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动员配置利用管理发展投资资源 推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迎来根本性变革

侯阿令
越共中央委员、部长、民族委员会主任
04:10, 08-11-2023

(共产主义杂志)越南共产党和国家一贯重视促进投入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资源动员、配置、利用和管理工作。这是少数民族群众聚居地区(以下简称“民族地区”)各项投资项目取得成功、缩小全国发展整体中各地区发展差距的决定性因素。

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主席武文赏在富安省山和县绥寨乡与群众一起庆祝全民族团结日 _图源:vov.vn

越南党和国家关于促进投入民族地区发展资源的动员、配置和管理的方针政策

当前,民族地区发展目标被纳入国家发展总体目标。 这是党的路线、主张和国家的政策、法律中的重大问题,旨在“保证各民族平等、尊重、团结,和谐解决各民族之间的关系,促进互助发展,推动民族地区特别是西北、西原、西南部和中部沿海以西地区的经济、文化、社会发生明显变化”(1为保障民族地区发展的资源,中央政治局第65-KL/TW号结论明确提出:“调动一切资源,挖掘潜力和优势来推动民族地区和山区可持续发展,确保国防和安全,保护和弘扬各民族优良的文化特色”(2。 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进一步肯定了对民族地区发展的资源保障,即:“有效调动、配置、利用、管理各种资源来投入发展,推动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社会迎来根本性变革”(3

国家权威部门深入贯彻党的主张,出台了一系列关于调动资源促进民族地区发展的政策,例如国会关于“批准《2021-2030年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方案》”的第88/2019/QH14号决议,国会关于“批准《2021-2030年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目标计划》投资主张”的第120/2020/QH14号决议。政府总理2021年10月14日关于“批准《2021-2030年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目标计划》第一阶段:2021年至2025年”的第1719/QĐ-TTg号决定在谈到资源动员、配置、利用和管理问题时,明确提出:“实现计划实施资金多元化,其中国家财政发挥重要决定性作用;采取措施来合理调动官方开发援助资金;更多地动员国内外组织、企业和个人捐助的合法资金。按照核定的资金结构,确保资金平衡,充分、及时地安排和动员;确保地方配套资金的比例以及民众和受益者参与计划实施的责任”。

投入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资源动员、配置、利用和管理现状

近年来,党和国家始终关心指导集中资源,优先向民族地区进行投资,推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生根本性变革。 2011年至2021年期间,国家财政拨款246.6545万亿越南盾,用于投资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计划和项目(4。 除了国家和地方资源外,投入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资源调动、分配、使用和管理也有所增加,吸引了社会化资源,“例如官​​方开发援助(ODA)、非政府组织(NGO)、世界银行(WB)发展政策计划(DPO)、亚洲开发银行(ADB)各项资源支持计划、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项目、爱尔兰大使馆、善心—Vingroup基金会和其他赞助者等的项目”(5。其中,包括各个国家、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向越南提供的无偿援助和优惠贷款。 这些资源为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投资做出了重要贡献。据此,“2011年至2021年期间,动员到官方开发援助资金26亿美元、非政府组织(NGO)资金约550万美元、爱尔兰政府无偿援助1000万欧元等”(6。得益于此,在少数民族人口聚居的地区实施了近200个扶贫和社会保障项目、约250个教育培训、职业培训和创造就业项目。虽然尚未满足全部实际需求,但与前几个阶段相比,调动这些外国援助和投资资金的成效,促进了民族地区快速、可持续减贫和人力资源发展,缩短了各民族之间的发展差距。

这些资源得到配置、利用和管理,投资于基础设施发展等领域,特别是交通系统发展,约占50%; 农业和农村发展,包括交通、农村电网、灌溉、生活用水和生产发展,如农林产品种植和加工约占13%; 教育培训、医疗卫生、环境卫生、科技等领域的投资约为12%。 得益于这些资源,民族地区的面貌日益改变和起色,人民群众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逐步改善,贫困率较过去有所下降(7

通过科技发展规划和政策,科技资源调动和利用受到注重,为支持科技成果在生产中转化和应用创造有利条件,助力提高生产力和产品质量,满足当前的实际需要。2011年至2020年,政府出台了11个涉及少数民族地区的科技计划,吸引国内外组织、个人和企业投入各个领域,如少数民族传统手工艺村恢复和发展、少数民族职业培训和人力资源培训、基于国际标准的农业产品质量管理模式、清洁水管理模式建设、向少数民族家庭提供电力和热水的太阳能利用技术开发和应用等。结果,已转让新技术1106项,培养和提高了1500多名各级科技管理人员、4153名技术人员和约9.2万名农民的管理和组织项目实施、应用和转让技术的能力(8

