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越南社会保障面临的问题及可持续发展方向
3/3/2020 16:29'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薄辽Vinatext缝制厂员工在工作中。图片来源:青强

越南社会保障工作结果及面临的各种问题

我国当前社会保障模式取得的结果体现在以下主要方面:

第一,越南已建成相当完备而全面的社会保障模式,包括扶持就业、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及基本社会服务等四大支柱。越南社会保障模式的各项支柱已相当协调且同步运行,为近年来社会保障成就作出巨大贡献,赢得国内民众和各国际组织的公认。无论从生命周期、社会保护底线或收入风险应对看,越南社会保障模式均确保拥有针对不同对象的机制、计划及政策,满足相当全面的社会保障需求。

第二,越南社会保障模式已明确社会保障组织结构、目标、原则、各种资源动员利用机制及贡献与受益机制。这使越南社会保障模式顺利运行,确保符合全民、共享、公平及可持续的原则。除了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资源之外,还有源于社会的资源,劳动者、用人单位的贡献以及国内外个人与组织的自愿性贡献。

第三,越南社会保障模式持续得到改进和完善,旨在扩大覆盖面,增强扶持能力,提升救助水平,更好地确保人民的基本保障需求。各社会保障计划和政策得到更有效的改革,社会保障制度得到扩大,包括弱势群体在内的人民的生活得到明显改善。

第四,越南社会保障模式已体现出制度的美好本质,在社会保障方面取得值得鼓励并赢得世界公认的成果,例如有关消除贫困、教育、医疗等领域上的成绩。具体,越南在社会保障的突出成就如下:

—越南在提供就业岗位和消除贫困扶持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随着经济保持较高增速,所有经济成分的企业均获得发展的条件,引进外资取得良好结果,因此每年为数百万劳动者提供就业岗位。

消除贫困和解决就业通过各项国家目标计划开展并获得整个政治体系和全社会的关注。失业率保持在较低水平(2%-3%)。贫困率迅速下降。目前越南贫困率降至10%以下(按照多维贫困标准)。

—社会保险覆盖面日益扩大,保险制度得到改善,更好地满足劳动者的保障需求。中央到地方的社会保险机构体系得以成立。有关劳动和社会保险的法律系统日益健全。自愿性社会保险、失业保险、家庭医疗保险相继出现,使保险形式日益扩大。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的覆盖面日益扩大,社保制度参加和享受手续更加便利。

—社会救助得到关注,为保障部分老年人、残疾人、受灾人员的生活作出贡献。社会救助逐步得到社会化,吸引社会和企业的自愿参加。

—基本社会服务供应得到关注并日益改善。近年来,教育、医疗、清洁水、住房、通信是被国家加大供应力度、提升质量并纳入成为多维贫困标准的基本社会服务。国家出台许多有关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社会服务基础设施开发政策,助力增强学校、卫生站、清洁水及通信获得能力。与此同时,国家为协助贫困人、儿童获得教育与医疗服务制定优惠政策。得益于这些努力,越南是人类发展指数较高的国家,多维贫困乃至贫困消除工作取得令人瞩目的结果,医疗保险覆盖总人口80%以上。

虽然越南社会保障模式取得了一定的结果,但仍存在许多有待克服的问题。

第一,社会保障模式覆盖面实际上仍较低。

这体现在社会保险参保率仅占劳动力的三分之一以下,失业保险参保率也较低,社会救助仅覆盖需要救助的一部分对象。社会保障主要覆盖到贫困人、无自理能力的孤寡残疾人、80岁以上老年人以及在正规经济部门参加社会保险的劳动者。虽然近年来社会保险覆盖率有所改善,但仍较低。据越南社会保险署的统计,2011年、2017年及2019年参加社会保险人数分别为1020万、1380万及1450万。虽然社会保险覆盖率由2011年的20.3%增至2017年的25.2%,但根据统计总局的数据,社会保险仅覆盖四分之一左右15岁以上的劳动力。这意味着一大部分劳动力尚未参加社会保险,现在和未来达到退休年龄时都不会从社会保险获得任何利益。

