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和提升文化行政管理效率 满足可持续发展要求
29/4/2020 10:28' 发送此文章 打印
资料图:正规化、科学地弘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遗产价值,助力推广国家形象。

当前文化行政管理工作现状

越南共产党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一向重视建设与发展越南文化和越南人,包括注重提升文化行政管理效率等任务。近段时间,文化行政管理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

首先,党有关文化的观点和路线的制度化和具体化以及越南有关文化的法律法规、机制、政策体系持续得到完善,以符合实践要求。国会颁布了多部重要法律文件,如《电影法》、《广告法》、《图书馆法令》等,结合新形势及时建议修改、补充若干已颁布的法律文件,如《电影法若干条款修改补充法》、《文化遗产法若干条款修改补充法》等。此外,一系列法规文件也相继问世。因此,文化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逐渐健全,为提升文化行政管理效率、积极保护人民的权利和义务创造条件,对国家的文化生活产生深远影响。

政府颁布了许多特殊政策和制度,如关于文化活动和文化享受,特别是对少数民族地区、偏远地区同胞的政策,有关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政策,鼓励和推崇创新活动的政策(胡志明奖、国家奖、人民艺术家、优秀艺术家、人民艺人、优秀艺人等称号),针对文化艺术院校艺术家和学生的特殊优惠政策,有关成立博物馆、建设纪念碑的规定;建立健全有关举办婚丧喜庆活动、寺院礼拜烧纸、维护公共场所秩序和卫生的规定和细则;鼓励各乡坊、村寨、社区、公寓、工厂、单位制定有关文明生活、维护公共场所秩序和卫生、保护自然环境和优美景观的契约等。

各领域的发展战略、规划也得以制定并提交政府总理颁布,包括《至2020年越南文化发展战略》、《至2020年、展望2030年的越南家庭发展战略》、《至2020年、展望2030年越南文化产业发展战略》、《至2020年、展望2030年越南对外文化发展战略》、《至2020年、展望2030年表演艺术产业发展规划》、《至2020年、展望2030年电影产业发展规划》等。

第二,文化部门管理组织机构系统日益健全和巩固,逐步提升了管理能力,创新管理方式,促进发展并减少文化艺术生活中的负面现象。与“通过家庭道德和生活方式教育为越南人培养人格”主题相关的各种家庭道德和生活方式宣传教育活动得到加强,特别是在越南家庭日、国际幸福日、消除对妇女和女童暴力的国际日、消除家庭暴力国家行动月等。

第三,文化体育旅游部协调各有关部委和地方,推进对国内和国际文化遗产的研究、统计和申请材料筹备工作。全国目前共有被统计的遗迹四万多处,包括省级遗迹近一万处、国家级遗迹3486处、特别国家级遗迹105处、世界遗产八处(包括自然遗产两处、文化遗产五处、混合遗产一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12项。此外,目前越南还有七项记忆遗产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
《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含三项世界记忆遗产和四项亚太地区记忆遗产)。

第四,博物馆工作也取得值得肯定的发展。166家博物馆(127家公立博物馆和39家非公博物馆),作为全面反映着历史长河中越南国家和人民的三万多件文物保存和弘扬之地,已经和正在对向年轻一代教育卫国斗争传统和民族文化本色发挥着很大的价值;同时助力形成极具魅力的旅游景点和路线,推动旅游业发展。全国多家博物馆朝着增加原始文物、采用科技手段来丰富和增加展示内容吸引力、创新服务公众形式等方向创新了展示工作,以吸引更多人前来参观。博物馆系统同教育部门密切配合,组织学生前来参观学习,在国际博物馆日(5月18日)、六一国际儿童节、九五开学日、越南文化遗产日(11月23日)等年度节日为学生举行各种文体活动,旨在为年轻人培养骄傲感和了解民族文化历史以提高知识的兴趣。每年,胡志明博物馆均吸引一百多万人次游客参观,国家历史博物馆、越南各民族文化博物馆、越南军事历史博物馆、岘港市占婆雕刻博物馆、得乐博物馆与其他多家专业博物馆、省级博物馆,已开拓进取,成为了众多游客旅途中经常前往的景点。2017和2018两年,博物馆参观人数均达到1650万人次左右。