这些投资资源的有效调动、配置、使用和管理,为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2011年至2020年期间,民族地区经济增速始终保持在8%左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随着增长,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结构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工业和服务业比重逐步提高; 农业也逐渐转向商品生产。 特别是许多地方运用科技成果,发挥潜力和优势,着力开展商品生产,适应市场机制。此外,减贫率达到每年2%至3%左右,特困乡每年减少3%至4%9

随着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因此,到目前为止,100%的县建有通往县中心的沥青路或水泥路; 98.4%的乡建有通往乡中心的公路。 同时,实施保障民族地区交通安全的民生桥梁计划,2015年至今,已开工桥梁2330座,解决了少数民族群众特别是在汛期的出行问题。 截至目前,100%的乡、97.2%的村庄通了国家电网,用上电的家庭达到93.9%; 100%的乡拥有小学和初中学校; 99.7%的乡拥有幼儿园; 99.3%的乡拥有卫生院; 65.5%的乡和76.7%的村建有文化馆或社区活动室。

教育培训和人力资源开发领域取得诸多进展,质量和效率日益提高。 据此,民族地区学校网络规模得到巩固和发展,从学前、中小学到大学本科、专科等层次。支持教育培训的政策特别是支持特困地区少数民族学生的政策不断补充、完善和落到实处,发挥了及时积极作用,实现了教育公平,满足了少数民族群众的愿望。 2016年至2020年,超过800万少数民族人获得职业培训支持,其中农村41.2万人;支持贫困县4620余人出国务工。

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和弘扬工作取得一定成效,人民群众文化生活明显发展和改善;各种文化机构得到加强; 每年举办文化交流活动。广播、电视节目全覆盖和信息走进基层计划得到关心落实。目前,全国从中央到地方67家各级广播电台、电视台覆盖了民族地区,播出22种少数民族语言文字。 此外,还有100多种纸质报纸通过超过1.6个乡文化邮局和200多个信息网站,向民族地区传播新闻、宣传党的主张、路线和国家的政策、法规。

人民健康保健领域也得到投入,医疗网络日益完善。 截至目前,98.4%的乡建有卫生院,其中90%的乡有医生;76%的乡达到国家医疗卫生标准;96%的村庄有医务人员。截至2018年,医保卡发放人数达660万人,达93.51%。 基本上,少数民族群众都能享受各级医疗服务。

民族地区基层政治体系建设工作始终备受关注,少数民族干部队伍数量日益增多、质量不断提高。 截至目前,68781个编制为少数民族人,占全国编制总数的11.68%。 全国各省、市有少数民族干部、公务员、职员162120人,占14.53%(女性占49.2%)。 其中,担任领导、管理职务的有10398人,占17.2%。少数民族干部队伍数量和素质不断提高,数万人接受了专门业务培训和培养、行政管理知识、信息化知识的培训。少数民族干部队伍日益年轻化、专业化、民族成分更加多元化。

然而,除了取得的成绩外,投入民族地区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资源调动、配置、使用和管理还面临不少困难和一定的局限性,主要是:民族政策体系虽然数量众多,但仍然零星、分散、缺乏统一性。 其中,有些政策目标宏大,但实施时间短,且往往与任期挂钩,导致资源调动、配置、使用和管理出现混乱和困难。 此外,同一主体、同一领域,很多政策内容存在重叠,比如道路建设投资或者支持生产发展、创造就业、支持生产用地、住房、自来水的政策。此外,一些政策内容没有真正适合地域和文化特点,因此不能发挥地方和人民的内力。各项民族规划、项目、政策和扶贫政策往往规模较小,预算不多,但投资和结算的行政程序仍然复杂。一些政策既有基础设施投资内容,也有民生和社会保障内容,但缺乏资源配置机制来同步落实国家的投资和动员到的其他资金来源。权力下放未能发挥地方的积极性。近年来世界局势波动较多,事态发展复杂难料,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也对资金来源的调动产生了重大影响。 因此,在少数民族人口聚居的地区,特别是“西北、西原、西南部和中部沿海以西地区”,资源调动、配置、使用和管理,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仍然属于最困难的行列”(10

上述困难和局限性源于多种原因,包括客观和主观原因:

一是民族地区地势崎岖险峻,交通出行极为困难。 此外,气候恶劣; 自然灾害、洪水、山洪、咸水入侵等现象频繁发生。

二是民族地区起点还低。 贫困户、准贫困户、返贫户比例仍然较高,且呈明显上升趋势。“各民族之间的贫困户比例也存在较大差异,仍有很多少数民族贫困率超过40%,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8倍”(11。 根据政府总理2022年3月15日关于批准2021年至2025年沿海和海岛地区贫困县和特困乡清单的第353/QĐ-TTg号决定,目前民族地区仍有74个贫困县。

三是一些地方党委和政府对民族工作的认识不充分,在领导和指导动员资源投入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过程中,转变不够彻底; 各级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仍然缓慢,不够紧密和同步。

