年,第202-212页
(5) J.C. Rome:1954—大变革的一年,河内国家大学下属人文社会科学大学;越法学者视角下的奠边府: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5年,第20-26页
(6)这一概念的基本内容和精神是胡志明主席在1946年12月号召全国抗战的公告中首次提出的。之后,武元甲大将继续发展理论并完善该概念的理论
(7)在越南史学家们看来,民族精神和对民族独立与统一的深刻意识,在陈兴道(1226~1300)的作品《檄将士文》、世界文化名人阮廌的《平吴大告》中得以充分展现,而胡志明主席的《独立宣言》则巧妙汲取了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和1791年法国革命的《人权和公民宣言》中体现的一些思想
(8)邓峰:革新前夕经济上的“突破”,知识出版社,河内,2009年;邓峰:越南经济思路(1975~1989),知识出版社,河内,2009年;武告覃:探讨悖论与出路—越南科学与教育发展理念,世界出版社,河内,2014年
(9)请看《20世纪的越南》一书中的范春南:越南经济社会革新(1986~2000)—总体的视角,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1年,第237页
(10)越共九大文件: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6年,第119页
(11)请看阮廷斌(主编):越南外交(1945~2000),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5年,第334页
(12)除了1999年12月30日签订的陆地边界协定,越中两国政府还签订了北部湾划界协定和渔业合作协定
(13)希罗多德:越南地缘政治的重要性,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8年,第48-53页
(14)希罗多德:越南地缘政治的重要性,同上,第26页
(15)罗伯特•D•卡普兰:即将到来的地缘战争(陶廷北议),作协出版社,河内,2017年,第72-74页
(16)潘辉黎:《追根溯源》一书中的越南民族形成和发展过程,世界出版社,河内,1998年,第465页
(17)何文晋:《探索越南历史文化》一书中的“对越南历史和越南思想的几点思考”,作协出版社,河内,2005年,第50页
(18)陈文饶:越南民族传统精神价值,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121-125页
(19)潘辉黎:《越南历史文化》一书中的“越南近代化过程与法国和西方文化接触”,世界出版社,河内,2012年,第1004-1016页;郑文草:三代越南知识分子(1862~1954),世界出版社,河内,2013年;阮文庆(主编):越南智慧资源:历史、现状和展望,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2年
(20)Tadao Umesao: An Ecological View of History - Japanese Civilization in the World Context, Trans Pacific Press, Melbourne, 2003; Arnold Toynbee: A Study of History - A New Edition Revised and Abridged, 1972
(21)请看Keith Weller Taylor: The Birth of Vietna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3,第7页;陈国旺教授:《越南文化之探索与思考》一书中的“越南文化的一大特色:应变能力”,民族文化出版社,河内,2000年,第41-49页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8月第923期


作者:河内国家大学下属人文社会科学大学 阮文金 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