第五,全国节庆活动管理和组织工作有着积极转变,逐渐正规化。各种节庆活动庄严、安全而节约,加上热闹非凡的多种文体活动和民间游戏吸引广大民众和游客参加。不符合时代潮流、具有暴力因素的庙会,对礼仪形式进行了改变。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吸引国内外游客的目的地,形成了遗产所在地仅有的品牌标志,如河内市朔祠、香寺庙会,富寿省雄王祠庙会,海阳省昆山—劫泊庙会,广宁省安子庙会,顺化民歌,安江省处主婆庙会,茶荣省拜月节,宁顺省胞竹村的卡特节或者占族陶瓷等,推动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高民众生活水平。

第六,相比过去,越南在尊重和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权方面取得了许多重要而卓越的成果。国会颁布了《宗教信仰法》,这是对党关于尊重和保障人民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权的观点和政策进行最全面制度化的重要成果和努力。该法的制定和颁布,旨在最好保障所有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权。

除了对宗教观点和政策进行制度化之外,整个政治体系高度关注和重视对所有人宗教信仰自由权的尊重和保障。凭着越南党和国家正确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广大各宗教神职人员和信徒弘扬了爱国传统,关心支持民族,信教和不信教同胞保持团结,积极参与经济社会发展和扶贫济困,建设和巩固国防,保证治安秩序等,为革新事业的巨大成就做出贡献。

第七,随着各种国际关系多边化、多样化过程,对外文化交流活动逐步扩大,越南与地区和世界各国艺术表演和书刊、影视、展览、研究、培训等交流活动也不断得到推进。越南签订了与各国和多家国际组织的文化协定,缔约有关文化遗产、著作权及相关权利的各种双多边国际条约,有效实施了多项文化合作项目。我们有许多机会来更加广泛地接触世界文化,并筛选、吸收人类文化精髓,同时向各国人民介绍了越南文化的美好和独特价值。多种大规模的国际文化交流合作活动在越南和国外举办,引起了巨大反响,给国际友人留下了对越南传统文化艺术的美好印象。越南增加了在世界上最具规模、质量和权威的文化活动的存在、参与和影响力,如世博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2012年韩国世博会、2015年米兰世博会、2017年阿斯塔纳世博会)。近期在越南举行的国际美术展、摄影展和越南对外展览,也做好了对国际友人和越南文化和风土人情的推广,有助于增进越南与世界各国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友好合作关系。

第八,文化产业发展也取得一定成就。电影企业2018年的营收额达3.353万亿越盾(约1.45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可达1.5亿美元。在旅游方面,越南接待国际游客近1550万人次、国内游客8000多万人次,营收总额超过620万亿越盾。在美术、摄影和展览方面,2017年全国举办艺术展览共380场次,参展作品和作者分别为70160件和10958人,观展人数为1131252人,投入美术、摄影和展览活动的总经费为74949283越盾,其中国家财政拨款43301638越盾,其余为社会化资金。在表演艺术方面,2018年共举行2118场次,门票收入约1041.652404亿越盾。在广告方面,2017年及2018上半年,电视广告营收额为64104908921越盾,报纸为1067129234越盾,杂志为762907174越盾,广播为1462066374越盾。截至2017年,广告企业共2963家。