四是人力资源素质仍然较低;对从事民族工作的干部队伍特别是基层干部的培训和培养还不够充分,专业素质和民族计划、项目、政策管理水平和经验还较薄弱。

五是对发挥各地区、各民族的潜力、优势、文化重视不够;民族地区、山区与发达地区的互联互通没有推进;一些政策并没有激发少数民族群众在生活中奋发努力、自力更生的动力。

有效动员、配置、利用和管理投入民族地区发展的资源的举措

为了发挥取得的成就,贯彻落实好党和国家有关民族工作的主张、路线、政策、法律,同时克服困难和挑战,推动投入民族地区发展的资源动员、配置、使用、管理方面取得突破,今后一个时期需要同步做好以下任务和举措:

一是切实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有关民族地区发展的资源利用管理的路线、主张、政策和法律。平衡配置足够的资源,来落实好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投资政策,确保突出重点。 促进“资源多元化,其中,国家财政资金是重要和决定性的,在计划实施中优先配置官方开发援助(ODA)资金; 动员和鼓励企业、组织和个人的参与和贡献”(12

二是,优先投入资源来建设坚实的基础设施。推动同步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区域互联互通,为民族地区发展招商引资。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国家投资建设的连接各个地区的高速公路和重点交通干线外,民族地区所在的省份也需要重点建设内部交通系统,特别是县道、乡道。其中,需要优先投入资源来建设坚实的基础设施,确保到2025年100%的乡拥有通向中心的沥青或混凝土道路;70%的村通往中心的道路得到硬化……; 到2030年,民族地区85%以上的乡、村拥有充分的基础设施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需要。投资同步交通基础设施不仅可以吸引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的投资资源,而且有助于提高适应气候变化和预防、应对洪水、山洪、干旱、海平面上升等自然灾害的能力。

三是合理安排预算投资资金用于符合各经济社会区域的职业培训和各计划、项目管理科学知识培训等内容。大力创新组织方式,提高从中央到基层的民族事务工作人员素质,其中要推进培养、新培训、再培训。 要落实好这一问题,当务之急是对民族寄宿制学校、民族大学预科学校以及民族学院,北部山区和中游、西原、中部沿海以西、西南部等地区的高校进行基础设施投资,提高其培养能力。将合理比例的预算投资资金用于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职业、知识和经验培训内容。优先开展提高少数民族劳动年龄人口文化水平和职业素质的培训。

四是有效促进教育文化领域的发展投入资源,包括国家预算文化支出; 推动公私合作,建立符合实际的优惠、减税降费机制来引进资源。 此外,还要“发挥森林、矿产资源、口岸优势、独特多元的民族文化以及旅游和服务业发展潜力……”(13。同时,发展人力资源,稳定人口,优先保护和恢复各民族的传统文化价值和特色。优先实施条件特别困难的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项目。 重点投资和开发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价值,结合旅游业和服务业发展,为少数民族群众创造就业机会和增加收入。

五是推进行政改革,创造富有吸引力的环境来引进投资资源。本着“人民知情、讨论、参与、检查、监督和受益”的方针,通过征求民众的意见和越南祖国阵线、各团体的活动来发挥基层民主监督的作用 。

六是通过党、国家、民间等外交渠道,加强和扩大与各个国家、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合作关系,吸引投资资源;向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项目转让科学技术。 其中,要继续落实政府总理2020年12月18日关于“批准政府总理2013年11月14日关于批准《加强国际合作,支持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方案的的第2214/QĐ-TTg号决定实施时间延长方案的第2152/QĐ-TTg号决定所示的机制、政策和举措的相关任务。(完)

--------------------------

(1)越共中央办公厅: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河内,2016 年,第164页

(2)越共中央政治局2019年10月30日“关于新形势下继续落实越共九届中央关于民族工作的第24-NQ/TW号决议”的第65-KL/TW号结论

(3)越共十三大文件:真理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21 年,第一册,第170页

(4)(5)(6)参见:民族委员会 2022 年 6 月 3 日关于政府关于民族工作的第05/2011/NĐ-CP号条例落实10年情况总结的第 855/BC-UBDT 号报告

(7)参见:民族委员会2021年6月10日关于到2020年民族工作战略总结的第732/BC-UBDT号报告

(8)(9)参见:民族委员会 2022 年 6 月 3 日关于政府关于民族工作的第05/2011/NĐ-CP号条例落实10年情况总结的第 855/BC-UBDT 号报告

(10)越共中央政治局2019年10月30日“关于新形势下继续落实越共九届中央关于民族工作的第24-NQ/TW号决议”的第65-KL/TW号结论

(11)参见:民族委员会2021年6月10日关于到2020年民族工作战略总结的第732/BC-UBDT号报告

(12)第十四届国会2020年6月19日关于“批准《2021-2030年民族地区和山区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目标计划》投资主张”的第120/2020/QH14号决议

(13)越共十三大文件:同上,第一册,第253页

文章来源:《共产主义》杂志2023 年 11 月第 1026期