另一方面,参加自愿性社会保险在参保劳动者总数中仅占非常小的比例。实行自愿性社会保险政策10年后,仅有约30万人参加。与此同时,非正规部门目前共有4000万人左右。这表明,劳动者尚未认识到参加自愿性社保的好处,自愿性社保不够吸引或者劳动者尚未具备财政能力来支付。

第二,当前社会保障模式尚未确保可持续性。

—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社会保险基金面临缺乏可持续性和长期失衡的危机。2010年,社会保险支出仅占社会保险收入的73.9%,而2015年该比率已达99.5%。以目前社会保险支出增长速度,若不对模式进行重新设计,社会保险支出将很快超过收入。与此同时,领取一次性社保制度在劳动者尤其是在企业和工业区工作的劳动者中趋于增加,对保险基金造成影响,同时致使退休后无权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增加。

—近年来,致使经常性支出迅速增长的原因之一是社会保障支出猛增。若不采取措施对国家财政结构进行重组和调集社会资源,则无法满足社会保障需求,或者无法确保国家财政的可持续性。

—消除贫困结果尚未具有可持续性,返贫比例偏高。偏远地区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减贫比例仍较低。社会保障模式须对这一类居民制定有效的消除贫困政策系统。

第三,社会保障救助水平仍较低,一部分居民未能确保最低生活水平。

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地区减贫速递仍然缓慢,返贫危机较高。贫困人的生计资源在财政、物质、自然条件、土地及社会资源等方面上仍有限。尽管国家大力给予优先、关心投资及扶持发展生计,但偏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基础设施仍是个短板。获取基本社会服务困难,多地缺乏学校、卫生站或者学校、卫生站距离遥远,出行难。有坚固住房和清洁水的家庭比例仍较低。多个地方社会保障性住房质量欠佳。

第四,社会保障的各大支柱仍然交叉重复

扶持就业、消除贫困及社会救助之间仍然交叉重叠。许多不同的消除贫困计划得到开展,一户家庭、一个地方同时享受许多不同计划。这还未包含地方的计划与结合在其它经济社会发展政策的计划,各政治社会组织、各国际组织、各社区的扶贫计划和项目。这导致资源分散,计划繁多但重叠交叉,致使短缺的地方仍短缺,多余的地方仍多余。每个项目和计划的效果评估因此而遇到困难。此外,各种社会保障计划、社会救助、消除贫困计划中的基本社会服务供应与国家在医疗、教育、自然资源与环境、通信传媒等领域的管理内容之间也有重叠。

第五,国家对确保社会保障的管理仍有短板,弱化了社会保障模式的效果。

各项目、计划落实管理工作有时仍松懈,导致对不该受益的人提供帮扶(例如向不是贫困户的家庭或者乡村干部家庭提供赞助),职业培训和就业扶持质量欠佳,各种社会保障项目也存在贪腐现象。社会保险基金管理、调集和使用工作仍存在不足。社会保险相关行政手续虽然已得到改善,但仍较复杂,尚未充分为参保者提供便利条件。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基金非法牟利现象时有发生。各种社会救助资金管理、使用及落实工作尚未真正发挥效果,尤其是针对自然灾害、洪灾等的紧急救助仍较缓慢,引起社会不满。

第六,依然缺乏为做好社会保障有效调集与使用社会资源的机制。

虽然党和国家的各项主张和政策一向关注并强调为做好社会保障调集社会资源的工作,然而实际上,仍缺乏有效调集与使用上述资源的机制。该机制也未发挥地方社区在协助做好社会保障的作用。

新时期社会保障发展方向

为了继续发展社会保障,确保民众在各种收入风险前得到更好保护并获得基本社会服务,应继续朝着以下方向对社会保障进行改革:

第一,弄清并统一对多层次社会保障模式尤其是基本社会保障模式的认识,同时加以完善。社会保障主要基于垂直思维,各种保障支柱主要是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及消除贫困。另一方面,虽然可以容易想象三个社会保障层次,尤其是基本社会保障,但是还要继续研究、完善及制定符合财政能力的落实路线图。

第二,继续朝着包容性方向改革增长模式,对经济结构进行重组,旨在实现高速、包容性及可持续增长。增长是做好社会保障的基础,因为增长助力为家庭创造就业岗位并带来收入,有助于增加为各种社会保障基金捐助的资金来源,为增加国家财政收入作出贡献,从而支持社会保障系统。然而,增长若不是包容性增长、可持续增长及与社会进步和环境相结合的增长,就一定要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因此,解决社会保障问题的最根本措施就是确保高速、可持续及包容性增长,其中所有人都贡献力量并均享有增长的成果。

第三,除了推动高速可持续增长,应继续力推并提升创造就业和消除贫困相关计划的效果。适龄劳动力缺乏或失去收入往往与失业相关联。因此,必须继续结合经济社会发展和经济结构转型开展各种创造就业计划。未来,扶贫工作将要面对诸多挑战,原因在于贫困户集中于山区、偏远地区及少数民族地区,其资源和生计获得水平非常有限。保障模式须将上述贫困户纳入各种价值链,使之获得稳定可持续的收入,而不需要依赖现金或实物等直接救助活动。

第四,巩固和发展社会保险系统,扩大作为社会保障系统主要支柱的社会保险、医疗保险及失业保险覆盖面。目前,除了医疗保险之外,社会保险与失业保险覆盖率仍较低,并且主要集中于正规经济部门。在越南非正规经济部门,大部分劳动者尚未参加社会保险。这一方面致使社会保险尚未发挥其在做好社会保障的优越性,一方面当这些人过了工作年龄段时会对社会造成沉重负担。另一方面,导致社会保险基金面临缺乏可持续性的危机。因此,应增加社会保险覆盖率,面向全民社会保险目标。

第五,对社会保险基金高效合理动员与使用予以合理调整,旨在确保满足参保者的受益需求,同时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确保社会保险基金的安全性和可持续性。

第六,为应对人口老龄化趋势做出准备。人口老龄化是世界的普遍趋势,越南也不是例外。越南人口正在快速老龄化,因此在主要保障支柱,包括养老系统、老年人保健系统、养老院、对孤寡老人的社会救助等方面上,老年人的社会保障需求非常大。若不充分准备,社会保障系统将无法满足上述变化。

第七,加强对社会保障进行社会化。社会保障需要非常大的资金来源。除了社会保险参加者的缴纳之外,在许多情况下,社会保障要依赖于国家财政,例如社会救助、为贫困人、残疾人提供协助等。

在国家财政有限的背景下,须调集社会的各种资金来源,服务于社会保障。实现社会化不仅有助于破解社会保障中的难题,而且还为提升社会保障服务质量作出贡献。社会保障中的社会化须集中以下支柱:一是就业和扶贫,二是社会救助,三是提供基本社会服务。

第八,完善与社会保障有关的法律系统。目前,有关社会保障的法律依据已相当完备,例如《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未来,应继续调整、完善法律依据,尤其是结合实践有效处理突发问题,一方面为企业提供便利,一方面吸引并确保参加者的权利。尤其是,应为多层次社会保障模式制定法律依据,尤其是与基本社会保障有关的各项规定,例如有关基本养老金的规定。

第九,将各种社会保障政策和计划整合成一个完备统一而透明的整体,避免重叠、分散、低效的现象。目前,由包括各外国组织、非政府组织在内的多个部门、单位组织的中央至地方各级社会保障计划与活动非常多,导致重叠交叉且低效。应对上述计划进行重新设计,使之简单、透明、易于操作和管理,其中注重有关就业、扶贫、社会救助及供应基本社会服务的计划。(完)
-----------------------------------

(1)越共十二大文件:党中央办公厅,河内,2016年,第238页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10月第927期



作者: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 经济研究所 裴文玄 副教授、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