然而,文化行政管理工作仍面临一些困难和短板。市场经济和国际经济一体化的负面影响导致崇洋媚外心理、极端的实用主义和个人主义、自私自利、民族美好传统价值淡化等现象。为数不少的干部、党员思想政治、道德、生活方式腐化变质,弱化了人民对党的信任。部分党委、政府、干部、党员和人民群众对建设和发展越南文化和越南人的责任意识不够充分,文化未被置于与经济、政治、社会相同的地位,一些地方落实建设和发展越南文化和越南人的任务过程中未能吸引整个政治体系的参与,投入文化领域的资源还低于任务要求。在一些地方,从省级到基层的文化机构系统缺乏运作经费且效率欠佳。法律法规和机制、政策体系也没有优先和突破。为化解这些困难和不足,在建设和发展越南文化和越南人过程中,在法律法规制定、修改、补充和颁布流程和手续上应给予突破和优先。文学艺术,特别是传统艺术,正面临创作力量的危机。表演艺术作品的理论批评活动也薄弱,缺乏吸引文化人才的政策。文化人力资源开发培养工作没有受到应有关注。各文化产业投入不够大,没有引进大规模投资的机制,因此未能形成突破。

创新和提升文化管理效率以满足可持续发展需要的举措

为提升文化行政管理效率和面向可持续发展目标,今后应同步有效实施以下若干举措:

第一,增强对文化在革新和可持续发展中的地位、作用的认识。在文化发展和人的培养上,创新党的领导思维和国家管理方式。增强各级党委、政府和全社会对文化在革新与可持续发展中的地位、作用的认识,文化必须与经济、政治、社会有着同等地位。发展越南文化、培养越南人必须受到与发展经济社会相同的和谐的重视。在加大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建设和融入国际力度的背景下,文化必须通过人文目标、价值体系和文化准则起到调节、引领国家发展的作用。创新社会上的思想政治理论教育;朝着务实、高效、尊重对话和社会论证的方向加强宣传,增强认识。

提升党在理论和实践方面上的领导水平。朝着民主开放、发扬各文化主体的创造性主动性的方向创新党领导文化艺术、培养越南人的思维。制定紧紧围绕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实践和可持续发展要求的主张、路线、决议,明确划分党和政府在组织实施中的权限。在落实过程中加强检查、监督、总结和评估工作。

第二,健全文化制度,创新文化管理思维,改革文化行政管理架构,使之精简高效,保证扶持文化发展、人的培养的作用,优化文化机构体系的效率。

提高文化行政管理能力,为各级行政管理部门培养文化干部队伍,特别是培养制定体制、政策、长期规划和项目的能力。通过规范、选拔和培养干部的过程逐步提升文化干部队伍的专业性。

本着鼓励参与创作和分配文化产品的各方共享利益的原则,制定动员各社会力量参与的法律、机制和政策。完善文化艺术领域的法律以及涉及文化产品生产、分配和消费的具体政策。

在文化权利相关思想和建设现代化公共行政体系的精神指引下创新文化管理思维,本着各国家机关专注于发展制度体系、投入主要基础设施开发和高层次人力资源发展、组织一些国家重大文化艺术活动的原则,逐步建立新的分级管理和放权机制。同时,逐步建立各文化艺术机构在创作和生产文化产品中自负责任的机制。研究出台废除艺术作品审查机制的路线图。将一部分文化艺术机构转为股份制。

朝着增强效益的方向健全新的文化机构体系,不按照统一的模式去打造文化机构,而是要符合地域特点和民众的需要和意愿;充分发挥传统文化机构体系和各宗教和信仰的作用和积极性;在一些重点省市建设一些作为新时代象征,具备现代化专业设备的代表性文化机构。

第三,发展各文化产业来满足消费者和国外市场的吸收和享受需要。

结合各区域、各地方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情况等特点发展高度专业化和同步化、符合世界文化产业发展规律的越南各文化产业。国内各种文化产业被鼓励向国外市场输出文化产品,从而讲好越南文化故事,推广国家文化,使得越南文化品牌走向世界。着力打造质量达到国际水准、面向公众且更符合当代社会的文化机构和文化企业。着力打造创新城市和创新地区,以便越南把文化与创新确定为各大城市的核心亮点。

第四,培养全面发展的越南人,作为有本领和创造性的、有能力满足革新和主动融入国际事业要求的文化主体。把各种文化、教育、科学活动引向培养全面发展,有道德、智慧、健康,有人文精神和劳动意识的越南人。倡导每个人对自己、家庭和社会的责任感。提高家庭、学校、集体和其他各社会组织在促进人们自我形成和完善人格中的作用。动员全社会的力量来保护和弘扬民族的美好文化价值,激励新的文化价值的创新。推进各种传统艺术教育计划,旨在让越南文化渗透到每个民众的灵魂和情感中去,在全球化和融入国际背景下弘扬越南文化的特色。

第五,强化文化相关政策和计划,把国家和其他经济成分的资源重点投入文化发展,特别是在山区、边境、海岛、少数民族地区、社会保障对象、弱势群体以及一些需要保护和发展的传统和现代艺术类型。

对文化艺术培训院校系统进行根本性全面创新,考虑文化的特殊性。打造一些重点的本科和研究生培训院校,保证培养高质量的文化人力资源。力争建成达到国际水准的文化艺术大学。

出台文化艺术干部选拔任用机制。重视培训、培养战略级的干部,提升为制定机制、政策和法律提供参谋的干部以及从事科研工作的干部、权威专家和基层干部等队伍水平。按照竞争性方式实行公开透明的干部选拔机制,重用德才兼备的人。

建立人才培养、助学、开发,文学艺术推广、电影发展和出版支持基金会。继续实行文学艺术作品、电影剧本和电影制作赞助、定制和奖励以及出版补贴制度。对各培训院校和文化机构实行土地、纳税和收费优惠。

第六,以基于越南文化的特有价值和竞争优势的合理发展政策确立国家文化“软实力”,在部分国家增强“软实力”背景下增强自身抵抗力。发扬富有浓郁民族特色和吸引力的文化价值,向国际社会有效推广一个友善、灵活和热爱和平的越南。在推动国内各种文化宣传教育活动的同时,扩大文化国际交流合作,实现推广国家形象的传媒渠道多元化,发挥世界各地侨胞对接和推介文化价值的作用。重点培养新的文化价值,同时要扩大并主动开展国际交流,有选择性地吸收世界文化精髓,丰富本民族文化,跟上时代的发展步伐。

发挥旅居海外越南知识分子和文艺工作者在参与国家文化、文学艺术发展中的才能和热情。在世界一些重点地区成立并发挥各文化中心和文化机构的作用,以扩大文化艺术领域的交流合作,助力提升文化的“软实力”。

第七,本着越共中央政治局2008年6月16日关于“新时期继续建设和发展文学艺术”的第23-NQ/TW号决议精神发展文学艺术,使之满足发展经济、培养越南人的要求,其核心是继续创新并大力支持文学艺术在题材、内容、类型、创作方法、探索和体验上的强劲而多元化发展。加大文化、文学艺术研究和理论批评活动,增强科学性和说服性,助力指导创作和建立越南文化文艺理论体系。倡导批评者对公众的批评道德、辩论文化和责任意识。创新各文学艺术协会的运作方式。

合理、协调、可持续地处理保护、弘扬文化遗产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之间的关系。投入具有代表性的历史文化遗迹保护和修缮,使之成为保护科学和文化环境上高质量的遗产,服务传统教育和旅游经济发展。正规化、科学地弘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遗产价值,助力推广国家形象。实行模范艺术家、艺人推崇和优待政策和机制。

增强社会特别是权利和义务相关组织、个人对著作权及相关权利法律法规的认识、知识和遵守意识。巩固并强化中央到地方著作权管理部门和执法部门的运作能力和效率。

在发展越南文化、培养越南人过程中主动适应信息技术的发展。促进大众媒体、新媒体体系运作和管理发生强劲转变,确保原则上的严谨、机制和形式上的开放,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和信息需要。(完)
---------------------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19年10月第928期



作者:越共中央委员、文化体育旅游部部长 阮玉善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